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5 冲我来的 捡漏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1195冲我来的

  这段时间梵青竹一直守在外面,不停的发着微信。

  微信的那一头不是别人,正是王晓歆。

  王晓歆跟梵青竹两个人自打和解之后,更是达成了某种默契。

  两个人都是冰雪聪明的女孩,根本不需要捅破那层窗户纸,所做的一切也一个目的。

  从王晓歆给梵青竹发的内容来看,现在的形势已经相当严峻了。

  夏鼎这个位置在外人看来并没有什么多大的吸引力。之所以能有这么大的轰动效应,全是靠着夏鼎的人格魅力在撑着。

  其实,事实并非如此。

  只有知道内幕的人,才深深的明白,夏鼎这个位置有多么多么的重要。

  神州考古、历史、古董鉴定、风水堪舆、海外援助都由夏鼎了说了算。

  所有资源所有人力物力任由夏鼎调动调用。

  神州国内国外四大顶级战队,天杀、特科、战狼、长缨皆可以随时随地的调动指挥。

  至于其他单位,那更不在话下。

  简单说起来,一句话。

  只对一个人负责。

  恐怖如斯。

  特科天杀的先斩后奏、山海地质队的专权独奏,在夏鼎跟前,那是渣。

  渣渣的渣渣。

  如此显赫到爆的位置,谁不心动!

  谁不想坐那个位置?

  没有人不想。

  没有一个人能抗拒这个恐怖权力的天大诱惑!

  可惜,整个神州,有资格坐这个位置的人,寥若晨星。

  因为这个人不但要精通通晓整个神州下五千的历史,更要对神州的天地理、风水堪舆、历史遗迹、风土人情了若指掌,更要对考古发掘、古玩古董如数家珍。

  这个位置,涉及到太多的神州绝密和永不解密的机密。

  所以,他还需要最重要的统领全局的实力以及关键时刻的决心和魄力。

  这个位置有多重要,只有局内人才明白。同时,也只有局内人才深深的了解……

  能坐这个位置,需要多么强大的实力。

  王晓歆那边已经离线,证明王晓歆一帮子人已经在秘密的开会,等待结果。

  形势相当的不容乐观,看不见的拼杀看得见的血腥更加残暴一万倍。

  金锋……肯定必然是候选名单之一,因为,整个神州符合那些最严苛条件的人,一只手都数不完。

  金锋什么都符合,是……是资历太浅,性格太刚。

  这是金锋最致命的两个弱点,被选的几率……

  真的很小,很小。

  经过昨晚的事以后,梵青竹明白了金锋的心意,也不在乎金锋能不能选。

  她最担心的是,那些人坐那个位置以后,金锋的安危和处境。

  金锋这些年,得罪了太多的人,都是化解不开的冤仇。

  他们,不会放过金锋的。

  金锋拥有太多太多的珍宝,星洲一战暴露了金锋所有的底牌,这些珍宝令每一个人都疯狂。

  还有金锋赢得的那些天数字的资金,更是叫无数人眼红到了极点。

  身为神州顶级世家,梵青竹看过听过太多太多怀璧其罪,所以她才会为金锋感到深深的担忧。

  如果金锋放弃一切到了国外,那正了他们的下怀。

  还有国外最大的威胁,星洲绝对不会放过金锋,还有那天下第一大帮司徒家族。

  他们跟星洲李家是一伙的。

  斗宝之战掏空了李家下,更叫司徒家族蒙受了前所未有的重创。

  这是天下第一大帮成立三百年来最大的耻辱。

  这个仇,司徒家族必报无疑。

  除此之外,还有道门,还有佛门。

  金锋手里握着道尊至宝的道经师宝神印和张家七**印之一的九老仙都君印。

  道门肯定要收回去。

  金锋,肯定不会答应。

  两方肯定还有一场大战,绝对免不了。

  还有佛门。

  佛门绝不可能会让一个私人持有佛陀真身舍利的海龙佛牙。

  这,也会有一场较量。

  想着想着,梵青竹自己都被自己吓着了。

  这么多的难关,金锋,怎么去闯啊?

  他,太苦了。

  他要承受的实在是太多太重了。

  这太不公平了。

  想着想着,梵青竹眼泪又不争气的淌了出来。

  一张洁白清香的纸巾递到梵青竹跟前,耳畔传来金锋低沉磁性的声音。

  “生命很痛苦,要学会承受。”

  “别哭。”

  梵青竹流着泪点头,擦去眼泪咬着唇婉转一笑,柔声说道:“做好了?”

  金锋平静点头:“要等四个小时才好。”

  正说话间,金锋的电话响了起来,接听以后默默放下,露出一抹异色。

  “怎么了?”

  面对梵青竹的询问,金锋轻轻抿嘴:“针对我的。”

  “你说得对,他们不会放过我。”

  梵青竹玉脸轻变,愤声叫道:“是夏玉周还是周皓?”

  金锋回头跟屋子里的徐新华打了声招呼,背包包淡漠说道:“管他是谁?”

  “踩过去是。”

  话语间豪情万丈,一瞬间梵青竹又看到了南海之如一个长枪直杀天外的金锋。

  芳心阵阵颤栗,昔日的神眼金,又回来了。

  开着车狂奔一气去了天都城的进城关卡管理处,许久不见的草龟仔见到金锋的当口,苍白的脸终于露出一抹惨淡的微笑。

  “锋哥你总算来了。”

  “大小姐跟少爷的电话都打不通,只有求你了。”

  金锋轻声说道:“冲我来的。辛苦你了。”

  “太易太初呢?”

  草龟仔轻轻一指,带着一抹愤怒:“吊他老母嗨。”

  “我报了大小姐和少爷的名字都不管用。”

  “也不知道哪根筋不对。”

  进入安检大院,金锋看见了自己收养的那对白老虎。

  那是一对非常的罕见的幼年白老虎,个头个子起一般的老虎要高一头,但身子骨却是很瘦。

  虽然关在铁笼子里,却是依旧威风凛凛。

  铁笼子粗粗的螺纹钢筋现出一道道深深的虎爪印,足以证明这对野生的白老虎有多么的凶悍。

  一对白老虎还是野生的,世界也找不出第二对来。

  金锋葡一进来的刹那,两只白老虎汗毛一下子竖立起来,在铁笼子不停的转着圈,样子非常暴躁。

  “不错不错,好些年没见着这么漂亮的白老虎了。”

  “竟然还是野生的。真是太感谢你们边检了。”

  “又为我们动物园添了一对镇园之宝啊,呵呵……”

  一帮子人正围着这对白老虎嘻嘻哈哈的叫着笑着,一个年人摆摆手叫道。

  “来来来,先打一针麻醉再疫苗,完了拖走,时间可不等人。”

  这时候,金锋刚好走近,听见这话,勃然变色。

  那几个人围着笼子,手里拿着麻醉吹管要对吹那白老虎。

  金锋二话不说,包里摸出手机砸了过去,正打吹管人的手腕,当即那人痛嚎出声,歪倒一边。

  手里的吹管顺势一偏,管筒的麻醉针嗖的下飞射出来,不偏不倚射到那年人的身。

  那年人呆呆的看着自己的身的麻醉针,急忙扯了出来,回头一看,顿时怒火烧。

  “你他妈的……干……什么……”

  后面的话已经捋不清楚,麻醉剂的效果飞速的显现出来,那年人慢慢的坐倒在地,身子不住的歪来倒去。

  其他几个人面色一变冲了来,指着金锋痛骂出声。

  “你他妈谁啊你?”

  金锋轻声说道:“我如果是你,那先救你们的领导。”

  “给老虎用的麻醉剂,分量可不低。”

  “人,可受不了。”

  听见这话,一帮子人顿时慌了神,急忙回头拖着年人往车里拽,开车狂奔医院。

  金锋冷蔑一笑,转头过来,冷冷说道:“叫管事的出来。”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