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2 时间到了 捡漏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这下子,一群老和尚们真的没辙了。个个脸色难看得不行。

  纷纷长叹一声,郁闷无比的佛门大和尚们告别金锋进入大厅。

  一边的李姓中年人对金锋的举动越发的看不懂。

  但他敢肯定的说,金锋这绝对不是在赌气。

  他相信在这种生死攸关的大场合上,金锋绝不会做出赌气的行为。

  他难道真的有什么法宝出奇制胜?

  不太可能啊。

  连着三拨人的到场让李姓中年人见识到了金锋的另一面,心中惊奇的他无声无息悄然进入大厅,等着即将开始的绝世大战。

  看见李姓中年人进入七重厅,圆形大厅中又有好些个人从佳士得的队伍中脱离,加入到七重厅的人流中。

  目送至今都不知道他名字的李姓中年人进入大厅,门口一帮人静肃无言,齐齐将视线转移到金锋的身上。

  曾子墨和梵青竹最知道李旖雪的事,更知道李旖雪在金锋心目中的份量。

  当年就是为了李旖雪,金锋几兄弟义无反顾杀上青城山,做出了那震惊天下的壮举。

  跟金锋确认关系的这些日子,二女从未听见金锋谈起过李旖雪。她们都知道,金锋把李旖雪藏在心里的最深处。

  这个地方就连两个女孩都无法触及得到。

  “怂逼。你狗日的刚才都哭了。”

  “丢人现眼。”

  耳畔传来龙二狗挖苦讽刺的声音,金锋脑袋轻偏呵呵一笑:“你没哭?”

  龙二狗神色一滞凶神恶煞的叫道:“老子当然没哭。老子就从来没哭过。”

  这时候,一个脆脆的声音从几兄弟身后乍然响起。

  “你们几兄弟欠老娘的,老娘也不要你们还。”

  三兄弟齐齐回头望向葛芷楠,一起笑了起来。

  葛芷楠冷哼一声,圆眼一瞪,当即就把龙二狗跟张丹吓得浑身一抖,立马露出乖巧讨好的笑容。

  葛芷楠恨了两个人一眼,又看了看金锋,脆生生的叫道:“你欠老娘的,老娘下辈子找你要。”

  金锋又笑了起来,却是重重的点头:“我还你三辈子。”

  “锤子!”

  葛芷楠冷冷爆出这句粗口,愤然转身走进七重厅。

  当曾子墨跟梵青竹齐齐向葛芷楠微笑正要叫葛姐的那一刹那,葛芷楠却是脚步加快,大踏步而过。

  走进七重厅的瞬间,葛芷楠不经意的抬手拳头在自己的眼角狠狠一擦。

  这一幕清楚的落在曾子墨的眼眸中,曾子墨心头一痛黯然垂眸发出深深的叹息。

  葛芷楠跟自己的结,怕是一辈子都解不开了。

  时间指向了九点五十。

  随着圆形大厅中的人越来越少,电梯开门的频率越来越低,距离拍卖开启已经越来越近。

  连着三拨力鼎金锋的贵胄现身,也让佳士得一帮人见识到了金锋的实力。

  虽然眼前金锋已然处于非常严重的劣势,但,金锋并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虽然十个人中就有七个人跪舔佳士得,但仍然有三个人力挺金锋。

  永远都站在金锋这边的天贵省阎家到了,九旬高龄的葛老神医到了,结中等缘的老超人到了,港岛十大富豪的叶子虚到了。

  下一秒的时候,李姓中年人口中的广家小孩,神秘的广基大帅哥姗姗来迟的也到了。

  广基的出现并没有引起太多人的注意。这位帅哥也就是人长得帅一点,穿着打扮好一点,但在众多的豪门贵胄当中并不显眼。

  如果有人说这位大帅哥曾经出口威胁过道门未来的道尊,那么必然会被认定为是疯子。

  再一次跟金锋碰头,广基并没有说多余的话语,只是跟其他人一样,递交邀请函,平静的跟金锋握手,轻轻眨眼便自进入大厅。

  广基之后,一个高贵出尘的冰山女子进入到两边人的视线。

  “雪山白凤凰!”

  “安庭苇!”

  颜值超高气质超绝的安庭苇的妙曼身姿让很多人流连忘返,但只能仅仅只能远观。

  这位天之骄女除了她的高冷清颜之外,还有她手中的财富更是叫人艳羡。

  两年前,紫东矿泉水集团一款新型功能性饮料一经推出便自风靡神州,直接卖断货。

  当年紫东矿泉水就打了一个漂亮的翻身战。光是靠这一款饮料就赚得盆满钵满。

  现在那款饮料已经走出国门,跟红牛与乐虎成为了业界功能性饮料三驾马车,赚得飞起。

  质傲清霜的安庭苇目不斜视到了七重厅门口,递交邀请函之后到了金锋跟前,雪白的藕臂扬起主动的拥抱了金锋一下。

  洁净如莲的玉脸贴着金锋的脸庞,精翘的瑶鼻在金锋的耳畔吐气若兰。

  这个主动投怀送抱的动作让周围的人看得下巴都掉在了地上。

  王晓歆见到这一幕肺都快气炸了,眼眶都红了。

  松开金锋过后,安庭苇走入大厅。

  “哼!”

  王晓歆轻哼出声,玉脸寒霜密布。

  安庭苇扭转臻首看了看王晓歆一眼,两个同样是冰山女王加凤凰的女子隔空无形的怼轰起眼神。

  同样是冷若寒霜,同样是孤傲出尘,对方都在暗地惊讶各自的美丽,又在对方的身上找到自己的影子。

  突然在这时候,王晓歆的眼神一动,玉脸一变,眼瞳中冷冽的寒气夺目而出。

  安庭苇微微一愣,循着王晓歆的视线望了过去,心头也是咯噔了一下。

  一个坐着轮椅的老头出现在圆形大厅中,缓缓走了过来。

  那老头半个身子都歪倒在轮椅上脸色很不好看,眼眶下还挺着黑黑的眼袋,气色也同样极差。

  但这个老头的排场却是不小。

  生活秘书推着车,工作秘书拎着包,身后还有一个专职医生一个专职护士,旁边还跟着四个气质沉稳的中年人。

  见到这个老头的出现,门口众多考古大师鉴定大师齐齐变了颜色。

  转瞬间,老头就已经到了跟前。冰冷的眼神直勾勾的盯着一个地方。

  黄冠养跟沈玉鸣齐齐出列,冲着老头弯腰行礼。

  “二师兄。”

  “二师叔。

  老头不是别人,正是夏鼎唯一的亲儿子。神州历史考古总顾问,夏玉周。

  比起二十天前,夏玉周已经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圆圆胖胖的脸已经瘦成了蛇精网红脸,白白嫩嫩的皮肉也变成了现在的黄疸蜡黄色。

  曾经每天都要染黄的头发现如今也是白发丛生乱如鸡窝。

  那曾经看过上百万件古董古物的犀利眼睛也变成了灰蒙蒙空洞的呆板双瞳。

  曾经挺立身子挥斥方遒的夏鼎之子现在也变成了自己老父亲一样的半身不遂,轮椅成为了自己的忠实伙伴。

  唯一不变的,是他对金锋的仇恨。

  两帮子不死不休的人见面,互相都没有什么好脸色。

  拎包的工作秘书袁延涛摸出一张红头文件递给了金锋,随即挥手带着夏玉周进入到大厅。

  夏玉周这次来港岛,是专程来监督金锋的拍卖会。

  目的不言自明。

  只要金锋胆敢犯忌,那夏玉周就会毫不留情对金锋实施绝杀。

  对于夏玉周的到来并不奇怪,早在他登机的时候金锋这边就接到了情报。

  “都他妈要呜呼哀哉了,还他妈想着跟我亲哥斗。”

  “就不怕玩死你。”

  七世祖的话刚一说完立马后悔。

  一边的黄冠养跟沈玉鸣脸色极为难看,又充满了无奈。

  其他人对于七世祖这话却是深为赞同,暗地鼓掌。

  “时间到了。”

  “进去吧。”

  金锋轻声说出这话,转身走进七重厅。

  一帮子人面容整肃跟在金锋身后,一起走了进去。

  也就在这时候,一声清脆的门铃响彻空荡荡的圆形大厅。

  一个金发女孩步出了电梯门。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