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60 玄奘寺 捡漏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特制的防水包重量足够,一路沉到底。

  周围寻摸了大半圈,脑袋发沉的当口取出氧气瓶挂上换气,继续寻摸。

  绕过水下山峰转出来的那一刻,金锋在水里停了下来,再吸一口氧气慢慢靠近。

  眼前有一条凸起的山脉,峥嵘突兀,嶙峋苍劲,却又沟壑重叠,宛如松皮。

  山脉从阿里山过来,到了这里却是一下子转个弯,深入到旁边的玉山山脉中。

  这就是金锋要找的阿里山主龙脉。

  这条主龙脉隐藏得很深,也伪装得很好。只有一条七八十米长度的浅浅凸起露在潭底的淤泥上,其余地方尽数深藏在淤泥之下。

  潭底淤泥很深且有水曼杂草,还有几张破,金锋只能慢慢游靠上前。

  龙脉这种玄而又玄的东西真的很难解释。

  山形是龙脉,水形是龙脉,龙脉就是血管,就是山水的走向。

  不是说每一座山都有龙脉,要随着山形而走。有的山看着延绵好几十公里,其实那是假龙。

  只有形成了势的,才能叫做脉。

  所谓的来龙去脉,就是龙脉。

  龙脉有百种,可化千像。龙脉有长短,可化千支。

  有了来龙有了脉,就能结气穴,也就是穴道。

  这条龙脉也就成了。

  靠近这条宝岛主龙脉跟前,金锋刨去覆盖在上面的淤泥尘土,但见这片大石头上处处都是撕裂的长长伤口,就像是被炸碎的石山,狰狞而凄零。

  似乎感受到了生人的触碰,也不知道还是畏惧金锋身上戴着的某些器物,几条两尺来长的草鱼从草缝里一下子窜了出来,冲向金锋。

  草鱼的乱窜并没有影响到金锋的观察,轻轻用手覆盖在那片大石头上。

  四下里顿时安静下来,只有金锋戴着的手电筒默默的散发出余晖。

  看过这条主龙脉后,金锋摸出杆子附近的淤泥中探找一通,没有任何发现。

  二十分钟后,氧气用尽,金锋浮上水面,在路过游客一片惊诧中启动游艇直奔对岸。

  玄光寺历历在目。

  玄光寺的入口距离日月潭仅仅不到十几米,紧挨着日月潭边。

  那一年大地震,山洪裹挟着大片泥石流漫卷而来所到之处无坚不摧,在山上的玄奘寺却是分毫未伤,引为一时奇闻。玄奘寺的香火也是越发的旺盛。

  玄奘寺距离玄光寺还有一定的距离。当年从鬼子那里要回来了玄奘部分骸骨,就是暂存在这里。

  玄光寺是东瀛风格的建筑,以前是鬼子建的。后面又修建了新的院落,看着有些不伦不类。

  往常的玄光寺大都是游客参观,但今天却是不太一样。一船又一船的游轮靠岸,多了无数的信众香客。

  沿着玄光寺拾阶而上直往后山,从香客信众们的嘴里得知,今天是玄奘寺五年一度的祈福大典。

  也就是今天,玄奘寺将会取出玄奘师的骸骨舍利供信众香客们供养观瞻。

  说白了,就是收门票收香火钱。

  听说,内地还来了一位大师,也要出席观瞻供养典礼。

  除此之外,还有宝岛最负盛名的佛光山星空大师也要出席。

  这算是宝岛省五年一度最盛大的盛会。

  裹挟夹杂在人流中漫步登山,偶尔回头一望,日月潭在视野中慢慢收缩变,别有一番韵味。

  日月潭除了看山看水,还有看云。

  秋高气爽,风和日丽。矮矮的天空上一团团的白云如棉花糖幻化出千奇百怪的模样。无论身在高山亦或是坐在船上都能感受到那天人合一回归自然的和谐。

  越往山上走气氛变得越来的庄重肃穆,一阵阵的佛号随风飘来,无声滋养心扉,心境也变得凝重起来。

  带着朝圣般的向往到了玄奘寺,眼前的一切未免让人有些失望。

  玄奘寺并不大,比起内地供奉玄奘寺的灵谷寺和大悲寺一干十三座寺庙来,这里……

  就是个不入流的院子。

  广场上早已人山人海,密密麻麻的蒲团上跪满了穿着纱衣的居士和信众。旁边有两三百个舒适的椅子,那是众多衣衫名贵的香客。

  信众和香客素来都是有本质的区别。

  信众奉献的是信仰,香客就是财神爷。

  和尚爱财,并不是一天两天,也不是一两百年。

  游客们纷纷在自拍发着朋友圈,金锋却是独自一人挨着挨着把这并不大玄奘寺逛完。

  要说神州历史上谁在世人心中的名气最大,唐玄奘绝对的能进前十。

  每一代的朋友都是看着西游记长大,想不知道唐僧都不可能。

  神州佛教永远绕不开的一个人,也就是玄奘师。他对神州佛法的贡献为当世第一。

  不过有趣的是,当时的玄奘是个偷渡客。

  老子化佛的许多年后,佛法开始东传,从中州出土的那尊三国时候最早的佛像就能明确。

  到了包容一切的唐朝,域外多少胡僧捧着背着无数高僧灵骨舍利和经文慕名而来,一时间梵音高亢响彻长安长空。

  那时候的大唐,波斯猫可以在街上搔首弄姿肆无忌惮勾引路人,那时候的大唐女子可以骑着高头大马穿着抹胸留着大片雪白踏马过市,那时候的大唐子民可以当街杀掉胡人而屁事没有。

  佛法在长安城可以迅速站稳脚跟并且征服房玄龄魏征这样的老狐狸,说白了,就是文化和思想的碰撞。

  佛法是个好东西,就连爱因斯坦晚年都在痴迷于佛教,并说出那句科学尽头是神学的千古名。

  在玄奘之前早就有志向远大本土僧人们穿越茫茫大漠却寻找佛陀的印记。

  而那时候的玄奘想出国却是并没有得到允许。

  西游记当中的通关文牒完全就是个虚构。

  十九年后,昔日的少年郎携带着‘大上乘’无上荣誉和千部书籍、无数灵骨归来的玄奘经过赦免偷渡之罪回到了长安,引发万人空巷。

  历史上十大名相也是十大超级老狐狸的房玄龄亲自把玄奘接到了牡丹城的落阳。

  因为那一年,千古一帝的李世民正在牡丹城准备御驾远征高笠。

  两个油腻大叔在东都牡丹城的仪鸾殿秘密谈了足足二十天,期间谈了什么完全不得而知。

  随后《大唐西域记》先于其他佛经之前出炉。也就是这本《大唐西域记》成为了后世一千多年的地理指南书。

  李世民也被玄奘的高深佛法所折服,对玄奘的待遇也是最顶级的国师。

  有趣的是,李世民干了一件事,要求玄奘在翻译梵文经典的之前,先把他们李家先祖老子的《道德经》给翻译成梵文。

  终其一生,李世民跟玄奘都是一对好基友。他御驾亲征高笠还叫上玄奘同行,却是被聪明的玄奘拒绝了。

  李世民死后,窝囊废李治上来,玄奘地位极具下降直至圆寂下葬白鹿原。

  五年后,李治以登高望远就能看见白鹿原的玄奘塔伤心为由,下令把玄奘的尸骸挖出来重新下葬少陵原。

  这样做的原因,无非就是想要看看玄奘有没有道家的尸解神术。

  开棺一开,五年过去,玄奘肉身不灭,栩栩如生。

  这是一个神州最牛逼的和尚,也是命运最悲惨的和尚。

  他被改葬了多次,骸骨被损坏了多次,直到死去后一千多年,他的头骨还被分成数十份散落世界各地。

  身为佛陀的弟子,本就应该有这种觉悟。毕竟佛陀的骸骨不也是这样。

  溜达完一圈,了却了一个心愿,金锋也不去凑观瞻供养的热闹,转身下山。

  突然间一个冷冷的声音叫道:“站住!”

  “说的就是你。黑猪!”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捡漏》,微信关注“优读文学”,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