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79 隐姓埋名 捡漏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这时候的许春祥冷汗长流,看着陈洪品的样子就像是老鼠见了猫般恐惧,嘴里兀自强撑着:“陈老……金锋,金锋他,他旷工,旷了,八个月。”

  陈洪品呵呵冷漠一笑:”你说旷工就旷工?你他妈算老什么玩意儿?”

  “夏老那么多徒弟里边儿,就属你个混蛋最奸诈。当初你丫的病重找不到药引。待家里边儿等死连钟景晟都救不了你。”

  “后面儿还是夏老亲自来找我,让我违反纪律弄了片千年棒槌的叶子才把你狗日的命儿保住。”

  “到现如今,你丫的倒他妈能耐会告状了?!”

  许春祥的脸惨白一片,兀自咬着牙坚挺的说道:“一码归一码。我师尊是我师尊,我是我。”

  “金锋旷工一事证据确凿。别说是你,就算我师尊来了,也改变不了金锋旷工的事实。”

  许春祥虽然害怕陈洪品,但现在的他也是横下心来一条路走到黑了。

  如果这回把金锋都搞不下课,那以后再想收拾他,就真的很难很难。

  陈洪品耐心的等着许春祥把话说话,又过了几秒这才曼声说道:“说完了?”

  “还有没有要补充的?”

  许春祥硬挺着胸口凄声叫道:“陈老,我敬您是三院大院士。但您也不能昧着良心要为金锋开脱。”

  陈洪品漫不经心的扣了扣耳朵,瞄了瞄许春祥一眼:“你怎么知道我要个那王八蛋开脱?”

  许春祥大声叫道:“您难道还要大义灭亲吗?”

  陈洪品哈了一声指着许春祥叫道:“说得好。说得……没错。我,今天还真的就要徇私舞弊滥用职权保金锋了。”

  “你个王八蛋,还能把我怎么地?”

  “如果你敢这么做了。我许春祥,豁出这个院士不做,也要把这个天捅破。”

  “我要上报大首长。”

  许春祥也是豁出去了,疾厉色的话大声吼叫出来,现场一片寂静,很多人目不转睛盯着陈洪品,一颗心都蹦出了胸膛,跳到了嗓子眼。

  这一刻,就连马文进王晙芃三个ss同样也屏住了呼吸,一眼不眨的看着陈洪品。

  陈洪品漠然看了看金锋,又漠然瞄了瞄许春祥,忽然笑了笑:“上报大首长?!”

  “玩不过了就他妈知道告状。你们夏家一帮子怂货也就这么点儿出息。”

  “现在,你个王八蛋,给老子听好了。”

  “金锋旷工八个月,那是有原因的。”

  “这八个月时间里面儿,他,被我抽调去干其他事了。”

  “这个答复,你满意不?”

  听到这话,许春祥顿时间变了颜色,怒视陈洪品,一张脸都气得扯来扭曲。

  自己最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

  陈洪品这个老东西公然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公开的包庇金锋。

  这个收破烂的又是怎么跟陈洪品这个老毒物搭上关系的?

  与极其败坏的许春祥相反的是,其他大院士们个个惊喜过望个个喜形于色个个喜不自胜。

  马强跟朱天几个人一下子紧紧抱在一块,开怀大笑。

  吴灿大院士挽着宋老院士,两个人更是露出欣慰久远的笑容。

  金锋得救了!

  有陈老出马,那就没办不成的事。

  他调金锋去做事,那还真的,就是没有任何人敢说半个不字。

  因为,他是陈洪品!

  就凭他这三个字,就能当半边天!

  他的名字比马文进更好要好使得多得多!

  陈太忠跟张英来两个人则是吓得肝胆尽裂,呆坐一边变成了一具行尸走肉。

  最惨的莫过于颜丙峰,瘫坐在地上,成为了百人唾弃的对象,一颗心都碎成了冰渣。

  忽然间,许春祥声色俱厉的恨声叫道:“陈老。您倒是说说,您调金锋去哪儿?去做了什么事?”

  此话一出,马文进王晙芃眼睛陡然间凸爆出眼眶,张大了嘴巴,不停的眨着眼皮,一幅怪诞诡异的模样。

  陈洪品神色一动乍然色变:“我他妈调金锋去做事,还需要你批准吗?”

  许春祥硬着头皮叫道:“你分明就是包庇袒护。我不服!”

  陈洪品板着脸曼声说道:“你真想知道?”

  “我当然要知道。我也有权利知道。”

  许春祥冲着陈洪品大叫出声。

  这句话出来之后,马文进王晙芃跟奕平川三个老货互相看了看,当即痛苦的闭上眼睛捂住了自己额头,一脸的痛不欲生。

  面对许春祥歇斯底里的叫喊,陈洪品撇撇嘴淡淡说道:“行行行,你自己说的啊……”

  说着陈洪品就走到了许春祥跟前掏出个东西塞在许春祥手里:“喏。看吧。就这玩意儿。”

  许春祥低头一看自己手里那黑不溜秋的东西,忍不住发声叫道:“这是什么?”

  陈洪品面带嘻嘻哈哈的微笑,凑到许春祥的耳边轻轻说了三个字之后,拍拍许春祥的肩膀嘿嘿笑说:“记住了哈。永不解密啊。”

  永不解密四个字一出口,许春祥脑子嗡的一下爆响。猛然间回过神来,身子如遭雷击般颤抖。

  抬手当即就把那东西扔在地上,蹭蹭蹭接连后退了好几步死命捂住自己的眼睛颤声叫道:“我没见过他,我没有……”

  “陈老你快收起来,快收起来……”

  陈洪品呵呵笑着,本就凶恶的脸上露出一抹厉鬼般狰狞,阴测测的说道;“我可没主动给你讲。是你,主动的要我说的。”

  “恭喜你。许春祥,你马上就要人间蒸发了。”

  “隐姓埋名……一辈子。”

  听到这话的众多大院士们马上回过味来,齐齐变色。好些人当即扭转头闭上眼,哪敢去看地上的那黑不溜秋的东西。

  许春祥整个人如雕像一般呆立当场,脑子里一片混乱。

  悔恨与痛苦交加,愤怒和恐惧急速占据自己的全身,只感觉自己全身的力气都被抽空……

  眼前的一切变得如此模糊,满天全是星星在打转,会议室的吊顶一会高一会低,周围的人群一会清楚一会模糊。

  砰!一声闷响!

  许春祥重重的跌倒在地上,径自吓得晕死了过去。

  在闭上眼睛的前一秒,许春祥只有一个念头。

  自己,被阴了。

  自己,被陈洪品阴了。

  自己这辈子……都完了。

  整个会议室陷入死一般沉寂,就连马文进几个大佬在这一刻都板着脸不敢说话,眼睛里充满了深深的恐惧。

  身为神州最顶级的一拨人,如何不懂得永不解密的威力和杀伤力。

  一只手从地上捞起那黑不溜秋的玩意慢吞吞的放进包里,陈洪品脑袋扫了一圈,曼声说道:“金锋旷工八个月,是被我调去执做秘密任务了。”

  “还有谁质疑金锋旷工的?都站出来我瞅瞅。”

  现场众多人噤若寒蝉哪敢接口。

  陈洪品手握折扇大声说道:“真没有人想知道?”

  吴灿朱天几个人赶紧甩动拨浪鼓的脑袋,愣是一个字都不敢叫出来。

  “那行。你们不想知道就算了。说出来你们一个个都得隐姓埋名。”

  “金锋。你,现在跟我走。”

  “执行绝密任务。”

  一老一一前一后慢步出门,转眼就没影子。

  现场的一片死一般的沉静。

  没一会功夫便自进来了一拨人,让王晙芃签了一个字后,架着早已吓晕的许春祥飞快走人。

  这一幕出来,陈太忠跟张英来吓得直打哆嗦,老命都去了半截。

  他们知道,从此以后,许春祥就将人间蒸发。运气好十年二十年后还能出来见见新社会。

  运气不好,出来的那一天就是进火葬场的那天。

  这当口寂静的人群中冒出来一个微弱的声音:“院长……金锋,还是咱们的同事不?”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捡漏》,微信关注“优读文学”,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