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29 要是阎立本的画呢 捡漏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而金锋的眼光打在范德尔的身上,范德尔只感觉自己被一只东方的眼镜蛇盯上,禁不住浑身都炸了毛。

  知道诺曼主人的人有很多,但敢直呼诺曼合金大铁头绰号的人,自己还是第一次见到。

  这说明,眼前的这个神州人跟诺曼主人有着很深的瓜葛。

  金锋眼神中的不屑让自己火冒三丈,却是忍了又忍,重重冷哼一声,狞声叫道:“金锋先生,后天,我在你的帝都酒店等你。”

  “希望你的新闻发布会取得圆满成功。”

  撂下这句场面话,范德尔扭头就走。

  金锋呵呵笑了起来:“这就认怂了?”

  “合金大铁头的狗崽子也就这个逼样。”

  “怂逼!”

  “快点离开我的视线,别挡着老子修复这些字画。”

  范德尔当即停住脚步,钢牙都快咬成了橡皮泥。

  慢慢地,范德尔转过身来,露出最阴毒的笑容,轻声说道:“对不起,你刚说什么?”

  “你能修好这些字画?!”

  金锋旁若无人的点上烟,冲着范德尔吹了一口,半垂眼皮曼声说道:“那是当然。”

  “我的绰号叫做天工。”

  “知道什么是天工吗?”

  范德尔冷冷说道:“我不信!”

  金锋露出一抹浅浅的微笑,眼睛里的笑意更深了一分:“没要你信。只要你滚。我,现在要施展我的独门绝技了。”

  “你,还没那资格看老子的手段。”

  范德尔眼神有些游离不定,却是冷冷叫道:“既然你自认为那么厉害,那么那咱们就来试试。”

  “咱们就来打个赌。”

  “敢不敢?”

  顿了顿,范德尔冷笑了起来:“这些字画你要是能修复的话,我就把我私人珍藏的一幅画送给你。”

  “你要是输了”

  金锋毫不客气的打断了范德尔的话,一脸的冷漠:“你觉得一幅画能打动我吗?”

  “我手里的画作,从达芬奇到毕加索”

  范德尔同样毫不客气的打断了金锋的话:“要是阎立本的画呢?”

  听到这话的金锋顿时收紧了双瞳,露出一抹凝重。

  双方的眼剑在这一块再次对撞到一起。

  互不相让仇恨怒火,几乎就要迸发出来。

  金锋沉默了良久,指着范德尔寒声叫道:“我要输了,美洲文明的起源,让给你去发表。”

  范德尔一愣,随即嘶声叫道:“成交。”

  金锋握着烟的手指遥空点了点范德尔一下沉声说道:“我要是赢了你你敢不给阎立本的画、或是给的假的临摹的”

  “我敢保证你会后悔一辈子!”

  金锋冰冷如刀的话语打在范德尔的耳朵里,让范德尔禁不住头皮发麻,却是硬着脑袋大声叫道。

  “成交!”

  听到这话金锋笑了起来,丢掉烟蒂双手一动,众人只感觉一阵风卷过,金锋已经脱掉了西装。

  此时此刻的金锋慢慢地卷起了衣袖,仿佛变换了一个人似的,冲着馆长微笑说了几句话来。

  馆长跟几个董事眨眨眼睛,对于金锋的要求有些不解。

  金锋要求博物馆给自己提供几份罗纹纸和明宣纸。

  这两件东西博物馆好像真的有不起。

  听到这话,金锋脸都青了。

  没有原材料,自己怎么可能修复得了这些东西。

  一边的范德尔却是露出鄙视到极点的笑容,冲着金锋大声的叫着:“别耽搁时间黄皮猴子。”

  “你输不起吗?”

  “你是不是在故意的拖延时间?”

  “我看你怕是连美洲文明起源都是假消息吧。”

  “赶紧修”

  金锋冷冷的回怼了过去,转身又冲着馆长问了几句话。

  馆长和其他几个董事曾经见过神州修复大师们的手段,也明白没有对应的原材料是做不了修复的。

  就在这两难之间,一个董事忽然间重重拍了下脑袋,叫出声来。

  馆长一听也是恍然大悟,赶紧叫董事进了里屋又开了保险库,没一会就从保险库报出来一大堆的字画来。

  “金先生,我们馆所有的废弃神州字画都在这了。”

  “您看看有没有您需要的?”

  这些字画全是残损破烂到了极点,有的原色已经彻底消散,有的则是小半截,还有的则是这些年因为保管不当造成了永久性的损失。

  这些字画丢了可惜,留着却是没用,经过那董事的提醒,倒是派上了用场。

  自己的大包包里就有相应的材料,金锋就是不拿出来。

  这么做,肯定是有自己原因的。

  看见这些烂得不成形不成样,毫无修复机会的字画,金锋心里都快要把这些狗逼给恨死了。

  不过好在自己的目的得以实施,简直就是神来之笔。

  这一回,金锋不但要坑死范德尔,还要阴弗利尔博物馆一把。

  这些字画,老子全部要了。

  现在,就要借范德尔的手把这些字画给拿到手。

  计划已经算计好了!

  “哐当!”

  一声闷响传来!

  金锋将一个铁桶砸在工作台上,冷冷叫道。

  “先生们,请把你们的手机交出来。”

  “我们国家的绝密修复术,绝不会让你们偷学了过去。”

  金锋的这个要求每个人都表示理解,毕竟在以前的修复工作中,神州大师们也是这样要求的。

  范德尔冷笑连连,上前一步来,把自己的手机丢在铁桶里,冲着金锋点了点手指,做出了一个冷蔑的鄙视。

  所有人的手机都收集齐全,金锋默默地对眼前这些残损的国宝字画说了声对不起,金锋开始动手。

  把这些废弃的残损字画慢慢地一张一张的捡起来看个仔细,再慢慢的放下。

  足足花了半个多钟头,只把现场人都等到不耐烦了,金锋这才不慌不忙的把自己需要的残损字画挑拣出来。

  修复古字画的材料自己包里就有,一一取了出来摆好,再叫馆长把自己需要的附属设备准备好。

  修复间的空调开到最大,滚开的热水冒着腾腾的热气,慢慢的开始冷却。

  金锋慢吞吞的点上了香烟,冲着一边的范德尔诡异的笑了笑。

  也就在这个瞬间,金锋动了。

  双手出手如电,唰的下手一抖将我侬词书帖抖得笔直放入到调配好的试剂当中,叼着烟一脸散漫得意的看着范德尔。

  金锋的修复方法让周围的人大惊失色。

  现场在座的不乏研究神州字画的高手,馆长跟其中两个董事就是其一。

  他们是见过神州修复大师们的手段的,书画修复确实要用到水。

  行业的叫法叫做刷画。

  用特制的独门药剂刷画之后,会激活画纸的纤维,让画纸的保存延长。

  这种手段在神州很普遍,但对于老外们来说,那就是听天书一般。

  不过像金锋这样全部浸湿的手段,现场的人们还是第一次见到。

  看着金锋笃定从容阴笑迭迭的样子,范德尔心里涌起一阵不祥的预感。

  自己的成名虽然比弗里曼巴巴腾古里安考古三杰要迟,但身为寻宝世家出身的他,对神州历史和文物的研究那是极深。

  对于神州古玩古董的精通并不亚于考古三杰。

  他的修复手法似乎真的很独特。

  金锋的神色表情非常的随意,似乎还有些开心的样子,这更叫周围的人相当惊讶。

  同时也瞪大了眼睛,一眼不眨的盯着金锋,希望能看到金锋修复的秘术。

  时间过了五分钟,金锋唰的下伸手将我侬词书帖捞了起来,面不改色拎着轴头又是唰的下一抖。

  满天热乎乎的水珠飞溅开来,修复间内就跟下起了小雨一般,每个人都被这些雨点淋湿,却是浑然不觉。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