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27 神州第一龙 捡漏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像神州从墓里出来的黑货也是这么个手段经东瀛之手再流入欧罗巴和第一帝国,挂各个没落贵族的家传珍藏的名头堂而皇之的拍。手机端 m

  第一次拍不一定能回流到神州。

  除非是天价物品。

  第一次拍往往会给出一个额定价格,跟着这东西再由其他人接手压个两三年。

  间再炒作一下,等到放出来的时候,不但是传世品,而且价格也会翻几倍几十倍。

  这是白皮们的操作技巧。张丹在国际刑警干了两年,对这些路数基本摸清。

  通过金锋的嘴里说出来,闫海喜被唬得一愣一愣的。

  对于他这只盘踞在东北的小老虎,金锋说的这些话无疑是天书一般。

  自己的眼界……跟金锋起来,差了何止半个太平洋。

  同时,金锋的话也让闫海喜看见了一条铺满金砖的黄金大道。

  在现如今物走私打击日趋严重的今天,稍微有点风吹草动要人头落地的今天……

  金锋的到来无疑是让自己打开了一道无法想象的财门。

  前些日子……九层妖塔附近的那批货让自己损失惨重,幸好自己手脚干净,遥控层层指挥没把自己折了。

  挤压在手里的东西,或许这一次能全部出手,赚他个盆满钵满。

  接下来,闫海喜满堆微跟金锋拉了会家常吹了会风花雪月,不经意的询问了金锋最重要的一个问题。

  那是付款的方式。

  而金锋的回答更是叫闫海喜大开了眼界,颠覆了认知。

  离岸公司!

  地下通道!

  资本回流!

  黄金储备!

  股票变现!

  这些专业术语出来直把闫海喜听得头皮发麻!

  看着金锋滔滔不绝讲述,闫海喜只感觉自己这辈子都他妈白活了。

  在人金锋跟前,自己这头东北虎渤海龙是一个小米渣。

  连续的试探之后,闫海喜也觉得时机很成熟了。

  再不拿点东西出来表示诚意,那太说不过去了。

  黑色的塑料口袋递到了金锋的跟前,请金爷给手掌眼。

  塑料口袋里面的东西也三件。

  还没拿出来只是摸到其一件的时候,金锋已经微微变色。

  “玉兽玦!!!”

  潇洒自若的放下酒杯,叼着烟把这个c形龙拆掉泡沫,一道青光在雾气茫茫的温泉池透射而起,直刺金锋眼瞳。

  “红山c形龙!!!”

  “稀世重宝!”

  这是怎样的一个c形龙呀。

  如古代的蚊帐钩子一般,又酷似英字母c。

  口闭吻长,鼻端前突,翘起棱,端面截平。

  龙吻挑,方圆正,躯身似勾月,长鬣极具动感,眼睛不过最朴素的线条却彰显出神秘古朴的古老韵味。

  这是远古人类万物有灵最真实的写照。

  这只c形龙高足有三十厘米,龙身呈现出非常动感的弯曲形状,古朴雄浑,握在手的那份重量也让金锋深深动容。

  c形龙那是红山化最典型的代表之一。当年号称神州第一龙的c形龙金锋手里的这个要高五公分。

  那是青玉的,金锋手里这个确实极其罕见的白玉!

  像这么大个的白玉c形龙,别说金锋是第一次见到,算是整个神州,也是第一次出世。

  太珍贵了!

  素面光洁,沁色自然,腹部间有圆孔,孔洞是斜的,这是因为当时的制玉手段低下的原因所造。

  在五六千年以前,正是从新石器时代向农业明时代转移的事情,制玉的手段是采用的最古老最原始的工具钻孔。

  利用动物的骨头双面对钻。这么一来,往往心对不准,除了有台阶痕迹之外,还有孔洞外大里小的蜂窝状。

  钻孔留下来的粗砺的螺旋纹更是清晰可见。

  握着这个白玉c形龙,那是握住一段最厚重的历史。

  公元前三千年前,最牛逼的罗马国还他妈是一个不毛之地。

  这个时间段最伟大的古金字塔明才刚刚诞生第一个法老,历史却是找不到证明这个时代存在的任何证据。

  只有在咱们神州,才有这样最直接的证据,证明了公元前三千年前,我们的老祖宗不但会种地,而且还会玩玉。

  玩玉,我们是全世界的老祖宗。

  红山c形龙被誉为最早的龙的形状。我们自称龙的传人,那是有历史依据的。

  这,是依据,也是铁一般的事实。

  最早发现红山龙的是一个叫张凤祥的农民。当时日子非常困难,几个月都见不到一点点荤腥,为了补贴家用张凤祥到后山种树。

  从一个洞里边挖出这么一个铁疙瘩来,张凤祥也不在意带了回去给自己的弟弟当起了玩具,整天来回拖着玩。

  别以为这是玩笑。

  那时候农村里全是土路,这个铁疙瘩拖在土路屁事没有。

  直到有一天,铁圪塔面的锈迹掉了一大块下来才露出了本来的颜色。

  刨弄干净之后才发现这是一块玉。

  这玩意搁在家里没用又看着不爽,张凤祥的舅舅让张凤祥把这个玉钩子拿旗里切了做两个烟嘴。

  那时候玉烟嘴可是了不得的东西,工匠开价三十块的工钱,这事也黄了。

  开什么玩笑啊。那些年的三十块,都他妈能买大队的三间房子了。

  后来张凤祥老爹病了,没钱治病,这东西拿到旗里化馆找人卖。

  那时候物保护刚刚兴起,化馆都在收东西,张凤祥把这玩意拿去换了三十块给自己老爹治病。

  三十块在当时真的是巨款了。

  这玩意被旗里化馆一放是十几年,直到红山大墓出土玉猪龙现世,这一快神的玉猪龙才轰动了全世界。

  根据后面专家们的推断,这玉龙也是夏朝的图腾。

  这个有些牵强附会的推论并没有受到多大的响应,夏鼎也没表态。

  但结果不论如何,红山玉龙那是咱们老祖先最早的龙的实物证据,这一点毋庸置疑。

  “好东西!”

  金锋由衷了赞叹了一句,嘴角扯起老高:“阎王爷深藏不露,佩服。”

  闫海喜呵呵笑了起来,又喝了一大杯的茅台,眼睛里满满的得意。

  这玩意儿,可是自己压了很多年压箱底的宝贝。

  任谁来了都没拿出来过的。

  他自己也明白,这玩意放出去,自己不但钱拿不到,连脑袋都得搬家。

  他在等一个机会。

  等一个绝世的机会才会出手。

  这个机会,让他等着了。

  果然不出所料,这个玉兽玦一出来,效果那是刚刚的。

  “慢慢看啊,金爷。惊喜还在后面儿。”

  金锋哦了一声,抬手把玉兽玦小心翼翼放在毛巾,又拿起第二个物件。

  同样也是泡沫塑料包着,还包得很严实,证明闫海喜对这些东西保管很严密。

  手摸着的感觉像是一个瓷器,慢慢打开来瞅了一眼,金锋的手轻轻一摸便自有了答案。

  后续的拆解不用再继续,金锋神色清冷带着一抹不屑把这玩意放到一边去。

  这个明显的瞧不起的神色被闫海喜看在眼里不由得咯噔了一下,咝了一声,小声翼翼的询问金锋。

  金锋的回应顿时叫闫海喜吓了一跳,灿灿的笑着,浑身一阵阵的辛辣。

  第二件东西是老的,不过却是个残器。

  一个满清早期的玛瑙碗,红白相间,透明度极高,碗壁纤薄的程度都能赶痕都斯坦玉碗。

  在纤薄如斯的碗壁之,竟然还阴刻着各种吉祥图案,可谓是巧夺天工。

  都知道玛瑙的个头极小,在满清那会,得需要多大个头的玛瑙才能做出这个一个绝世的碗来。

  本书来自

  本书来自  https:////xhtml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