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86 是我错了 捡漏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金锋半垂眼皮回头过来,轻声说道:“拉黑她。”

  “把她列为失信名单,严禁坐飞机高铁住任何星级酒店,严禁任何高消费,她的信用卡全部取消。”

  此话一出,周围的人都愣住了。

  这时候,金锋冷冷说道:“身份证注销,变黑户。”

  梵青竹站在金锋身后,轻轻抿着嘴平静的说道:“好。”

  “哼!”

  唐亚丽昂起玉首,娥眉瑶鼻横波目,鹅蛋脸肤如凝脂。再加她那清冷孤傲的气质,瞬间每个人都有些失神。

  “你在国内拽有什么用?

  “有能耐,把我在国际的证也取消了,我说你有本事。”

  唐亚丽的话出来,当即白老爷子要怒斥出口。

  这时候,金锋的电话忽然间响了起来,摸出来一看,金锋顿时翘起了嘴角。

  抬手阻止了白老爷子,看着唐亚丽木然说道:“你的证取消是吧?”

  “行。”

  “你要求仁,我让你得仁。”

  众人一听这话,不由得吃了一惊。

  金锋这话的口气……

  这当口,金锋接听了电话,用斗牛士国的语言冷冷地说了一番话。

  “尊敬的妮可管理员女士,这个电话迟来了整整一百十一九天。”

  “对此,你有什么要解释的吗?”

  现场没有一个人懂得斗牛士国的语言,听着金锋的电话个个一脸困惑和茫然。

  不过有一句话他们却是听懂了。

  那句话是唐亚丽。

  现场一片肃静,短短的几分钟之后,金锋放下了电话漠然一笑。

  那笑容阴森而恐怖,叫人不寒而栗。

  “查吧。”

  “你的证,作废了。”

  此话一出,全场色变。

  唐亚丽冷笑鄙夷的看了看金锋,冷厉叫道:“我不信。”

  金锋冷笑起来:“由不得你不信。”

  “不信,你查。”

  其实不用等到唐亚丽查询,梵青竹早摸出了手机亲自查询起来。

  不查不知道,一查把梵青竹都给吓得头皮发麻,呆呆的说道:“你……谁给你打的电话?”

  “那个公主?”

  金锋神色冷漠,轻描淡写的说道:“一个欠我债的人。”

  梵青竹很是无语,重重的冷哼一声,脸又青了起来。

  虽然不知道是谁给金锋打的电话,但梵青竹刚才却是听到了一个女人的声音。

  “他怎么认识这么多的女人?”

  梵青竹在心里暗地狠狠的咒骂着,鼻子都在发酸。

  不过,现场最惨最伤心的还不是梵青竹。

  半响之后,唐亚丽呆呆的看着手机,看着自己参加过的几个国际大赛的官,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眼睛。

  伊丽莎白女皇小提琴大赛、柴科夫斯基国际小提琴赛,自己的名字竟然神的从官消失了不见了。

  包括自己的母校,斯科蒂音乐学院的官,也没了自己的名字。

  这怎么可能?

  在座的大佬巨擘们也是被这个突如其来的消息震得手足发软。

  金锋,他,他竟然有这么大的本事,能把一个得过国际大奖的人活生生的被消失了!?

  这,太恐怖了!

  蓦然间,唐亚丽猛然扭转头来,冲着金锋尖声大叫:“你对我干了什么?”

  “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为什么?”

  金锋面色冷漠,狞声叫道:“给我拉海滨音诗!”

  “你做梦!”

  “我一辈子都不会给你拉。”

  唐亚丽歇斯底里的冲着金锋狂叫大喊,披肩的散发胡乱抖动,状若疯癫。

  “下辈子,下下辈子,十辈子我都不给你拉。”

  厉声尖叫的唐亚丽疯了一般,对襟的真丝旗袍的她在灯下如同贞子一般的恐怖。

  金锋厉声大叫:“你不拉,那永远别想出这道门!”

  “我金锋,说到做到。”

  抬手一指一划。

  周围的人面色凄然,长长叹息。

  白士月摇摇头,冷冷说道:“我支持金锋。关这个叛徒一辈子。”

  舒老女士静静点头:“一个乐者不为国家出力,也不配做我们神州的血脉。”

  “在这里养老吧。”

  乐界两个大佬一锤定音定性,其他人再不敢有半句二话。

  唐亚丽的父母长辈也是默默垂泪。

  一脸不忍的梵青竹暗地里摇摇头,静静的看着金锋,却是找不到任何话语。

  唐亚丽呆呆的坐在地,任由蚊虫叮咬自己的身体,神色凄冷,目光却是无的坚定。

  这时候,远处一个冷冷的声音传来:“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你金锋这么不要脸的。”

  “欺负一个柔弱的乐者,你算什么男人?”

  清朗的月光下,一个青衣女子分花拂柳漫步而来,步入众人视线当。

  女子外套青纱,内衬白衣,在月光之下翩若惊鸿,好似那月宫仙子一般高贵绝尘,叫人自惭形秽径自不敢直视。

  敢这样肆无忌惮辱骂金锋的女子,除了道门天骄青依寒之外,再无其他人了。

  “一个收破烂出身的市井之辈借着斗宝之名,把整个神州都捆绑在你的垃圾车,说狐假虎威还是抬举你……”

  “骥尾之蝇,说的是你这种人。”

  青依寒的话语冷冽如刀,伴着惨淡残月,更显寒冷如冰。

  这话出来,现场的人全都变了颜色。

  梵青竹心头一紧,疾步前要说话,却是被金锋拦了下来。

  白士月当即沉声说道:“这位真人请你注意你的身份。金大师绝不是你认为的浪得虚名……”

  “他的琴技,天下无双!”

  “天下无双?”青依寒瑶鼻轻哼了一声,晰白的玉脸满是鄙夷:“他能懂什么音律?连一个木牛都修复不好的人。”

  金锋平静的坐在亭子轻描淡写的扫了青依寒一眼,语气平和而凝沉。

  “青依寒真人这是路见不平想要见义勇为吗?”

  青依寒冷冷说道:“大路不平人人铲。”

  “我看不惯你的作风。”

  “一个大男人为了让一个女人屈服于你。竟然做出如此无耻卑鄙下流的手段。”

  “令人恶心。”

  金锋横眉冷对,话语却是平平淡淡的:“所以,你在不知道原因的情况下跳出来指责我这个收破烂的狗仗人势,驴蒙虎皮了?”

  青依寒背着手如广寒仙子般绝世而独立,看也不看金锋,玉脸寒霜如冰。

  “你还不配用驴蒙虎皮这个词。充其量是骥尾之蝇、寄生虫而已。”

  金锋半垂眼皮,沉默几秒之后清冷冷的说道:“我很好,是什么让你对我有这么大的成见。”

  “还是你抱着想先入为主的态度,对我金锋始终不待见。”

  青依寒脸满满的轻蔑淡漠如昔:“我说过,你还不配我对你待见。”

  “虽然你曾经救过我,但,那也是你想得到邝老珍藏的东西。”

  “你,是彻头彻尾的小人。”

  “我这几天一直在后悔,我宁愿被活烧死也不愿意被你救出来。”

  “看见你现在狗仗人势的样子,我恶心。”

  周围的人纷纷屏住了呼吸,连心都跳到了嗓子眼,更是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口。

  在座的都见识过金锋的厉害和手段,青依寒竟然敢这样痛骂羞辱金锋。

  不知道,会承受金锋多大的报复。

  梵青竹心头大急,冲到青依寒身边劝阻自己的天骄闺蜜,然而青依寒却是置之不理,反而对梵青竹冷嘲热讽。

  “你们这些人,都是他的帮凶。妄自披了人皮一张。”

  “青竹,我真为你感到羞耻。竟然帮这样的人渣做事。”

  这话顿时让梵青竹噎得说不出话来,更叫白士月几个乐界大佬愤恨连天。

  金锋深吸一口气,吐出一大口烟雾画了一个圈,跟着又吐了一把长剑出来,无情的穿过圆圈。

  平静的长身起立,背着手昂着头肃声说道:“我这辈子救过很多人,唯独你,是我救过最自以为是的。”

  “我曾经告诉过自己,不结佛门缘法不沾道门因果。但事实,却是我错了。”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