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47 帮个忙 捡漏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梵青竹心怀一荡,心道他竟然还记得这么清楚,禁不住前要去抱金锋,却是有些头晕往后坐了下来。

  纤细的手抱着柔软雪白的天鹅绒抱枕,轻轻的咳嗽了下,温柔的看着金锋。

  眼前的金锋跟脑海里的金锋交织分割最后重叠,轻轻的闭了眼睛,沉沉睡去。

  这一睡是两个小时,等到自己醒来,朦胧迷糊间只看见一尊凌波仙子的观自在菩萨正跌伽坐在莲台笑盈盈的看着自己。

  那笑容非常的柔美,目光充满了慈爱。

  衣袂飘飘,璎珞佩环,长裙薄柔,那容貌简直跟自己一模一样。

  耳畔传来声声梵唱,叫人的心安静安定,仿佛进入了极乐世界,满是飞天的天女,异香扑鼻,没有烦恼没有忧愁,更没有痛苦。

  一时间,梵青竹轻轻的呻吟出声,痴痴的看着那观音菩萨,又忍不住的要沉睡过去。

  自己,好累。

  忽然间,梵青竹清醒过来,一下子坐起身子,张大了小嘴,怔怔的看着近在咫尺的观音菩萨,彻底的惊呆了。

  这哪是什么水月观音,这是一座硕大无的白玉观音坐像。

  通高几乎有两尺,下面是一尺多高的紫檀莲座。

  观音坐像跟原先的水月观音造型几乎同出一辙,但却是由金灿灿变成了白生生,莹润半透,美到了极致。

  梵青竹呆滞了半响,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轻轻抬手抚摸着这尊白玉观音,却是觉得亵渎了菩萨,一下子又缩了回去。

  “和田……和田玉?”

  “这是和田玉籽料?”

  “金锋……”

  门外传来一声应承,金锋走了出来。手里端着一个黑乎乎的药递给了梵青竹。

  梵青竹依旧呆呆的看着这尊和田玉水月观音,越看越觉得不可思议,越看越觉得自己这些年都白活了。

  那是一个块头超大的白玉观音,横宽跟立高尺寸几乎完全一样。整体白玉无瑕赫然是那纯度一级白的白玉。

  玉质细腻柔润,冰肌玉骨,一体成型,震撼到了极致。

  再看那观音造型,灵芝浑厚,饱满灵动,舒展婀娜,精细入微。方寸之间,镂雕、浮雕、浅浮雕、深雕运用得出神入化。

  算梵青竹是大户人家,在看见这尊白玉观音的时候也被深深的震撼。

  太美了!

  这么大的籽料一级白玉观音,现在没几亿根本拿不下来。

  几亿只是料子的钱,更重要的雕工……

  在百年前要想雕出这样的大件,算是顶级大工匠也得耗费几年甚至十几年的功夫才能做得出来。

  这样的神级玉雕算是拿到星洲斗宝去,都是绝无仅有独一无二的重宝。

  仿佛猜到了梵青竹的心思,金锋轻声说道:“早知道来你这里走一趟。有了她,李圣尊怕是要被气死。”

  “她值多少钱?”

  本能的,梵青竹还是问出了心里的疑问。

  金锋静静的看着白玉观音,轻声说道:“无价之宝。镇国之宝大禹治水大山子更美。”

  “这种雕工,黄鑫都做不出来。”

  “喝药吧。”

  梵青竹蹙眉微微,端着药像一个小孩子一般低低说道:“我又没病……能不能不喝?”

  “不能。”

  “好吧。”

  嘴里虽然答应着金锋,但梵青竹却是墨迹了好久在金锋凌厉的眼神下极不情愿的咬牙闭眼喝下了苦苦的药。

  “这观音是怎么来的?”

  “为什么要做伪装?”

  面对梵青竹的问题,金锋也是无从回应。

  自己还真的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类似的神级玉雕,堪称鬼斧神工、登峰造极。

  明清两朝皇宫的各种记录里也没有提到这件东西。

  光是从造型和雕工来看,金锋也只能估计出大致的年代。

  观音雕件自己也全部看过,并没有发现玉雕师留下来的任何印记,也让这尊玉观音来历出处成为了一个千古之谜。

  地堆满了一大堆的金箔,估计得有一斤多。金箔之下还有不少的棉絮将观音包裹,保护得极好。

  莲座是普通的楠木的,样式造型为明代期,属于后配。

  也说是玉观音跟莲座是故意人为的连接在一起,至于什么时候做的,金锋同样找不到答案。

  几百年的东西藏得这么深都被金锋给揪了出来,一边的梵青竹除了震惊还是震撼。

  看着那跟自己相貌有五六分相似的玉观音,梵青竹涌起一阵阵恍惚。

  要是自己死了,能寄魂在观音,一辈子看着他陪着他,那该有多好啊。

  不知不觉,情到深处的梵青竹轻轻的保住正在拾摞金箔的金锋,整个身体紧紧的用力的贴着金锋的后背。

  小小的臻首搭在金锋宽实的肩头:“时光易老,人心易变。向来缘浅,奈何情深,金锋……”

  “我多想……多想跟你在一起啊。”

  “那时候,我喜欢夏侯吉驰主动追他却闹了个天大的笑话……从那以后我把我自己关起来……”

  “直到遇见你。”

  “你把我从渣土堆里刨出来,而我却对你那么不好……我现在想到都会心痛。”

  “佛家说不想不会痛,可,不想你,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一行热泪滴落在金锋的后颈,拉出一条短短的泪线化作浅浅的泪痕,慢慢渗入金锋的身体。

  “祝你和子墨幸福。”

  蚊子般的细语,情人决绝的呢喃,心痛如冰。

  金锋反手握住梵青竹冰冷的小手,头往后仰,梵青竹的侧脸紧紧摩挲着金锋的粗糙脸庞。

  “会好的。我会医好你。”

  梵青竹娇躯一震,身子慢慢僵硬,流着泪含笑说道:“我又没病。”

  “我真的没病。你不信,我撕个一字马给你看看。”

  这时候,小丫头的身影慢慢出现在门口,静静的说道:“他们来了。”

  梵青竹玉脸轻变,握住金锋的手,低低说道:“别去。别理他们。”

  “他们不敢把你怎么样的。”

  金锋浅浅一笑,轻声说道:“帮我个忙。”

  梵青竹整肃着脸:“好。”

  “天热,帮我剃个头。”

  “光头。”

  西子湖畔,烟花三月,游人如织。

  春雨已经停了,温暖的阳光散漫的照在西湖水面,泛起亿万道的金光。

  山水灵韵天人合一,一幢幢的白墙翠绿掩印传来低缓凄迷的昆曲,繁华似梦。

  在人们欣赏着大好的美景间,远处,两列黄褐色的队伍快步而来。

  周围的游客们有些怪,继而却是愣住了。

  两列黄褐色的队伍竟然是那一群群亮光光的和尚。

  这群和尚年纪轻轻,身材精廋而魁梧,目光犀利而沉凝,步伐稳健有力,周身劲气勃发,活脱脱的一群八部天龙金身罗汉下界。

  长长的队伍将整个片区的西子湖畔全部站满,罗汉们齐齐转身将整个区域围在其,面对其一幢小洋楼,静肃不动变成雕像。

  “少林武僧!”

  在游客们惊惑不定的时分,暗地里惊呼出声的时候,只见着灵隐寺山门外出现了一片黄色的人潮海浪。

  那海浪如同是钱塘江大潮打在石壁漫卷的滔滔巨浪,一幕一幕,一浪一浪,摧枯拉朽席卷全场。

  一声声佛号在此时此刻响彻云端,灵隐寺的钟声在这一刻史无前例的提前响起。

  一声接着一声,洪钟如雷传遍四方,震颤人心。

  梵音在这一刻陡然间高亢起来,西天之外,七彩晚霞遮盖夕阳,将半个西天映照得一片绚烂,宛如仙境。

  黄色黄褐色的钱塘巨浪渐渐逼近到现场,人们在这一刻猛然间发现了绝不可能的一幕。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