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3 我从来没见过 捡漏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1123我从来没见过

  对啊。

  这几位最擅长西洋画的大宗师和宗师们都还没开口啊。

  一时间,几个人面色有些窘迫,相当的扭捏。

  却是对金锋的恨意更深了。

  明眼人一眼看出来,反对金锋的一帮子跟李圣尊都是一伙的,所以才这么齐心齐力的想要把金锋搞死。

  搞死了金锋,他们将会获得巨额的回报!

  这时候,星洲活化石龍耀呵呵说道:“既然金先生这么坚持,那请其他几位大师点评一下。”

  “不过,我想善意的提醒金先生一点,这些画我认为,高仿的几率很大。”

  李圣尊冷笑说道:“高仿仿得再高,也是假的。”

  前一步向某个人颔首致礼轻声说道:“巴巴腾先生,我想,是时候结束这一场闹剧了。”

  巴巴腾啊啊两声,跟着嗳嗳点头,愤声说道:“对对对,是该结束这场闹剧了。”

  “你看看,这都过了多少时候了。”

  “十五局的赛简直都能赶得斯洛克决战了。”

  “一局斯洛克都应该打完了,我们还在这里浪费时间。”

  听到巴巴腾的话语,李圣尊几个人顿时笑了起来,那阴恻恻的笑声充满了极度的冷蔑和讥讽。

  李圣尊强自忍着内心的激动和仇恨,冷冷的看着金锋,低头说道:“那请巴巴腾先生,宣读结果吧。”

  “这样也好让金先生……彻底的死心。”

  巴巴腾面色凝重,重重的点头,重重的叫了一个好字。

  这一刻,罗挺一帮子全都垂下了脑袋。

  夏鼎也轻轻垂下了眼皮。

  周围的一帮子神州大专家们闭了眼睛,已经知道了结果。

  这一局,输了!

  这时候,巴巴腾看也不看金锋,拿过麦克风大声说道:“我,认为,金峰先生带来的这四幅油画……”

  “全部都是”

  “如假包换的”

  “真!”

  无数人在这一瞬间都愣了愣吗,继而呆了。

  无数神州血脉在这一刻呆了呆,继而傻了。

  而在这一瞬间,李圣尊懵了。

  沈子敬、李力田几个全都张大了嘴。

  罗挺、刘江伟几个人勃然变色,瞪大了眼。

  龍耀吃了一惊,面色悠变。

  夏鼎嗯了一声,露出一抹不信。

  全场所有人的足足愣了五秒才回过神来,齐齐望向巴巴腾。

  李圣尊怀疑自己听错了巴巴腾的话语,禁不住再次前一步,怔怔的问道:“巴巴腾主席,您说什么?”

  巴巴腾呵呵笑了笑,面对全场的观众大声叫道:“最后的晚餐、圣女、星空、神之降临”

  “全部为真无二!”

  听见这话,所有人勃然变色,悚然动容!

  所有人,现场所有的人无论是金锋的拥笃还是李圣尊的啦啦队,全都被这句吓着了。

  所有人目瞪狗呆的看着巴巴腾,张大嘴瞪大眼,尽皆石化变成了雕像。

  眼镜碎落了一地,下巴全都掉在了地。

  真……真……

  这……这可能是真?

  这绝不可能啊!

  这……他妈的怎么是真了?

  最后的晚餐真不是在圣玛利亚德尔格契修道院吗?

  圣女不是收藏在丹枫白露宫吗?

  还有星空,不是在私人藏家手里吗?

  神之降临,那根本是臆造出来的啊。

  这些画,这些画怎么是真的了?

  这要是真的话,那……随便一幅都能秒杀了救世主啊。

  这……

  现场所有人在变色过后懵逼呆立当场,齐齐的望着巴巴腾。

  李圣尊脸都白了,急声叫道:“巴巴腾主席,你……你确定这些……这些都是真的……吗?”

  到了这时候,李圣尊的心乱如麻,惊慌失措,连说话的声音都在颤抖。

  巴巴腾却是老神在在,气定神闲的说道:“那……只是我个人的看法。”“具体的,还是要听听其他几位大师的意见。弗里曼大师是全球油画鉴定的第一人。他……”

  话还没说完,李圣尊急声惶惶的朝着弗里曼问道:“弗里曼大师,这些画是高仿对吗?”

  弗里曼这时候好好的站在原地,手托着下巴死死的盯着其一幅画,对李圣尊的发问恍若未闻。

  看得出来,弗里曼大师这是迷进去了。

  无奈之下的李圣尊只好转而去问古里安。

  古里安对金锋的崇拜近乎到了神一般的地步,不过作为戏精来说,他个人的姿态还是做得很足。

  清清嗓音的古里安忽然间爆发出最惊人的壮举,一下子扑到神之降临那幅画跟前,噗通跪了下去。

  双手张开,紧紧的拥抱着那幅神之降临,一张老脸死死的贴着神的画像,哆哆嗦嗦泣不成声。

  “神啊,我终于找到你了。”

  “真迹!”

  “真迹啊”

  “我们希伯来民族找你已经整整找了七十年了啊。”

  观众席一听这话,轰然站了起来。

  所有人全都傻了、懵了、呆了、愣住了、呆逼了,全都化作了石像。

  陈小申、李力田几个评委惊恐万状的看着古里安,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和耳朵。

  李圣尊蹭蹭蹭的倒退几步,如遭了击呆立当场。

  龍耀紧紧的拄着拐杖,手脚都在颤抖。

  一脸死灰,呐呐说道:“真迹!?”

  “怎么可能是真迹?”

  “他,怎么可能是真迹?”

  所有人都被两位大宗师的鉴定结果给吓坏了,吓惨了!

  这些画要是真迹的话,那意味着什么?

  那代表着什么?

  完全不敢想象的结果!

  忽然间,李圣尊几步前冲到弗里曼跟前,一把拽住弗里曼的手臂,颤声叫道:“弗里曼大师……弗里曼先生……”

  “请您告诉我这些,这些画……”

  到了这时候,李圣尊依然不死心,心里依然还存着最后一抹希望。

  毕竟弗里曼是世界公认首屈一指的鉴画大宗师。

  这些画都是真迹的话,那真的是太吓人了。

  惊天动地都毫不为过。

  一直默默看着那幅神之降临的画的弗里曼被李圣尊这么一打扰终于回过神来。

  面带一抹沉肃,慢慢的摇了摇头,发出长长久久的叹息。

  见到弗里曼摇头,李圣尊眼睛顿时透亮,心里燃起了剧烈的希望。

  弗里曼深吸一口气,轻声说道:“我从来未曾想到,会在这里……看见四幅……”

  “绝世名画!”

  “能在有生之年得以瞻仰神之降临,我这一生,死而无憾。”

  轰!!!

  弗里曼的话通过话筒传遍全场,顿时如惊天巨雷炸响开去,全场每一个人都被弗里曼的话炸得汗毛竖立,浑身发麻。

  无数人跟筛糠一般的颤抖,尤其是那些慕名前来的白皮们以及评委会顾问团的众多白皮专家大师们,几欲站立不稳,此晕厥。

  夏鼎在这当口,终于抬起头来,眼睛深处透射出一抹从未有过的神光。

  李圣尊猛然听见这句话,顷刻间唯一的希望被打得粉碎,身子僵硬如铁,整个人呆滞如冰雕。

  跟李圣尊一伙的沈子敬、李力田、陈小申、卢瑟夫几个人面色剧变狂变,一下子脸火辣辣的痛得不得了,连话都不敢说一个字。

  自己几个人竟然妄言下了结论,结果却是被三位大宗师挨着挨着打脸,这以后……还怎么见人呀。

  很多人恨不得扒条缝钻进去藏着躲起来。

  这以后,真的是没法再见人了。

  一世英名,此没了!

  这时候,苏富拍卖行也是全世界公认的鉴定大师宋峰摘掉了高倍放大镜,面色激颤无,红潮无限。

  “没有任何问题。”

  “绝对真。”

  “神之降临……还要请弗里曼先生点评。我们只听说过这幅画……从来没见过。”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