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43 粗大事了 捡漏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见到这群人的瞬间,金锋顿时眯起了眼睛。

  “是他们?”

  “张家人!?”

  “汉卿的后代?!”

  “那是孔家的人?”

  “还有宋家的?!”

  七八个男女老少一现身顿时吸引住了现场所有人的目光。

  这些人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场之强大,身上佩戴的首饰和穿着更是叫人咋舌。

  一帮人快速到了九龙图跟前,现场的泡菜们纷纷不由自主的退闪开去。

  也就在这时候,一阵急冲冲的脚步声从楼梯口传来。

  众人回头一看,又是吃了一惊。

  来的好些人个人都是博物馆的幕后老板们,身后还跟着保镖。

  这些老板们快速到了那赵先生的跟前,非常礼貌和客气的向老先生欠身问好。

  两拨人的意外出来让现场的泡菜们完全没了脾气。

  当博物馆的工作人员出现彬彬有礼清场的时候,泡菜们对金锋报以最怨毒的目光,转身走人。

  那泡菜国的大国医朴极笆走到金锋跟前冷冷叫道:“我记住你了神州人。山不转水转,咱们来日再见”

  “有种一辈子别来我们泡菜国。”

  “你要敢来,我会给你一个终身难忘的教训!”

  金锋眼眉一挑,沉声说道:“既然你这么说了,那我还真都要去泡菜国走一遭了。”

  “滚回去,把你们东医宝典给我背熟了。”

  “记得黄帝内经圈起来,要考的。”

  朴极笆眨眨眼,没明白金锋这话的意思,冷哼一声,转身就走。

  李锡闵则不敢跟金锋对望,早就跑得不见了。今天这个人丢得实在是太大太大。

  朴极笆怒火冲冲的走出人群,冷不丁的看见一个小女孩正冲着自己笑着。

  那笑容里面充满了鄙夷和蔑视,让自己更加的羞愧恼怒。

  “妈妈,为什么泡菜国的医术能申遗,而我们祖国的中医却不能呢?”

  “他们的东医宝典全部都是翻译我们老祖宗的医书,整整八十三本。”

  “这都能申遗成功,是不是教科文组织眼睛瞎了?”

  站在小女孩身边的一个少妇轻声说道:“大国,要有大国气度。”

  “翻译过去的,根子上还是我们的。”

  “他们的文字根本无法支撑他们的东医宝典”

  “所以,教科文组织眼睛没瞎。这本书也就被入选了记忆遗产。”

  “无足轻重。”

  听到这话,朴极笆肺都快气炸了,冲着那少妇恶狠狠的说道:“女士,我有必要提醒你一句。”

  “我们的东医宝典是我们国家几十代人心血凝萃,并没有抄袭照搬”

  “请注意你说话的口气。”

  “小心我告你诽谤!”

  那少妇呵呵一下,眼眸轻抬,两道寒光飚射而出。

  顿时间,朴极笆浑身一抖,身子陡然间僵硬如铁,心跳瞬间停止,完全被那少妇的犀利眼剑给吓呆了。

  少妇冷冷的看了朴极笆一眼,嘴唇轻启冷冷说道:“你尽管去告。”

  “我,叫沧葭。”

  “鼎盛集团就是我开的。”

  “你的大金主李熙媛是我的姐妹。”

  此话一出来,朴极笆如遭雷击一般脑袋轰然炸开,面色死灰一片,呆呆的看着眼前的少妇沧葭,恐惧到了极点。

  忽然间,朴极笆冲着沧葭深深弯腰鞠躬,颤声叫道:“对不起沧葭女士。我不知道”

  少妇沧葭连多看朴极笆一眼的兴趣都没有,早已转过了身去。

  朴极笆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博物馆的。外面艳阳高照的天,自己身上却是感觉不到一丝一毫的暖意,浑身早已湿透。

  “妈妈。那个福瓜真的是嘉贵妃的吗?”

  “那个黑叔叔是不是在故意吹牛?”

  “鬼知道他吹没吹牛!”

  “翡翠倒是真的,老种满色。值个二十几万。”

  “妈妈,那宋家孔家的人来这里做什么?“

  “我都快一年没见着他们了。”

  “赵老爷子来拿九龙图。”

  “估计出了什么事。”

  “那九龙图不是波士顿博物馆买了的吗?怎么又是赵老太爷的?”

  “这幅九龙图是张学良老前辈当年托罗吉先生买的,一直就放在这里。”

  “现在,赵老爷子来拿这画,估计出了什么大事。”

  “哥伦比亚大学那边还有老前辈生前捐献的一批重宝不知道赵老爷子拿没拿?”

  “要是拿了,那就真正的出大事了。”

  母女俩躲在人群后面,低低的窃窃私语,静静的看着赵老先生一行人。

  赵老先生到了九龙图跟前,默默的凝望着九龙图,浑浊灰白的老眼珠子里闪过一抹沉穆萧瑟的光芒。

  从最右边的第一头龙开始,依次往左,看了那恩爱的夫妻双龙,再看到那潜龙盘旋在山林之间,再到最后那头飞天盘旋的苍龙。

  依次又看了陈容的题跋、乾隆和其他的人的题跋。

  最后,停留在太元子的题跋之上,久久的伫立不语。

  周围的人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口,无论是谁都在静静默默的看着。

  眼前的这一幅场景,就算是瞎子捂住耳朵都知道,绝对是大场面。

  站在赵老先生身后的宋家、孔家的一帮子气度不凡的男女老少静穆沉凝,肃容满面,气氛非常的沉重。

  也不知道过了多少时候,赵老先生终于看完了这幅九龙图,鼻息里发出长长的叹息。

  这时候,博物馆的几个老板齐齐上前站在赵老先生的跟前。

  为首的大老板白皮向赵老先生鞠躬行礼,预期和缓的说道。

  “尊敬的赵先生,按照您父亲当年跟我父亲签订的合约,九龙图陈放在本博物馆公开展览”

  “您作为张学良老先生唯一的后代,可以随时随地来取回这幅旷世名画。”

  “请允许我再次冒昧的问您一句”

  “您,是否真的要拿回九龙图?”

  赵老先生歪着身子无力的躺在轮椅上,默默艰难静静的点了点头,嘶哑的声音宛如最末的风中残烛。

  “我父亲当年留在这里,只是想要让另外一幅画出来。”

  “有了那幅画,就会找到一个人。”

  “可惜,这都过去了一百年了,那画也没出来”

  “那人,也是不见。”

  “而我就要离开这人世间去九泉之下陪伴我的父母”

  “我父亲他老人家这辈子最大的遗恨不是东北也不是古都安,更不是被囚禁的那些年”

  “而是一幅画,一个人。”

  众人默默的听着,眼神中现出阵阵的迷惘和困惑。

  是什么样的画和什么样的人让曾经的东北王如此的执迷,恋恋不忘整整了一百年。

  赵老先生帕金森的手无节奏的抖个不停,缓缓的抬了起来,在空中大幅度的摆动着,显得那样的凄零凄惨。

  身后的海军准将拿出了一份文件来递给了大老板白皮。

  “这份文件”

  “当年宋子文和孔祥熙先生都是见证人”

  “上面也有他们的签名”

  “这些都是他们的后代”

  “今天一起来,一起做个了结。”

  大老板白皮慎重的接过文件打开之后交给了自己律师,又从自己秘书那里拿过文件来交给律师。

  两份文件一比对之后,律师重重的点头确认。

  “赵先生,请您签字。”

  赵老先生努力的调整自己的手在新的文件上艰难的签署上自己的名字,歪歪斜斜,非常的难看。

  跟着,便是宋家孔家后代们的签字。

  做完这一切,大老板白皮重重的在文件上签署自己的名字。交还给了律师。

  律师再次点头。

  大老板白皮转过身命令关闭警报系统,掏出钥匙亲自上前打开了陈列柜子。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