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10 打的好主意 捡漏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听了卢瑟夫的情报,陈小申当即就决定干他一票。

  开什么玩笑。

  宋夫人的宝库,想想都令人激动。

  当年宋夫人从离开宝岛前往第一帝国,足足带走了一百多个大箱子。

  这些大箱子里面的东西哪怕只有十分之一装着古董,那都是不可预估的惊世财富。

  光凭宋夫人百年寿诞上佩戴的那一套满绿翡翠来说,在当时就值一个亿。

  现在,更是翻了十倍!

  更别说还有其他的绝世甚至镇国级的宝贝。

  这些东西自打宋夫人去世后便自没了下落。

  只要拿到其中任意一件珍宝,东山再起绝不是奢望。

  于是乎,陈小申就召集了两个早年偷渡过来的同族加入到夺宝的行列中。

  卢瑟夫的别墅距离那所豪宅足足一千四百米,这是一个相当巨大的工程。

  好在这座豪宅现在正在挂牌出售期,看房的金主断断续续并没有了下文,才让打地洞得以继续下去。

  宋夫人在上世纪末期因为年纪大了体弱多病的原因搬离这里前往曼哈顿的高层公寓居住,那里看病非常的方便。

  这所豪宅也就卖了出去。

  当年神州内地的富豪并不像现在多如过江之卿,就连四十大盗的头子都还在蛰伏期。

  所以这所豪宅当年就被第一帝国的另一个家族买了去。

  直到前几年,居住在这处豪宅的主人老夫妇住腻了转售出来,瞬间就在神州同胞圈里掀起了一阵购买的狂风热潮。

  当时的标价是一千两百万,对于已经富裕起来的神州们来说这点钱不过是九牛一毛。

  卖房的当天就有七波人来看房,也算是创造了一个记录。

  但是在看过房子以后,很多人都打了退堂鼓,放弃了买房的念头。

  原因无非就是这座房屋在新世纪之初的时候全面重新装修过。

  这是当时买下豪宅的前主人夫妻俩干的。

  全面装修之后,这房子也就失去了最大的意义。

  除此之外,房屋里的很多东西比如最重要的家具之类的也已经全部换了新的。

  这样一来,整个豪仔也就只留下一个躯壳还有那么一点点的特殊的含义。

  后来这所宅子被一个无名氏买了下来,只来住过几次。

  到了去年下半年,这座豪宅再次被挂牌销售,却是吸引力早已大不如以前。

  有媒体报道说过,这座豪宅的主人已经身陷囹圄,彻底完蛋,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两个曾经风光无限的鉴宝大师现在沦落到挖地洞盗宝这种地步,也是没谁了。

  “泥巴挖出来没地堆了。车库已经堆不下了,你快点想法子。”

  “不然挖不下去。”

  “还有,再买两个大水泵回来,里面全是水,老子可不想被淹死。”

  吵吵闹闹拌嘴互相埋怨,忽然间卢瑟夫回头冲着正在炒菜的那人厉声大叫:“你他妈干什么?”

  “你想要让隔壁邻居报警吗?”

  “你想害死老子吗?”

  “蠢货。”

  说着卢瑟夫便自冲了过去,急速的关闭了油烟机。

  一下子,爆炒的油锅烟雾弥散,呛得在场的四个人不住的咳嗽。

  在第一帝国,人们并不像传说中的那么自由。

  老外对于油烟和噪音是非常的敏感的。

  以往发生过很多案例。

  老外闻到邻居家的油烟味很重,还带着辛辣无比的气息而报警。

  警察来了一看,才知道是神州同胞在做青椒炒肉。

  这种油烟污染最容易招来邻居的投诉和报警。

  尤其长岛这里是富人们的专属聚居区。

  一旦警察上门,那就有可能暴露。

  卢瑟夫气得来给了那炒菜的人重重一巴掌,压低声音痛斥出口。

  等到油烟散尽,陈小申几个人凑合点填饱肚子后,卢瑟夫跟随陈小申进入地道,检查进度。

  金锋只是在这间车库的门口瞥了一眼便自缩了回去。

  车库门口装着摄像头,由此可见卢瑟夫对这里非常的在意。

  抽身回到二楼,金锋慢慢悠悠的走了一圈,倒是没发现这所宅子里的机关暗门类的东西。

  这让自己有些困惑。

  按照卢芹斋这个人的性格来说,在自己的住的地方不藏点绝世珍宝和重宝绝对是说不过去的。

  卢芹斋从根子来说,还是神州老封建的血统和思想,这是埋藏在老一代每一个神州人骨子里的东西。

  加上他当时在神州古董商圈子里扛把子地位,只要神州出了某件重宝国宝,第一个见到的就是他。

  给的价格最高的也是他。

  在这种情况下,卢芹斋手里绝对是有好东西的,而且还是那种镇国级的重宝。

  到了晚年,卢芹斋散尽家财,捐的捐,卖的卖,就跟安思远一样,但作为这个老封建来说,那是绝对要留下一两件镇国级的东西传家的。

  就像是晋商徽商和天粤十三行那些顶级首富们,都会在自己的老宅子里买下几千斤甚至上万斤的金银留给后代。

  就像在那些特殊的时期,很多人家里为了保住老祖宗们的东西也是想了很多的法子。

  把那些珍贵的瓷器涂上丑陋的油漆当做盐罐油罐,把价值连城书画字画拆开糊墙,把金佛铜佛藏在墙体的夹层,把古书古籍故意弄脏丢在火炉子跟前当做引火的材料……

  就是通过这些最普通的法子让这些国宝得以最终逃过劫难保留下来。

  没找到这里的机关暗门,金锋有些气馁,不过并不在意。

  蹑步从阁楼里出来到了二楼,轻轻推开卢瑟夫的房间门,一股炎热的热气扑面而来,顿时眼瞳收到最紧。

  这房间是卢瑟夫的工作间。

  里面放置了很多的家伙什,全是金锋最熟悉最老式的修复工具器具以及众多的修复材料。

  房间里灯光很暗,空气中充斥了各种各样的特殊气味,非常的刺鼻。

  房间里的气温还非常的高。

  左边是一个小壁炉,里面烧然着的赫然是难得一见的钢碳。

  这钢碳可是只有神州才有得起的。

  靠窗的大桌子上面,还压着一张泛黄发黑的纸张。

  一看那纸张,金锋的神经就崩到最紧。

  “唐代生宣!”

  “鸡林纸!”

  “天呐,还有这种纸张的存在!?”

  虽然心脏都快要蹦跳出来,但金锋在这一块依然保持了最谨慎的冷静。

  这是卢瑟夫的工作间,每一个人对最私密的工作间那是有极深的布置的。

  一旦乱动了一件东西,哪怕只是留下了一个脚印,一个味道都会被敏感的主人发现。

  在辨明了工作间的一切以后,金锋慢慢的靠近了那张工作台。

  距离两米的时候,金锋停住了脚步。

  自己绝不能再过去了。

  卢瑟夫在这间房间留下的气场很浓,自己过去就会破坏他的气场。如果卢瑟夫懂行的话,势必就会发现异常,从而得知有人进入了自己的房间。

  隔着两米的距离足以看清楚眼前的一切。

  在那张工作台上的生宣纸上,赫然画着一匹肥硕矫健,几乎破纸而出的骏马。

  “照夜白!!!”

  这画上面的马儿赫然就是照夜白!

  唐玄宗最爱的战马之一!

  只不过这马可不是大都会博物馆珍藏的照夜白。

  而是……伪作。

  赝品!

  纸是唐代的生宣鸡林纸。但比起照夜白的原作来说,依然不够老不够旧,颜色也不够黑与深。

  在这张同样属于唐代的生宣鸡林纸上,还有很多名人的印戳和题跋,都是做好的了。

  整体看起来跟真迹几乎一模一样,一般无二。

  从工作台上的几百种的工具来看,这个卢瑟夫竟然也是一个作伪的高手。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