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68 打你的脸 捡漏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这种惊喜比起天下掉下大金蛋都还要高兴。

  感恩戴德的人们喜极落泪就差没给许春祥这位大恩人跪下了。

  “我们的宗旨就是,不会让任何一件国宝因为人为鉴定的原因而明珠蒙尘。”

  “我们始终相信,在我们广大的民间,一定还存着超量被无数大专家误判的国宝。”

  “所以,我们要把这些国宝都给找出来,好好的保护并发扬光大。”

  掌声雷动欢呼声震天价响,接下来新的鉴定继续进行。

  黑瘦民工的雇主在收费处缴纳了十二万的鉴定费,将自己的八件明清家具逐一抱了上来。

  正准备的拆包的当口,许春祥却是摆摆手叫着不用,示意那雇主直接将家具放上去就行。

  “全部都放去。一起给你测了啊。”

  中年雇主露出一抹震惊,赶紧喏喏点头应是。

  在工作人员的帮助下,四根鼓凳圆凳,一个小柜子和两张官帽椅平平齐齐的放在固定台上。

  控制台的工作人员操控着那圆圆的量子波发声器,缓缓的从左到右滋溜这么扫了一遍。

  那发声器就跟核磁共振机的磁铁线圈一般不停的转动着,内径两边有好几排的深蓝蓝光的光圈一直闪着,很有些科幻的味道。

  不到两分钟时间,量子波发声器就扫描完了这七件物品。

  与此同时,许春祥跟前的那台造型别致的超大号量子计算机上一连串美丽的数据流如同瀑布般的在曲面上飞速流淌。

  “滴。”

  “储存单元正常。”

  “检测单元完成百分之九十。”

  “滴。”

  “检测单元完成检测。”

  “滴。”

  “处理单元合成数据完毕。”

  “滴”

  “显示单元正在生成鉴定数据。”

  一连串清晰平缓而不失利落的悦耳女声从量子计算器里发出,打印机里传来滋滋滋的声响,最后的数据报告完美出炉。

  经过刚才几轮慷慨淋漓的演讲,六十有五的许春祥院士明显的体力不支,拿起那最终的鉴定报告有气无力的说道。

  “明代黄花梨鼓凳。制造时间2017年。赝品。材质为紫檀柳。”

  “清代代紫檀圆凳。制造时间为2011年。赝品。材质为皮壳高仿。”

  “清代黄花梨胭脂柜。赝品”

  “明代黄花梨官帽椅。制造时间为2001年。赝品。材质为皮壳高仿”

  懒洋洋散漫宣读完了结果,许春祥随手将报告书递给助手,连看都不看持宝人一眼,便自曼声说道“下一个”

  持宝中年人根本不去接那报告书,目光呆滞站在原地,嘴里喃喃自语的叫道“这怎么可能是假的这怎么可能是赝品。”

  忽然间,中年人上前两步冲着许春祥急声问道“许院士。您的机器是不是出错了我的我的东西都是我家祖传下来的。”

  “你是不是弄错了这绝不可能是假的。”

  现场的人对于这种情况早已见惯不惊。对那中年人充满了同情,也充满了鄙视。

  许春祥呵呵笑说,云淡风轻的说道“小伙子,每个人拿出东西来都说是祖传的。”

  “你的心情我能理解。不过假的真不了,真的也假不了。”

  “你打眼了。啊。回去吧。别妨碍下一位持宝人的鉴定。”

  中年人急切惶惶,又复上前一步大声说道“许院士我没有怀疑您的意思。这些东西真的都是我们家老人辛辛苦苦攒下来的。”

  “打我小时候记事起,这些东西都在我们家放着的。”

  “对了。对了,许院士。这些东西我曾想托人请帽儿胡同帝都山看过。不过他们的收费实在是太高了。”

  “所以,所以我才来找你。请你一定要帮帮忙。再帮我重新鉴定一次吧。”

  许春祥一听帝都山三字便自炸了毛,却是呵呵笑着说道“原来你也知道帽儿胡同那家收费太高”

  “这个嘛,我刚说了。假的真不了,真的也绝对假不了。”

  “小伙子,你要相信科学。相信我的量子鉴定机。”

  边说,许春祥边挥挥手“回去吧。别在这儿杵着了。吃一堑长一智。下回别再干蠢事。”

  中年人呆呆的伫立原地,仰天默默无语。

  其他前来鉴宝的藏友玩家们却是露出鄙夷的笑容。这些年在各个鉴宝栏目里,像中年人这种人见得实在是太多了。

  见得多了,也就麻木了。

  “小伙子。你快点让开。别挡着我们鉴宝。”

  “许院士都说你的是假的了。你就死了那条心吧。”

  “就是。许院士本身就是国内最顶级的鉴定大师。他怎么可能看走眼再说了,还有这个量子鉴定机在。这可是国家专利局都承认的专利。”

  “走吧。赶紧走吧。赶紧走啊。”

  一帮人七嘴八舌的叫着喊着嚷着,中年人的脸色一变再变,几乎陷入到了绝望。

  突然间,中年人冲着许春祥悲呛的叫喊出声“许院士。请您再帮我看看吧。就看一眼。”

  “您亲自上手帮我掌掌眼。就耽搁您一分钟。就一分钟。”

  “我家里急着等钱救命啊。我求您了。我求您了。你行行好好不好”

  “就算是这些都有假,那也不可能没有一件是真的啊。”

  许春祥怫然作色,轻轻一挥手,当下就有两个工作人员上前拦在中年人跟前,拽着中年人往外推。

  许春祥轻哼一声,再次挥手“下一个”

  被工作人员推搡到门口的中年人这时候突然大声叫道“许院士。我就问您一句话。”

  “如果你的鉴定是错的。你该怎么赔我的损失”

  “如果我的这些东西都是真的。你又该怎么陪我的损失”

  “您的恩师可是夏老呀”

  “你可要为夏老负责呀。你出了错,那就是夏老出错。夏老他在泉下有知,他会怎么想啊”

  许春祥面色轻变,脸上却是露出相当沉着冷静的微笑“量子鉴定机前后鉴定了一千多件物品,成功率百分之百。怎么可能出错”

  “这鉴定机就是为了纪念我恩师做出来的。如果我出错,就是我恩师出错。”

  “随便你要怎么样都行。”

  此话一出,中年人呆了呆,一下子停止了挣扎,忽然露出一抹怪诞的笑意。

  喉咙管里发出吼吼的声音,不住的摇头,须臾间又大笑起来跟着又不住的摇头,就跟疯了一般。

  众人不由得吓了一大跳,赶紧纷纷避开。

  这时候,中年人发出长长的叹息,双手推开工作人员,反手拉开了大门,冷冷说道。

  “金院士您说对了。”

  “他确实没救了”

  大门开处,一个黑黑瘦瘦穿着宜家家私工作服的男子静静的站在门口。

  在他的身后,站着一群同样穿着宜家家私工作服的搬运工男子。

  众人齐刷刷望向门口,顷刻间许春祥几个老货身子情不自禁的一个哆嗦,面色剧变如见鬼魅般失声尖叫。

  “金锋”

  “神眼金”

  “金破烂”

  其他人凑近一看,却是齐声大叫了起来。

  “金大师。是小金大师。”

  “是金院士暧。是金院士。”

  “小金大师您回国了”

  金锋静静的站在门口,冲着周围的群众藏友玩家颔首致礼轻声说道“九九重阳节。帽儿胡同帝都山免费为六十岁以上的叔叔伯伯大妈大婶鉴定古玩古董。”

  “请大家到时候赏光。”

  听到这话,现场的藏友们顿时激动不已,大声大好。而正堂里边的众多老货们则是面色惨白,手足无措坐立不安。

  金锋说话的时候眼睛一眼不眨的盯着这些老货们,更叫这群老东西如芒刺在背,嘴角抽搐肝颤不已。

  “收破烂的。你还敢来这里”

  许春祥重重一拍中控台长身站起,疾言厉色的叱喝出口“你想干什么”

  金锋站定原地背着手漠然说道“干什么来打你的脸。”

  “来替夏老,打你个孽畜的脸”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