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16 大闹一场 悄然而去 捡漏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泰山石敢当的大名那就无须再多说,石敢当还被民间封了神的。

  老年间,泰山石敢当都是用作四合院和大宅门里镇邪伏煞的礼器。

  石敢当被民间封神以后,就被人们奉为镇伏不祥之神。凡邪怪行至立有“泰山石敢当”处,都不敢前进。

  这种东西,现在是很难见到了。

  老天都城现在能见着镇宅石敢当的地方也就剩下那么些还挺着的大宅院。

  这块石敢当是典型的晚明时候的物件。

  整体是虎头形状,正面刻着五个楷书大字,四周边缘都绘刻着云纹,云头图案,很是生动。

  俯下身子将石敢当扶了起来,却是那无意中的一瞥,让金锋微微变色,

  疾步走到四点位置,扒开两米多高的藤蔓一看,金锋不由得怪叫了一声。

  这一片种植的是一大丛的金银花,生长得非常茂盛。现在正是金银花开放的季节,满鼻息都是那清香的芬芳。

  而就在这些藤蔓下面,却是摆着一个奇怪的大石碑。

  石头上的雕刻异常的繁复,分为多层雕。

  层叠多变的山峰云气,正中有一只怪鸟。马头、龙身、鹰爪、凤尾、背有翼、威猛有力。

  石碑上刻有小洞。小洞里有不知名的怪兽,正在望着空中的怪鸟。

  摸着这个石碑,金锋脸都是青的。

  这东西这东西都会流落到这里来了?

  这种石碑有个非常好听的名字,叫做瑞禽。

  这是专门摆在皇陵神道前面的石像生!!!

  神州很多陵墓前都有一条大道,两侧置放石人石兽象征帝王生前的仪卫,象征意义不言自明。

  这条大道就是神道!

  这种瑞禽为宋陵所特有。

  宋陵的东西!

  弥足珍贵!

  陵墓前面的石像生也就是石兽,最先这是为了纪念旷世少年封狼居胥惊才绝艳冠军侯霍去病所做。

  霍去病二十四岁时不幸病逝之后,汉武帝为表彰这员爱将,特在自己的茂陵之东修建霍去病墓。

  那墓的形式依照祁连山所做。石匠们参照祁连山的天然石兽,在霍去病墓前凿刻了跃马、卧马、伏虎、卧象、小猪、石鱼、人与熊、猛兽食羊等生动的石刻形象。

  其中最著名的就是马踏匈奴。

  这组石刻便是神州古墓前最早的大型石刻。

  也就是从霍去病开始之后,以后的帝王将相们也东施效颦在自己陵前墓前摆起了石像生。

  宋赵皇陵的石像生竟然会出现在这里,金锋也是颇感意外。

  这东西,属于南宋皇陵的石像生,但具体属于哪位帝王,自己也无所知晓,毕竟时间隔得太久远。

  心痛的把石像生抱起来放在藤架下,清理干净。

  其他的那些个石狮子下马石石敢当之类的倒好说,这个瑞禽放在这里,王老先生竟然能活到八十岁无病无痛无疾而终,不得不说也是个奇迹了。

  这是帝王陵的东西,一般人消受不起。

  就像是以前出土的那些青铜重器,一般人家里根本不敢摆,只有放博物馆去。

  有些听着虚幻的封建迷信在很多名家大师们心里都是门清得很,只是不愿说出来。

  点着烟思索了一会,金锋想到了答案。

  “积善之家必有余庆!”

  早晨刚刚下过小雨,太平山山顶飘起一层层的云雾,好似那仙境一般。

  空气清新,植被茂密,站在边缘地带,维多利亚港历历在目,很有些世外桃源的感觉。

  正要回头去找王老夫人谈房子的事,却是听见了一个苍老沉穆的声音在空寂的四野中回荡。

  “天也妒,未信与,莺儿燕子俱黄土”

  金锋嗯了一声,扭头望了过去,只见着不远处一座简易亭子里坐着两个老人。

  沿着窄窄的杂草丛生的碎石小路慢慢走近,只见那亭子中的两位老人,一位身子较胖戴着眼镜,左臂上还挂着点滴。

  一位则坐在轮椅上戴着氧气罩。

  两位老先生都是耄耋之年的年纪,身体严重抱恙,俨然已是风烛残年。

  亭子中的大理石桌上手机中还放着上个世纪的音乐,很是激昂澎湃,尤其那首粤语版的笑傲江湖,听得金锋一阵阵心悸。

  两位老先生身边各自站着一名专职的医护,旁边还有佣人在场。

  戴着老花眼镜的老先生虽然打着点滴,但精气神却是不赖,狠狠的将桌上的一大杯烈酒倒进嘴里,又复狠狠的将那酒杯重重的砸在桌上,嘴里嘶声叫道。

  “千秋万古,为留待骚人,狂歌痛饮”

  “来访雁丘处。”

  眼睛老先生似乎很激动,而旁边的那老人却是无动于衷,静静的坐着静静的看着眼前的白云苍狗,如入定的老僧一般。

  看着那眼镜老人一口气喝光了一大杯的烈酒,带着氧气罩的老人艰难的偏头看了看眼镜老先生,枯瘦黑黑的脸上带着一抹不屑,看了看那桌上的酒瓶,轻轻的眨动眼睛。

  戴眼镜的老先生一挥手,大声叫道:“还是骗不过你。这是假酒,白开水。”

  “丢他老母嗨。连喝白开水都得限制。”

  “还是黄霑那老小子牛逼,喝到死。”

  氧气罩老先生轻轻眨了眨眼,闭上了眼睛。

  眼镜老先生无可奈何的看了看对面的老人,忍不住颤悠悠的站起身来走到老人跟前,对着那老人耳朵大叫出声。

  “还有什么话要交代?我好记着。”

  “我他妈也没多少时候了。”

  轮椅上,那老先生抖着手取下自己的氧气罩,嘶声叫道:“大闹一场,悄然而去!”

  “够了!”

  眼镜老先生怔了怔,哈哈笑了起来,冲着那老先生竖起大拇指,大手一挥,扯着苍暮的嗓音叫道:“来生再见。大师兄!”

  说完这话,拄着拐杖洒脱无比飘然而去。

  轮椅上那老先生歪着头目送眼镜老先生蹒跚走远,干瘪的嘴蠕动着,笑了两声。

  浑浊的目光中带着一抹荡气回肠盖天豪情。

  偏头看了看旁边的金锋,金锋主动颔首,欠身致礼。

  老先生点了点头,动了动手指,让陪护推着自己走了。

  望着老先生走入别墅中,金锋伫立良久,点了点头,在心中记下了这句话。

  “大闹一场,悄然而去!”

  “受教了!”

  冲着老先生的背影颔首致礼,金锋回到王府别墅。

  有曾子墨女士从中的斡旋,金锋顺利的拿下了这栋太平山上面积最大的豪宅。

  按照王老夫人的意思,宅子里的东西必须妥善保存保管,这对金锋来说并不是难事。

  律师们忙活半天搞定了一切事务,临走之际,王老夫人轻声询问金锋。

  “金先生,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收藏的本质是什么?”

  金锋不假思索的回答说道:“对我来说,收藏,就是传承。”

  “老祖宗给我们留下来的东西我们守着,我们守完了,再传给下一代去守。”

  “文明是如此,收藏,也是如此。”

  王老夫人又接着问道:“那你怎么解决传承的问题?”

  金锋思忖几秒肃声说道:“除了砸钱,别无他法。”

  王老夫人露出慈祥的微笑,握住金锋的手轻声说道:“希望你说到做到。”

  说完这话,王老夫人转手就把巨额的支票递还给金锋,坐上车走了,只留下金锋与曾子墨站在原地,直直看着王老夫人消失在视野的尽头。

  “王老先生无儿无女,对于他来说,这些钱款都是身外之物。”

  “老夫人也是这么想的。”

  曾子墨挽住金锋的胳膊,柔声说道:“金锋先生,你的担子又重了。”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