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57 无可阻挡 捡漏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星洲下在这一刻被金锋这声狂吼震得东倒西歪,站立不稳。

  无数神州血脉在这一刻呆呆傻傻的望着金锋手的那尊长颈八棱瓶,紧握双拳,泪如雨下。

  所有的光柱打在金锋手的八棱长颈瓶。

  那是怎样的一尊绝世神瓷!

  如最顶级的羊脂玉般莹润!

  如最薄的玻璃一般通透!

  如最梦幻一般的颜色!

  “明如镜!”

  “声如磬!”

  “薄如纸!”

  “青如天!”

  柴窑!

  绝世神瓷!

  柴窑!

  绝世神瓷!

  最完整的一尊柴窑!

  出世!

  这,是金锋在星洲古玩市场花了两百刀郎捡的绝世大漏!

  神瓷柴窑!

  那黑色釉面不过是柴窑的伪装,算伪装再好,也逃不过金锋的鹰视狼顾。

  金锋刚才所做一切,是为了将柴窑伪装烧除。

  惊天一击,再现会场!

  站在评委席的夏鼎见到那尊柴窑的时候,紧紧的咬着牙,紧紧的握紧了拳头,身子哆嗦颤栗着,慢慢的低下头颅。

  紧握了好久的松皮般的拳头缓缓的松开。

  颤抖的手轻轻的,慢慢的,握住了跟前那尊柴窑残器。

  一时间,熟悉的感觉涌心间,眼前又浮现出这一尊柴窑残器的过往。

  康熙墓里出来的东西。

  这是当年康熙墓里挖出来的东西。

  自己亲自过过手的重宝。

  那时候局势混乱,为了抢夺这件柴窑,自己的腿……

  自己的腿是这么废了的。

  自己的枕头下面,放着这块残片。

  放了整整七十三年。

  算是这样,夏鼎当初也没有保住这件柴窑,引为生平最大憾事。

  这七十三年来,自己没有一天不在找这件神瓷。

  直到,金锋赢得了这一局的胜利,夏鼎,这才敢手这尊神瓷。

  整整七十三年了,再见神瓷,夏鼎已然泪流满面。

  双手抱着神瓷,轻轻的亲吻,此生心愿已了。

  不。

  现在,还有一个心愿。

  老子要交班了!

  老子……终于能交班了!

  夏鼎热泪长淌,丝毫不介,扬起手杖遥指金锋,嘶声叫道:“老子,要交班了。”

  两件绝世神瓷在今天现世,可谓神州乃至世界最大盛事。

  然而斗终有胜负。

  一全一残,结果不言自明。

  金锋,获得第五局胜利。

  毫无争议,毫无悬念!

  最关键的一局,拿下!

  世间唯一仅存两尊神瓷,皆入金锋之手。

  这一局之后,李圣尊的斗志已经全线瓦解,星洲下的精神防线已经溃不成军。

  所有人已经把金锋当做了最恐怖的第六天魔王。

  李家出什么,金锋拿什么。

  李家有什么,金锋同样有什么。

  不但如此,金锋拿出来的东西李家的更好。

  要知道,李家拿出来的那些东西,可都是这个世界最好最珍贵最绝无仅有的重宝啊。

  整个星洲陷入一片惊惶失措,整个李家已如惊弓之鸟。

  从斗宝之前无数大佬信誓旦旦要干掉金锋灭掉神州的豪情壮志随着斗宝的进行,那炙热滚烫的心渐渐的冰冷一片。

  凉了!

  彻底的凉了!

  从一开始所有人都看不起瞧不起这个收破烂的神州少年,打心底的鄙视,到现在,已经被这个少年所拥有的一切所惊破了胆,吓没了魂。

  星洲下好些人到了现在甚至都不敢去看金锋。

  看这个如神一般存在的少年。

  很多人都在想一个问题?

  还有什么是金锋拿不出来的?

  斗宝台,李圣尊连站起来的勇气都已经没有。

  苦苦支撑到现在,确实也难为了他。

  能撑到现在,也算是一个迹。

  而在评委席,当龍耀看见绝世神瓷被金锋收起来挥手送回后场的时候,一股鲜血从嘴角渗出来,整个人软软的倒在椅背,面若金纸,惨淡绝伦。

  连杀五局的胜利让整个斗宝会场变成了欢乐的海洋。激动和欢喜洋溢在每个人的脸庞,尽情的欢呼尽情的欢乐,把李家的官邸变成了金锋的主场。

  足足过了五分多钟,李家的第六件珍宝才迟迟的推了来。

  那是一方斑驳苍老的白玉印玺,体型硕大,材质精良。

  印玺为螭龙钮,印面刻篆体阳九老仙都君印。

  “宋徽宗赵佶御赐龙虎山天师法印。”

  “九老仙都君印。”

  “真无双!”

  评委席,夏鼎跟龍耀两个大宗师已经筋疲力尽无力再战,各自含着参片吸着纯氧。

  夏玉周和沈子敬成为了双方的代理发言人。

  九老仙都君印六个字出来,现场的反应却是没有多大。

  不懂的自然不懂,懂的却是在心里掀起了滔天巨浪。

  这是不亚于前面五件任何一件的绝世重宝。其意义和价值与佛陀真身舍利不分伯仲。

  宋徽宗是历史最好道家的一位皇帝,他自封为教主道君皇帝。设立经局,整理校勘道籍,政和年间编成的政和万寿道藏是我国第一部全部刊行的道藏。

  他下令编写的“道史”和“仙史”,也是我国历史规模最大的道教史和道教神话人物传记。

  这枚法印是道门七大印极为重要的一枚,起元朝皇帝那枚督工印更要稀有。

  当报出这方法印名称之后,评委会顾问团立刻站起来三个人。

  他们,分别是,龙虎山当世道门道尊张承天、未来道尊**喜以及茅山掌教霜天墨。

  夏玉周快速的鉴定完这枚九老仙都君印之后,交由道尊张承天鉴定认证。

  道门重宝,须由道门亲自认证。

  张承天一起身的当口,现场很多大佬默默的起身,有的对张承天行起了注目礼,有的微微欠身颔首,以示对当时道尊的尊敬。

  道门!

  神州最传统最神秘的宗教。他们的治,他们的武功、他们的信念,他们的思想,他们的丰功伟绩,至今一千八百年来,每朝每代都被神州血脉深深的传唱。

  神州封建王朝最伟大的两大家族。

  一个姓孔,一个姓张。

  一个是千年的大成至圣先师衍圣公,一个则是一千八百年的神州大天师。

  无论历朝历代,传承从未断绝。

  历经王朝更迭依旧不动如山。

  张承天是当世道尊,连夏玉周也对他相当客气。

  张承天身高一米八,相貌堂堂,一身浩然正气飘然世外,龙骧虎步间仙风道骨隐隐出尘,叫人无限敬仰。

  这玉印本是龙虎山张家之物,张承天定然认识。

  九老仙都君印在道门放置的时间相当久远,后来在战乱遗落不见。

  另外一枚天师法印则随着张家的另外一门分支去了宝岛省,已经没有了传承。

  这枚印玺原是唐僖宗赐予龙虎山的,三天扶教**师印。

  对于九老仙都君印在张家的密藏典籍有详细的记载,张承天身为当世道尊自然最为清楚不过。

  当张承天查验过九老仙都君印之后,却是做出了一个令人意外的动作。

  转身冲着顾问团招招手,随即叫来了一个女子。

  那个女子赫然是一名道姑。

  那道姑身着一席真丝道袍,随风轻摆,宛若凌波仙子,绝世独立。

  精致高翘的瑶鼻,点点粉色的朱唇,完美弧线的嘴唇,圆润如玉的下巴绰约而多姿。

  道姑给人的第一眼感觉那是冷。仿佛那不带一点点人间烟火气息的仙子。更似那空灵绝俗的幽谷百合。

  质傲清霜,香含秋露。

  但,那道姑的眼神却是有些暗淡,洁白晶莹的玉脸更是多了一幕惨白,叫人莫名的心痛,生起无限怜悯。

  见到这个女道姑的当口,徐新华几个人已经把她认了出来。

  却不是道门天骄青依寒又是谁?

  “依寒,你来验证。”

  青依寒慢慢的走下台来,步入场。

  略带病态的素颜清冷,面容慈悲,令人不敢有哪怕一点点的亵渎心思。

  丝质道袍随着脚下移动而轻轻摆动,投手投足间高贵如月宫仙子,叫人自惭不如。

  青依寒弯腰向道尊行礼之后,双手接过法印,四下寻摸查验,恭恭敬敬的交还法印。

  单手稽首,丰润的双唇微微蠕动,檀口轻启,声若幽泉,缓缓流淌出来,沁人心脾。

  “当年袁克来龙虎山不慎将此尊法印打落,螭龙一爪有缺。”

  “确实为九老仙都君印无疑。”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