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29 高调亮相 捡漏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听到这话,金锋眼神一动。

  瞥瞥吴老爷子的脸色,金锋心里忍不住哼了声。

  久久不见的吴老爷子迈着宫廷步一步三摇到了金锋跟前,劈头盖脸的叫道。

  “你这个小龟儿子还晓得回来?”

  “破产了就把地卖了还账。”

  “这块地,人家张显林张总和韩剑韩领导都来说过好几次了。”

  金锋擦擦额头上的口水,瞄了吴老爷子一眼,嘴唇轻动:“你个老东西,又他妈要阴人了。

  “还借我的手。”

  吴老爷子转过身来没好气叫道:“还不是你小龟儿子紧到不用这块地,啥子牛鬼蛇神都要过来打主意。”

  金锋叼着烟曼声说道:“打退不如吓退。”

  “你就不晓得直接怼回去?”

  吴老爷子哈了声满脸的鄙夷:“直接报你的名号有个锤子的意思。”

  “老子最喜欢看你龟儿子阴人。”

  金锋白了吴老爷子一眼,皮笑肉不笑的说道:“你的不要脸再次突破了我的认知。”

  吴老爷子脸不红心不跳淡然说道:“少他妈废话。”

  “赶紧给老子唱一出好戏。不然老子连门都不准你进。”

  这时候,门口那帮人已经走了过来,上上下下打量了金锋,一个自称韩剑的中年人开门见山直接说明了来意。

  这帮人是来买药膏堂旁边那块地的。

  那块地是当年金锋请五世祖包玉华出面,从曾家那里买过来的。

  原本这块地是准备留着跟曾家打擂台,后面与老战神曾子墨和解,这块地也就一直放着没动。

  现如今,这块地在西城区已经成为了唯一一块繁华闹市区没有开发的空地!

  在寸土寸金的黄金地段这块面积一万多平米的空地竟然三年没有开发。

  这简直就是绝不可能的事情。

  很多人的眼睛就瞄上了这块富得流脓淌血的超白金地块。

  私下一打听,这块地竟然是吴兆鑫老爷子的,于是乎,这帮人就把主意打到了吴老爷子的身上了。

  这块地要是拿下来,按照现在锦城的房价,那得赚多少的银子啊。

  想想都叫人热血沸腾。

  来找吴老爷子的人还不少,眼前的这一帮只不过是其中一波。

  “你就是吴老爷子的大孙子?”

  “小伙子真是年轻有为深藏不露啊。”

  “听吴老爷子说,你们家三年前遭遇变故破产了,你出国避难,真的是很遗憾。”

  那韩剑倒也没瞧不起金锋,嘴里啰嗦了一阵呵呵说道:“这块地我们悦龙很有兴趣,希望跟你合作。”

  “吴老爷子都说了,只要你点头,这块地就能出售。”

  “你看看多少钱合适?”

  金锋看着那韩剑,撇撇嘴说道:“这块地,韩总怕是买不起。”

  一听这话,韩剑的跟班顿时不高兴了。

  “开什么玩笑?!我们悦龙会买不起这块地?”

  “我们可是锦城新晋的地产大王。”

  韩剑挥手止住下面人,冲着金锋呵呵笑说:“当年你买的时候应该不超过一万,现在我给你两万。”

  “怎么样?”

  “两个多亿现金,一次性付清。”

  “你也赚不少了。”

  金锋半垂眼皮,轻声说道:“那我要不卖,韩总怎么说?”

  韩剑呵呵呵的笑了起来,阴测测的说道:“地是你的,你不卖,没人逼你。”

  “从你手里买不到,我一样能拿下他。”

  就在韩剑笑得时候,旁人有人识趣的站了出来,冷冷说道:“按照相关法规,拿地三年不开发的,我们有权收回。”

  另外有人立刻跟上指着金锋叫道:“你这块地已经超期了好几个月”

  “没罚你的款都是看在吴老爷子的面上。”

  金锋没说话,旁边的吴老爷子立刻指着金锋大声骂道:“听见没有听见没有。”

  “你龟儿再不卖,就把你龟儿子的地收了。”

  “还要罚你的款。”

  说到这里,吴老爷子冲着那人大声叫道:“张大领导,你赶紧下命令把这块地收了,你是不晓得啊”

  “我早就巴不得有人收了,这样我好拿我的那份。”

  “一定要重罚他,我给他说话他听不进去的。”

  “我这个大孙子就服你们收拾。”

  吴老爷子一如既往的喜欢火上浇油,旁边看人赌博还偏偏挑唆人下大注,而金锋却是拿他没辙。

  神色冷漠语气轻淡曼声说道。

  “既然各位领导都这么说了,韩总也那么有诚意,我不卖这块地也是对不起各位。”

  “那这样,下午我在醉得意请各位领导吃顿便饭,咱们好好的把这事给解决掉。”

  “还请各位领导和韩总赏光。”

  对面的一帮子人听了这话,面色稍霁,互相看了看,挂上哂笑扬长而去。

  韩剑嗯嗯两声点了点头指指金锋叫道:“知时务者为俊杰,小伙子,你很有前途”

  “下午我把合同给你带过来。”

  等到所有人全都上车走了好久,吴老爷子拄着拐杖慢慢的坐了下来,翘上二郎腿哼起了川剧。

  金锋一屁股坐在吴老爷子旁边,端起了普洱茶慢悠悠的喝着品着。

  “一年没见,你阴人的本事可是越来越大了啊,老东西。”

  “我不就是一年多没来看你,你就这样收拾我?”

  “有意思?”

  吴老爷子翻起白眼瞥了金锋一眼,曼声叫道:“是一年零五个月没来看老子。”

  “老子不收拾你,你个龟儿子就没点记性。”

  说着,吴老爷子抄起拐杖就给了金锋大腿一记狠的,破口大骂:“幸好老子还学点医术把命吊到起,不然去年冬天都熬不过去。”

  “你还好意思说老子阴你?”

  “哪个狗日的当年亲口承认的,每年过年都要来给老子拜年的。”

  “还大师,锤子大师。”

  金锋脸一红,瞬间没了脾气,这话真接不下去。

  前年过年自己在野人山,去年过年自己在看守所

  “这人呐,时间久了,记性就会变得很差。”

  “有的人长着人样却装着猪脑子。”

  “你龟儿子既然回来了,也该高调亮亮相。”

  “去把这些人的脸都给老子打肿。”

  “办好这事,老子就原谅你。”

  对吴老爷子的安排,金锋还真的没辙。

  皱着眉头扶起老爷子站起来,轻声说道:“杀鸡焉能用牛刀,真不值当。”

  “人吓人,会吓死人的。”

  吴老爷子呸了金锋一口:“狮子搏兔亦用全力。”

  这话出来,金锋再没话说了。

  进了梓潼帝君庙走了一圈,金锋非常欣慰。

  身处闹市区,香火旺盛得不得了,真的是应了自己以前所说的话,光是收门票都能让吴家躺着吃两辈子。

  还不说捐的那些香火钱。

  有了钱的老爷子还是闲不下来,平日里依然坚持悬壶济世,诊金无所谓倒贴都行,就是图个乐子。

  当金锋把带来的药材递给老爷子的时候,老爷子倒很是激动了半天,一个劲的夸着金锋有孝心,直把金锋噎得抽嘴角。

  聊了一会自己的事,光捡好听的说,什么院士什么宝贝什么钱财把老爷子哄得高高兴兴,一边笑一边摸着老泪。

  人老了会怀念过去的日子,吴老爷子也不例外。

  想想当年这栋房子的过往,吴老爷子是打心眼里感谢金锋。

  不过没一会,吴老爷子这个属曹操的就变了脸色。

  “老子给老子孙子找六个女朋友又咋个了?”

  “老子现在包包里面有钱得很。”

  “别说找六个,就是找六十个,老子都养得起。”

  金锋当即作色冷笑说道:“你干脆你自己找六个得了。”

  “八十新郎十八娘,一只梨花压海棠”

  “我再给你老开两副药,保不齐明年这时候,张晨的小叔叔就出来了。”

  “到时候带着你小媳妇抱着你小儿子上街,别人要是问的话,你就说那是你孙女,那是你重孙”

  说完这话,金锋哈哈大笑,跳起来就跑。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