2759 请您成全 捡漏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德川阆人赶紧叫和服美女再送上珍宝。然而金锋却是摇头摆手直说不看了。

  这时候的德川阆人有些急了,粗声粗气的说道“金桑君,请拜托你再看看这件东西。请你一定要看。”

  “真没必要再看了。在我心中,除了正仓院那几件东西之外,再没有其他任何宝物能入我法眼。”

  说着这话,金锋身子一顿将德川阆人弹开,扭身走人。

  德川阆人面色惶急,推着轮椅上前两步尖声说道“曜变天目碗!”

  “是曜变天目碗!”

  此话一出,金锋的脚步还真的就定在了原地。这让德川阆人看到了希望。

  慢慢地,金锋转过头来,目中一道寒芒乍起乍灭“掌中宇宙?”

  德川阆人重重点头,捧着的盒子微微颤抖,轻轻打开。

  一幕蓝黑相间的宇宙星海顿时间无限放大,将整个静室渲染如同一片最纯净的浩瀚星河。

  这,是世间仅存的五只曜变天目碗。

  两件残器在国内。三件全器都在东瀛国内。

  盒子里边的这只曜变天目碗赫然是全器。

  也就是说,这件曜变天目碗是静嘉堂文库、腾田美术馆和大德寺龙光院中珍藏的东西。

  而静嘉堂文库和腾田美术馆的两件曜变天目碗都是从德川家族手里卖出去的。

  看到这个碗的时候,金锋眼瞳收缩,将碗中的天目放大到极致,却是露出一抹困惑。

  德川阆人抬头望向金锋的瞬间,金锋脸上的困惑早已收敛得无影无踪。

  这东西有些意思。

  不同于金锋见过的任何一个曜变天目碗,更不同于已知的五件残器全器天目碗。

  “金桑君阁下,请坐,请坐,请您慢慢欣赏。”

  为了留住金锋,德川阆人可是下足了苦工,不仅仅把镇国神贴都拿了出来,就连着曜变天目碗都给送到了金锋手里。

  按照规矩,德川阆人将曜变天目碗捧出来放在桌上,恭恭敬敬向金锋深深行礼,一眼不眨的看着金锋脸上每一个动作。

  跟其他曜变天目碗一样,手中的碗同样是斗笠状。仅仅不过七厘米高的外壁施釉足有五毫米的厚度。在外壁这些斑纹上,还能清楚的看见烧造器物中常见的流釉现象。

  这证明在烧造这种器物的时候火候极高。

  没有施釉的部分可以看得见褐色的胎骨本体。上面带着密密麻麻鸡皮疙瘩般的小颗粒。

  这是胎质粗糙的表现。

  说起来闻名于世的曜变天目碗胎体竟然如此这般粗糙,任何人都不会相信。

  但事实上确实如此。

  在当年这种碗的胎土并不算得上好,哪怕是经过了淘洗陈腐精磨之后,也会是这种胎体胎质。

  其他釉面斑点、器形、修胚、碗中宇宙金锋一概没看,但见这个露出来的褐色胎骨,金锋心里就有了五成的把握。

  这种胎骨,自己曾经在斗宝之前的瓷都不知道做了多少件。

  看完了胎骨,金锋忽然间放下了碗,抬眼直打德川阆人,犀利的眼剑刺过去,德川阆人在不经意间被金锋的鹰视狼顾刺照,当即之下身子猛地打起了哆嗦。

  “德川阁下,看起来你似乎有些紧张?”

  “是。不。不不不……我不紧张,我只是太热……”

  “刚才的酒喝得太多,身体无法承受……”

  “金副会长阁下,您继续,您继续……”

  金锋呵呵呵呵笑了笑,右手五指齐开,将这个口径不足十三公分的小小茶碗捏在之间,慢慢托起与视线平行。

  这碗确实很有看头。

  肥厚的外壁釉面上隐现出一朵朵的星云星辰的斑点。

  而在碗内的内壁,却是出现了无数玉白色的光斑,在光斑的簇围中,一团团耀眼炫目的蓝黑色星斑光芒四溢,摄魂夺魄美出了天际。

  那些玉白光斑点衬托起蓝黑色星斑,像极了显微镜下的细菌病毒,更像极了那最美星海中的万千星辰。

  一星一世界,一目一宇宙。

  那种惊心动魄的美轮美奂,美得令人不忍亵渎。

  茶几对面,德川阆人被金锋吓出一身冷汗之后注意力又集中到金锋的脸上。

  可惜,无论他怎么看,都无法读出金锋的所想。

  沉静如山冷漠如冰的金锋再换了一个姿势,左手捏着小碗,右手逮着小碗沿口慢慢转动。

  这个碗其实并不规整。

  腹壁内斜幅并不一致,敞口的口沿也不是最正规的圆。

  碗壁外部的施釉也是厚薄不一。

  这并不奇怪。

  所有的曜变天目碗的器形都不规整。无论是东瀛国的三只和国内的两只残器,在器形上都属于不规整器。

  这种碗跟南宋各个官窑相比起来,那是不入流的。

  在南宋时代虽然偏安一隅,但那时候供给赵家皇室的瓷器依然是当时世界上最好的东西。

  曜变天目碗更不是像有些专家说的什么出不了矅变就全部砸毁之类无稽之谈。

  南宋那会天闽一代流行斗茶,曜变天目碗其实就是斗茶的工具。

  除了曜变天目碗之外,还有其他相当有名的建盏。如土豪、滴油、乌金、鹧鸪。

  苏大胡子的“忽惊午盏兔毫斑,打作春瓮鹅儿酒。”陆游的“兔瓯试玉尘,香色两超胜。”

  还有黄黄庭坚的“建安瓮碗鹧鸪斑,谷帘水与月共色。”

  这些诗词只说明一个问题,那时候流行的是兔毫盏和鹧鸪斑建盏,而曜变天目碗并没有进入到大师们的视线。

  以南宋那帮人不逊于两晋脱衣服街上果奔的风流名仕、见到一个灯会就能写下火树银花不夜天,一夜鱼龙舞的揍性来说,如果见到着种碗中盛来一星海的珍宝,还不得写上几百首诗词来赞美才怪。

  所以说,建盏在当时是很流行,但并没有出现过曜变天目这类的碗。

  以至于到现在,神州各个地方挖了好些年,也就出来过两件残器。

  所以这东西,在当时来说就是绝品。

  这当口,金锋忽然将天目碗捏在手里,中指屈指一弹,耳朵听着那厚厚重重沉沉的回音,心里已经有了明确的答案。

  跟着,金锋将天目碗放在桌上,自顾自的点上烟轻声说道“看完了。谢谢。”

  “我该走了。

  啊!什么?”

  “你又要走了么?”

  德川阆人嘴里忍不住叫出声,灿灿的看着金锋“金副会长,您再坐会,请您再坐会。您觉得这个天目碗怎么……怎么样?”

  “正仁亲王马上就到了。马上。”

  金锋轻描淡写的说道“不用了。我最恨的就是迟到的人。”

  嘴里说着,金锋挎上大包就要走“德川先生,如果没有再比曜变天目碗更好的东西,我,真的走了。”

  这话出来,德川老货面色凄苦,嘴巴张着干瘪瘪的蠕动,就是叫不出半点声音,急得不像话。

  眼看着金锋已经到了门口穿好了鞋子,德川老货一下子忍不住挣扎起来,大声叫道“金副会长,请您告诉我,这个碗是真的还是假的?”

  一口气说完这话,德川阆人似乎解决掉了一块纠葛已久的心病,整个人轻松了不少,又充满了关切和忐忑。

  那张老脸上的惶恐不安更是出卖了他的内心。

  “嗯!?”

  “德川先生这是想要请我做鉴定?是这个意思吗?”

  德川阆人被金锋一语戳破自己的想法,脸色一晒却又无可奈何颓然无力的点头。

  “真是稀奇了啊?”

  “堂堂东瀛十大收藏家、拥有神州文物数量第一浅间神社总本山也需要我来做鉴定?”

  这话顿时把德川阆人臊得来脸都没了。却是全身匍匐在地上,向金锋深深拜伏。

  “请金副会长成全。”

  。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