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21 太多了 捡漏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急得像热锅上蚂蚁的她拨打妹的电话老是没人接听,这可把卢娅雯给吓惨了。

  打电话给了自己阿妈过后,卢娅雯又冲到高熊最大古玩城去还是没找着。

  急得快哭了的卢娅雯狠狠的捶打自己的大腿,重重揪着自己的头发。

  这个大骗子,一定是把自己的阿妹骗走了。

  混蛋!

  片刻之后,卢娅雯抱着最后的希望去了另外一个地方。

  这地方是高熊很有名的古董市场,叫做十全玉市。十全玉市靠着左营不远,以前的十全玉市是露天的地毯集市,后来随着高熊的发展慢慢地进化成为现在的集散市场。

  十全玉市比起高熊古玩城来档次逼格要低很多,就类似于潘家园跟琉璃厂。一个是鱼目混珠的大杂烩,另一个则是高端艺术品。

  当年百万大军溃败逃到宝岛省之后,底层的兵们混吃等死。中高层的官员们则醉生梦死。

  底层的士兵们四个包包一样重的过来,中高层们则大包包几十包的东西带过来。

  这些包裹里除了黄金白银,剩下就是珍宝古董。

  在那年月能带过来的,拼了老命带过来的,无一不是最值钱的东西。

  穷的穷死,撑的撑死。这就是当年最真实的写照。

  岁月慢慢流逝,这些带过来的东西也被那些中高层官员们的子女后代拿出来变卖挥霍。

  于是,就有了最早期的鬼市市场。

  十全玉市就是这么来的。

  那些年宝岛省经济腾飞成为本大洲与星洲港岛齐名的四龙,盛世古董时代降临,艺术品市场也随之而兴起。宝岛省的收藏家大家也就此崛起。

  其中最典型的就是四大收藏世家的沈子敬。

  应证了那人生三穷三富不到老的名,时代大浪滔滔向前,曾经那些个显赫一时的将军和世家们在那些年败落的败落,完蛋的完蛋。

  他们家中珍藏的那些个珍宝重器也就被子子孙孙败了出去。就像那大雪过后,整个世界白茫茫的一片干干净净。

  这等场景跟大清亡了过后那个遗老遗少们遭遇几乎完全如出一辙。

  历史总是有惊人的相似之处,就跟这十全玉市市场一样。

  当年的鬼市演变为地摊,再到现如今的市场。

  宝岛省的艺术品市场算是本大洲的一朵奇葩。省岛内的古玩氛围非常的浓烈,同根同祖对于老祖宗遗存同样深爱不止。

  很多人都对投资古董艺术品市场非常的热衷,说全民收藏夸张了一些,但也差不到哪儿去。

  但是奇怪的是,省岛内的古玩古董价格却是一直上不去。

  宝岛省历史上拍得最高的一件古董重器是西周时期的青铜兽面纹鼎。

  成交价5亿本地币。

  第二件也是一件青铜器。

  西周早期兽面纹爵杯。成交价为九亿本地币。

  最近几年破亿的古董重器不少,但比起内地来却是差了天远。

  金锋对此也寻摸过其中的理由,更是有些好奇。

  宝岛省的古董珍宝数量肯定比不上内地,但是,好东西绝对的比内地的多。

  而且还多得多。

  这里自己早就想来走一遭了。

  卢娅雯抱着最后的希望赶到十全玉市,就跟无头苍蝇一般在这里私下乱窜,终于在某个摊位上见到了那瘦骨嶙嶙的熟悉的身影。

  长吁了一口大气,卢娅雯摁住几乎就要跳出胸膛的心脏,四下里寻找自己的阿妹。

  “这个混蛋!他一定把阿妹卖回内地去了。”

  “他不仅是诈骗犯,还是人贩子!”

  急疯了的卢娅雯心里头狠狠的骂着混蛋金锋,怒不可遏冲到摊位就要去抓金锋。

  冷不丁的,一个糯糯嗲嗲的声音叫住了自己。

  卢娅雯娇躯轻颤回头过来,一下子抱住自己的妹,径自眼眶红透。

  “你吓死老姐了。你都跑哪儿去了?”

  “买沙冰而已暧。干嘛那么激动?你干嘛暧老姐。”

  卢妹塞了一碗西瓜大沙冰给了自己老姐,忽然想到了某件事指着卢娅雯眨眨眼,做出禁声的手势。

  快步走到金锋的跟前蹲下去,静静的一不发。

  这时候的金锋却是已经站了起来,冲着摊主说了一声谢谢,看也不看卢娅雯继续往前走。

  这个市场金锋从上看过资料,介绍得很少。光凭几张照片也看不到个所以然。

  今天实地走了一圈也微微的失望。

  这个市场跟国内的送仙桥、夫子庙、潘家园、宝华楼一干古玩城没多大的区别。

  在这里卖东西基本都是从内地各个造假村和仿古作坊进的货。真东西的比列只占了一成的部分。

  但这些真东西大多是晚清民国初期时候的居多。

  那个时间段正是琉璃厂仿古造假作坊们最火爆的时候,很多东西在这个时间段里流散到全国各地,在改开之后又大量的流出去到了港岛宝岛。

  金锋还发现了一个有意思的地方。

  那就是在这市场里上世纪50-70年代家用老物件非常的多。

  不但有老式的镂空铁壳水瓶、宝岛省本地生产的第一台黑白电视机,各种像章勋章还有宝岛省自己发行的邮票以及那些古老的唱片和杂志。

  这跟神州国内的古玩市场非常的想象。

  从这些很普通的东西,就能看出来一个民族的共性。

  同根同祖同根同源。

  那些邮票倒是很有意思,看得金锋忍不住的乐。看到最后金锋径自还乐出声来,引得摊主的一阵阵鄙视。

  跟在金锋身后的卢娅雯不停的骂着弱智低能,要不是妹有过告诫的话,自己早就过去揭穿金锋的大骗子的真面目了。

  当经过一个摆着满摊子勋章的摊位时候,金锋却是停了下来。静穆无声。

  这个摊位是专门卖勋章的。

  从先生开始到抗战时期,各种勋章应有尽有。

  拿起一块锈迹斑斑铁质勋章放在手里,手是冰冷的,血却是热的。

  这个勋章是当年抗战中等级最低的,从背后刻的日期来看,颁发的时间正是在抗日最艰难的时间段。

  这个勋章,就是一个传奇。

  “陆客仔,喜欢这勋章?”

  金锋左手手心握住勋章嗯了一声:“哪儿收的?”

  六十多岁的老摊主淡淡说道:“叔叔辈那里免费拿的。”

  金锋面色一动:“能说说不?”

  来自心北的摊主脸上无悲无喜,轻声说出一番话来。

  自己父亲那辈住了一辈子的眷村,自己更是在眷村中长大,当年还跟同样出生在眷村的林青霞住的一个地方。

  那时候的眷村就是一个部队的大院,遍布全省各地。从这里走出了太多了名人。

  随着局势的变化,老一辈的眷村原住民逐渐的老去。那一段不光彩的历史让这些原住民士兵们非常的尴尬。

  很多士兵们被抓壮丁过来坚守着最底层的岗位,一辈子也没结婚,也没那么命结婚。直到老死。

  开始的时候他们的遗物还有专门机构负责管理,到了后来死的人越来越多,机构也撤销,这些士兵们的遗物也就成为了一个烫手的山芋,到最后,这些遗物也就自行处理。

  摊主老板的父亲最为年轻,收集这些老战友遗物的事也就成了自己本分。

  等到摊主老爸死后,还剩下的那些老兵叔父们的后事安排就传给了摊主。

  听了摊主老伯的话,金锋有些动容,低头看了看摊位上那些勋章,轻声说道:“我买了。1945年以前的我都要。”

  “全要?”

  摊主老伯抬头看了看金锋。

  “全要!”

  听了金锋的话,摊主老伯反手拎出一个大大的蛇皮口袋,重重的往摊子上一砸。

  “这袋都是。”

  说完,摊主老伯又转身掀出两个口袋放在蛇皮口袋上面,无悲无喜的说道:“这里还有。”

  满满的三口袋勋章放在金锋跟前,金锋双瞳慢慢收紧,只感觉自己心头都被压得喘不过来。

  初步估略,这三个口袋里的勋章就不下两千枚!

  这时候,摊主老伯静静的坐了下去,又说出一句话来:“家里,还有。”

  “都是打过鬼子的。”

  说到这里,摊主老伯额头现出几条深深的沟壑,轻声说道:“太多了,都放不下了。”

  “当年这些都没人要。到处丢。”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捡漏》,微信关注“优读文学”,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