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30章 又让你失望了 捡漏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对不起,我在这里抽烟了。我给你道歉。”

  说着弗里曼便自掐灭了香烟扔进了垃圾桶。

  弗里曼那满口溜圆的天都城片子口音出来顿时把那中年人唬得一愣一愣的,悻悻的看了看弗里曼两眼无奈作罢。

  忽然中年人瞪大眼睛,疾步冲到金锋背后,对着金锋狠狠一推破口大骂。

  “你也敢在这里抽烟。把烟给我灭了。”

  “罚款!?”

  金锋转过头来冷冷说道:“柴凤军,你长大了。我抽烟你还敢罚我款?”

  那中年人一听有人叫自己的名字,顿时身子一震。

  眼神一恍间,骤然看见金锋顿时如见鬼魅一般抽身倒退两步,失声尖叫。

  “金锋!”

  金锋冷冷看着柴凤军冷冷说道:“去。把后院打开。我要带人进去参观。”

  听到这话,柴凤军身子一个哆嗦,又是害怕又是愤慨:“你……你他妈别欺人太甚。我,我凭什么要给你开门?你,你算什么东西?”

  当柴凤军喊出金锋两个字来,断代工程办公室里的人全都跑了出来,见到金锋就跟见到了什么黑化的钟馗一般,脸都是白的。

  这些都是夏玉周的徒子徒孙,打着夏鼎的名义在这里混经费白吃白喝。

  目的就一个,跟金锋死扛到底。

  “金锋,你还有脸来这里?你赶紧给我们滚出去。这里不欢迎你。”

  “对。这里不欢迎你。你走。走啊。”

  “你还想进去看我师公的起居室,你别做梦了。”

  “对,别做梦了。”

  对于打上门来的金锋,夏家的徒弟徒孙们还真的拿金锋没有半点法子,也只敢嘴里打打嘴炮过过嘴硬。

  金锋叼着烟反手一指冷冷说道:“谁敢再说半个字,老子就把你们这两个协会都给灭了。让你们统统下岗,五险一金全部自己去缴。”

  听到这话一帮子倒吸一口凉气,瞬间就咬紧了牙齿,胆小的赶紧捂住了自己嘴。

  那一幕出来要多好笑就有多好笑,要多悲哀就有多悲哀。

  夏玉周的大徒弟柴凤军一张脸涨成猪肝色,就跟吃了苍蝇一般的难受。

  半分钟后,柴凤军满脸的悲壮抖抖索索噙着眼泪把后院打开,眼睛闭着愣是不敢发出半点声响。

  夏鼎的起居室也没什么好看的,也就那一间大卧室。中间是个小小的会客厅,对面是书房,最里间则是二十来平米的卧室。

  这是金锋第二次来这里,当年自己就在后院的假山下从早上一直站到晚上。

  那不是耻辱的耻辱让金锋至今都无法忘怀。

  眼前还浮现着那一天的情景,整个院子全都占满了人。夏鼎的嫡传弟子们一个个被特勤挟裹着进来,跪在这院子里泣不成声哀坳无尽百苦难咽。

  那是自己最风光的一个月,也只自己最遗憾的一个月。

  自己,连夏鼎最后一眼都没看见。连最后一句话都没说上。

  教科文组织的一帮人对这里非常的感冒,四下里每个角落都走了一个遍,尤其在夏鼎的卧室里看了很久。

  也就在这时候,门外传来了一个愤怒的嘶鸣:“那个小畜生在哪?”

  “去把那个小畜生给我叫出来。”

  “你们几个是干什么吃的?小畜生都打上门来了。你们几个都不知道拦住他吗?”

  后院院门外,夏玉周不知道什么时候到了那里。却是只敢站在门口破口大骂自己的门徒,却是连半只脚都不敢踏进院内。

  柴凤军几个人唯唯诺诺愣是连屁都不敢放一个,仍由夏玉周劈头盖脸的痛骂。

  金锋点上烟慢步出门到了院子门口。突然之间夏玉周的骂声顿停,赶紧一屁股坐在轮椅上,嘴里哼哼唧唧,装作一副要死不活的模样。

  金锋冷冷瞥了夏玉周一眼,门口那帮人径自如老鼠见了猫一般,一个个噤若寒蝉。

  金锋冷冷说道:“夏总顾问,要骂我,有种当着我的面骂。”

  “有种进来当着你老爹挺尸的地方的骂。”

  “你不敢进来是不是怕你老爹看见你现在这幅不成器的模样,怕他会从坟里爬出来就着你的手杖戳死你。”

  夏玉周顿时气结在胸,握着那黄花梨的手杖对金锋恨了又恨,嘴里冷笑连连:“金院士好大的官威。”

  “竟然不经过允许就强行开了我父亲的后院……”

  “允许?强行?你父亲?”

  “你要点老碧莲不?这他还是你的家不?崽卖爷田!为了那残本连山易你竟然把亲王府都给卖了。”

  “你他妈这个老王八蛋连自己祖业都守不住。卖给谁不好,还卖给那群白皮。”

  被金锋一通教训,夏玉周竟然连反驳的勇气都没有,只得装聋作哑。目光斜着瞥着身边的袁延涛不住的打眼色。

  袁延涛静静站在夏玉周跟前笑着说道:“金院士你来这里是视察还是参观?”

  金锋抬手指着袁延涛寒声说道:“袁延涛,少给我下套。我知道你想说什么。”

  袁延涛神色一凛静静说道:“那你倒是说说,我要给你下什么套?”

  金锋漠然冷笑:“我要是说我来参观,你就肯定就会报警,说我非法擅闯民宅。而且这还是你主子的宅子。你就可以借此大做文章。”

  “我要说我来视察,那你肯定就会**了。”

  袁延涛目光慢慢收紧,眼睛深处露出一抹不经意的惊诧。

  今天的金锋跟自己以往所认识的金锋完全不一样。

  以往的金锋都是以含蓄的绵里藏针方式来跟自己战斗。

  现在的金锋似乎变了一个人。

  这让袁延涛的警惕心提升到最高。

  金锋此时又复冷笑说道:“如果我说,我今天我是来视察的。那么,你就抓住我的小辫子不依不饶,让我难以下台,最终达到下掉我院士头衔的目的。”

  “因为,我背的处分一年之内禁止参与任何场合的学术交流,禁止出现在任何博物馆院。”

  “我说的对吗?”

  袁延涛听见这话,面色悠然一变,淡淡说道:“既然金院士知道你的处分,那你还敢出现在这里。你就不怕我去告你。”

  金锋冷蔑轻笑寒声说道:“我当然怕。既然游戏规则在那里摆着,我就遵照游戏规则来做就是。”

  “不过袁延涛,这次,你怕是又要失望了。”

  “我这次来,不是参观也不是考察,而是……做向导。”

  袁延涛面色一凛,眉头紧皱,正要说话的当口,猛然看见一群老外白皮已经从院子走了出来。

  一瞬间,夏玉周眯着的眼睛一下子瞪得老大,露出绝不可能的表情,腾的下如弹簧一般绷直了身子。

  袁延涛面色急转而下,眼神中闪过一抹惊怖。

  弗里曼走到夏玉周身边,冲着夏玉周礼貌的一笑,客气礼貌跟夏玉周打起招呼。

  夏玉周一只手探在半空,露出深深的震颤。嘴里呐呐说道:“弗里曼,您是弗里曼主席!?”

  弗里曼呵呵一笑:“我们教科文组织来这里看看。事前没有知会谁,如有冒昧的地方请原谅。”

  这话夏玉周哪儿敢接,一迭声的说着没事没事,更是一幅受宠若惊的样子,对弗里曼要多尊敬有多尊敬。

  随后教科文组织的一帮大大小小的官员也漫步上来跟夏玉周见礼,乍然见到这么多人,夏玉周更是被吓得不轻,暗地里惊骇滔滔,完全不知所以。

  任谁都不会想到,教科文组织的一帮子的官员们几乎倾巢而出,只是来看夏鼎的故居。

  这可把夏玉周给激动坏了。早把要控告金锋犯规的念头抛到了九霄云外。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