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55 圣旨 捡漏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虽然这两条龙纹已经模糊不清了,在金锋的眼里这两条龙金光闪耀,刺得自己眼睛都咪了起来。

  嘴角不知道什么时候翘得老高,反手一扭,逮着托盘担子的边缘翻转过来。

  木盘底部的中间,还有两个早已看不清纹路的字体。

  拇指摁在两个足足一寸见方的字体上,金锋嘴角都扯歪了。

  还有这样珍贵稀有的东西遗存下来,还保存这么好!!!

  真是,造化!

  这当口,糙汉子郑能亮从取款机那边走了回来递给金锋八百多块钱,又多给了金锋二十块的零钞。

  除去金锋的本钱,这一天金锋足足挣了两百七十块。

  把买车买喇叭的钱扣除,净赚一百三。

  所以只要人肯吃苦,肯抛下脸面,能不管别人异样的眼光去做那些被人看不起的下贱工作,绝对饿不死!

  数了钱之后,金锋冲着郑能亮说道:“给多了不?”

  郑能亮当即就横起了眉毛绿了眼睛,没好气叫道:“给什么多了。我都还赚了你的油钱的。”

  还没等金锋开口,郑能亮手一挥大声叫道:“我今天没装满,就当帮你拉一趟货好了。”

  “省得你个乡巴佬还跑一趟,那边远得很,就你这破车,今晚都别想回来了。”

  “行了行了,赶紧装车,别啰嗦少墨迹。”

  金锋笑了笑,不再说话。

  两个人都是破烂行里的老鸟,装车速度相当快,配合也非常的熟练。什么东西该放什么位置完全不用交代直接就码上去。

  垃圾破烂装车也是一门功夫!

  三下五除二搞定关上车门,郑能亮看金锋的眼神径自多了一份欣赏,掏出烟来递给金锋一支:“小子不错暧,老把式了啊。”

  “瞧你这破烂样,刚从山上下来的?”

  金锋点燃烟,手里拿着那块托盘担子嗯了声:“对。刚从牢里边出来。”

  “犯了什么事了?”

  “得罪了几个大佬,他们要我命。”

  “杀人了?”

  “嗯。杀了!”

  咝!

  郑能亮看着金锋淡漠平静的神色,再看看金锋裸露在外的恐怖伤口伤疤,重重的叹了口气。

  紧缩眉头纠结挣扎了一会,一摆手大声说道:“像你这样的人也就废了。翻起来的希望等于零。”

  “过来跟我干吧。收到多少破烂都往我这里送,不赚你的钱。”

  “虽然苦累,但好歹也能挣着几个。存够十年的钱,我给你说个老婆再生个小崽子,也不枉人世间走一遭。”

  金锋重重的点头,冲着郑能亮说了声谢谢,冲着郑能亮要了手机存了自己的电话号码。

  “郑哥你人好,好人有好报。”

  “这个号码别弄丢。遇见过不去的事打给我。”

  “天大的事,我给你扛了。”

  郑能亮一听顿时吓了一跳,上前一步冲着金锋厉声叫道:“少他妈说这些傻逼胡话。杀人,那是犯法的。你想拉去打靶还是静脉死?”

  “没有过不去的坎。记住我的话。没有,过不去的坎。”

  “凡事忍一忍让一让,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老实人,不吃亏。吃亏也是福!”

  金锋平顺和气的点头,扬起手中的木盘担子冲着郑能亮大声说道:“谢谢你送我这东西。改天见。”

  脚下一踩,单手握着车把滴溜溜的飞射出去老远。

  郑能亮愣了愣,嗤了声:“破木头还谢个屁啊……”

  仿佛想到了什么,郑能亮追着金锋跑了两步大声喊叫:“喂,明天继续来啊,这里拆迁,东西好收的……”

  回到梧桐洋楼,曾家的保镖们乍见金锋推着个破三轮回来也是吓了一大跳。

  姑爷这是重操旧业了?

  这不科学撒!

  早已等候的卫恒卿呆呆的看着灰头土脸黑不溜秋的金锋也是半响没回过神来。

  董事长这是……鱼龙白服干起老本行了。

  忽然间卫恒卿想明白了什么,双腿顿时一个哆嗦,脸都白了。

  “董事长,海关总署的邹宏亮首长在等你。”

  金锋轻轻嗯了一声,瞥了卫恒卿一眼淡淡说道:“资料准备好。”

  卫恒卿面色顿变,吓得赶紧点头。

  跟随金锋多年,他可是太知道金锋的性格了。

  董事长这是要发飙的节奏。

  幸好,幸好自己早有准备,不然今天绝逼要完蛋。

  简单的洗漱下来,金锋在客厅跟邹宏亮见面。

  自打上次在特区海关挖坑埋了孔纬之后,这还是金锋与邹宏亮的第一次见面。

  邹宏亮大首长穿着相当随意,脚下也穿的是一双皮凉鞋。

  在这样的场合这样的着装,那就说明了一点。

  邹大首长……这是私事来的。

  当穿着背心短裤的金锋从楼下上来的时候,邹大首长正蹲在地上,好好的看着茶几上的一个木托盘。

  这个木托盘正是金锋刚刚捡的漏。

  金锋到来的时候邹宏亮还捧着这个木托盘看得正入神,嘴里喃喃自语的也不知道念着什么。

  冷不丁抬起头来,邹宏亮一下子站起身跟金佛握手。

  金锋随意的家装穿着也让邹宏亮对金锋多了几分的敬佩。

  既然是私事,那气氛也是极为融洽的。

  “邹哥认得这玩意?”

  非正式场合的一声邹哥让两个人的距离拉近了千里,邹宏亮恋恋不舍的放下这个木托盘轻声说道。

  “这应该是明中晚期呈放圣旨的御托。”

  “看纹路应该是千年小叶紫檀的材料。”

  金锋微微一怔,偏头看着邹宏亮,露出一抹不小的惊讶:“邹哥也玩收藏?”

  邹宏亮说得没错。

  这个木托盘担子的的确确就是明代英宗时期的御托。

  只是这个御托却只有一半。

  在古代圣旨发放有着严苛的规定。除了呈放圣旨的御托之外,还有专门用来放置圣旨的宝箱。

  金锋在好人大哥郑能亮那只找到了御托而没有宝箱,虽说有些遗憾,但能意外得到这个圣旨御托已是天大的惊喜。

  这种玩意虽然冷生偏僻,但遗存下来的是却是太少,几乎就没有。

  这些年出过很多的圣旨,也出过很多装藏圣旨的宝箱,但呈放圣旨的御托却是凤毛麟角,根本就没听说过。

  这种生门冷门的东西邹宏亮竟然一口就道出了来历出处,让金锋也感到很是意外。

  人邹宏亮赶紧摆手摇头,冲着金锋解释起来。

  “我哪懂什么收藏?这东西……我们家原来有一套,康熙御赐。”

  金锋一听眼睛一亮,哦了一声,轻轻抬手。

  邹宏亮当下缓缓轻轻的说出一番话来。

  邹宏亮小的时候也在魔都长大,那些年家里条件虽然差但祖辈那辈人却是喜好收藏这一口。

  毕竟当年邹家也是书香门第,民国时期大爷爷还做过一省的教育督导员,二爷爷也是黄埔后期的毕业生。

  后来时代变迁,邹家没落,但家里边还存着不少的老物件。

  当年邹家就有一套完整康熙时候的圣旨、宝箱和御托,小时后邹宏亮还见过好几次。

  康熙前期时候,满清还延续着朱明王朝的一些老传统。在圣旨一块,除了盖的大印不一样,其他的圣旨材料、御托和宝箱材质规格都几乎差不离。

  也就是这个原因,邹宏亮才一口道出了这个御托的来历。

  那御托的底座上刻着翰林两个纂书字,就是明代时期做好的证明。

  “那你们家那套宝贝呢?”

  回答金锋的是邹宏亮一声叹息。

  九十年代初期那会,经济回暖一切大好,身处在魔都感受最为明显。

  那时候古玩热开始兴起,满大街都是铲地皮的不良贩子,邹家有一套的完整的圣旨的事早就传遍了各个铲地皮的耳朵里。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