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05 以牙还牙 捡漏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一位站到金锋跟前举起右手冷冷叱喝出声。

  金锋轻蔑的笑了起来,回头说道:“巴巴腾、古里安,给我做个证。”

  “免得到时候有人不认账。”

  说完这话,金锋慢慢的举起了双手。

  上前来立刻对金锋开始搜身,一圈两圈,三圈

  从上到下把金锋的包包全部搜了个遍,却是根本没有找到杰拉德嘴里的那只表。

  这回杰拉德不信了。

  自己刚才明明就把表塞在金锋包里的,怎么可能就不见了。

  也感到很奇怪,又搜了一遍依然没有发现。冲着杰拉德轻轻使了眼色。

  “你你把表转移了。对,你把表转移了。”

  面对杰拉德的再一次诬蔑,金锋露出意味深长的淡漠一笑。

  平静的从包包里摸出几本证件和护照,一一丢在桌上。

  “我,金锋。”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

  “国际刑警总部”

  平平静静轻轻松松的报出自己的身份,跟着金锋抹下自己腕表丢在桌上。

  瞬间,人们就被金锋这只满镶钻的龙表惊艳到了。

  当金锋报出这是百达翡丽唯一一只给神州末代皇帝定制的龙表的时候,现场的人顿时倒吸了一口冷气。

  这时候,金锋再取下了自己的吊坠随意的丢在了桌上。

  刹那间,一抹深蓝深邃的光芒冲天而起,摄魂夺魄的蓝光让现场的人尽皆失色。

  “这是这是”

  “高卢鸡之蓝!?”

  “是不是高卢鸡之蓝?”

  “就是他,就是他!”

  “希望之钻!”

  “我的上帝,他不是失踪了吗?怎么会出世了?”

  “上帝啊圣母啊,希望之钻现世了。”

  巴巴腾一下子捧住这枚鸡蛋大小的蓝钻,定眼一看上面的白金包嵌,顿时惊叫连连。

  周围的全都被吓着了,露出深深的迷醉和贪婪。

  高卢鸡之蓝是世界上十大最著名的钻石之一,也被叫做最美蓝钻,希望之钻。

  原产地是在天竺,后来被商人买回来卖给了最富有的国王路易十四。

  到了大革命时期,这颗蓝钻失窃。二十年后再度现身又复消失,直至现在。

  这枚蓝宝是在中立国银行戈林保险箱里找到的。跟圣枪放在一起。

  金锋冲着杰拉德冷笑,清冷的脸色现出一抹狰狞的杀机。

  “杰拉德先生,你觉得像我这么富有的人,会看得上你的那只卡地亚腕表吗?”

  “你觉得,你身上所有的一切包括你的**加起来能有我的表值钱?还是能有我的身份值钱?”

  “包括在座的各位浪漫之都的富豪们,你们身上的首饰加起来有我这颗希望之钻值钱吗?”

  这句话不但把杰拉德骂了进去,连同在场的贵胄们也被奚落了一番。

  “你在我面前,就是一个穷逼!”

  “我把救世主上面的一坨颜料抠下来,就够你吃一年。”

  “还卡地亚钻表?就凭你身上穿的这身已经过时一年的西装,也只能配戴戴穷逼卡地亚。”

  这话出来,现场的人尽皆变了颜色。

  金锋从桌上捞起一把钥匙冲着杰拉德晃了晃,冷笑说道。

  “这是你们标志集团送给代言人的特制版座驾。”

  “无价之宝!”

  “现在,这辆座驾属于我,就在外面停着。”

  听到这话,众人面色一滞,呼吸顿停,真真正正的被吓着了。

  杰拉德更是震惊当场。

  金锋冷蔑的看着杰拉德,冷冷说道:“我能代言人坐在一起喝一下午的咖啡、更能把里奥议长办公室的图书馆搬空”

  “你在我面前连只狗都不如,包括你的家族,包括你的一切”

  “听懂我的话了吗?”

  “白皮狗杂种畜生。”

  听到这话,杰拉德顿时涨红了脸,脸色极为难堪,脑子更是一片混乱。

  自己万万没想到,眼前的这个黄皮猴子竟然会这么富有。富有得来颠覆了自己的认知。

  更没想象得到,这个黄皮猴子能有这么好的关系。

  能跟代言人喝一下午的咖啡,还能得到代言人的馈赠。

  这,简直颠覆了所有人的认知。

  自己身上带着的那些首饰和钻石袖扣在金锋跟前,简直不值一提。

  **裸的炫富和羞辱让杰拉德更是觉得浑身难受,就跟千万只蚂蚁在自己身上乱爬乱咬,一张脸又红又白,完全失去了应有的风度。

  “我觉得你应该向金锋委员先生道歉。”

  “尊敬的小杰拉德先生。”

  “对,道歉。你必须道歉。”

  周围的名流贵胄和高官们急声的催促着杰拉德。

  开什么玩笑啊。

  有史以来还从来没听说过代言人老祖宗把自己的车送给别人的。

  光是这一点,就足以让所有人的心吓得四分五裂。

  杰拉德有些心慌了。

  不仅仅是因为金锋的身份,而是到现在为止,自己都没搞清楚为什么自己的表会从金锋的身上消失了。

  那只卡地亚表虽然没金锋的龙表值钱,但也是几十万欧。

  这要是没了的话,那就是损失大了。

  “金先生对不起。”

  在众人的重重压力下,杰拉德终于开口向金锋说了对不起。

  然而金锋却是抬起了左手,冷冷说道:“我不接受你的道歉。”

  这话一出来,周围的人又是一愣。

  金锋寒声叫道:“我不是贵族也不是君子。我只信奉一句话。”

  “以牙还牙以血还血!”

  阴冷的声音从金锋嘴里冒出来,巴巴腾跟古来安顿时心头一凉。

  只听看金锋抬臂一指,狞声叫道:“我现在正式报警。”

  “你诬蔑我。栽赃陷害我。”

  “这是对我人格和名誉的最大侮辱。”

  “我要起诉你。”

  “这场官司,我要打得你家破人亡!”

  “我要让你们杰拉德家族倾家荡产!”

  杰拉德慌浑身一个哆嗦,大声叫嚷着:“我没有,我没有”

  金锋厉声叫道:“你敢说没有?”

  “当着各位女生先生们的面,你敢不敢自证清白?敢不敢像我一样,把你包包里所有的东西全都拿出来。”

  “那样的话,我或许就可以考虑放过你这只骄傲的高卢鸡小畜生。”

  杰拉德慌了神,二话不说当着所有的面就把自己包包里的东西一股脑的掏了出来。

  生怕速度慢了一点,金锋就会反悔。

  像金锋这样的财力和势力,杰拉德还真的害怕。

  一时间,杰拉德心里涌起无尽的悔意,后悔自己带着有色眼镜看人,后悔自己没打听清楚金锋的身份就栽赃陷害金锋。

  “表!”

  “表!”

  “这是他的表。”

  “这是杰拉德的表。”

  黄薇静忽然间尖叫起来,指着杰拉德掏出来的一只表大声的叫喊着。

  周围的名流富豪,高官贵胄和名模超模们全都失声,怔怔呆呆的看着桌上的那只表。

  那只从杰拉德自己包里掏出来的失窃的卡地亚表。

  这一幕出来,巴巴腾跟古里安也看懵了。

  旁边的两个警察也看傻了。

  几十双眼睛的注视下,这还不是栽赃又是什么?

  这不是陷害不是诬蔑又是什么?

  栽赃陷害又被抓了现形,这简直就是不可原谅不可饶恕的卑鄙恶劣的行径。

  一时间,所有人都愤怒了。

  忽然间,一个半百中年人上前来拿起一个桌上的一个塑料袋子,看了看里面的白色粉末,打开之后轻轻一嗅,慢慢转过了头来。

  “杰拉德,这是什么?”

  这个中年人可是高卢鸡国专门打击毒品走私的高级官员。

  杰拉德陡然眼睛鼓起老大,亡魂皆冒,一把上前就要去抢夺那个袋子,却是为时已晚。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