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88 守灵人 捡漏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0988守灵人

  赵建波的哀嚎声传透四野,如夜枭鬼嚎,慢慢的低了下去。

  一边的邝老头再也拿不住长长重重的鸟枪,颓然丢手,靠在院墙边,呼吸一声一声低缓。

  歪着的脑袋看了看金锋,冲着金锋勾了勾手指。

  “龟儿子小崽子。你……你还算有点本事……”

  “说,是不是想搞那座墓?”

  金锋面色轻变,怔怔的看着邝老头。

  邝老头鄙夷的看了金锋一眼,眼那股子的悲壮和豪情让金锋动容。

  一瞬间,什么都明白了过来。

  自己的猜测真的没错。

  这个邝老头,是最大的疑点。

  怪不得这地方所有人都搬走了,只有他,还坚守留在这里。

  “你是他的守灵人?”

  金锋吃惊的问道,慢慢蹲在邝老头的身边。

  邝老头动了动手指,金锋点燃烟塞到邝老头的嘴里。邝老头轻轻吸了一口,咳嗽一阵子,吐出一口浓痰。

  歪着头看着金锋,一脸冷漠和不屑,嘶声叫道:“老子要不行了,拦不住你了。”

  “等老子死,你再挖坟。”

  金锋静静看着邝老头,轻声问道:“最后问一句,是不是他的墓?”

  邝老头嗯了一声,抽着冷笑嘶声叫道:“怎么?是他的墓你不挖了?”

  “他的墓,我不挖!”

  金锋一字一句的说道,脸肃容沉沉!

  邝老头深深的凝望金锋,沉声叫道:“你确定不挖?”

  金锋深吸一口浓浓的烟雾,尽数吞进肺里,目光扫过那一片地。

  “我来挖古蜀国的遗址,下面有些东西,我能用得。”

  “但我没想到,这里竟然也是他的墓。”

  “你放心,他的墓,我不挖。”

  “我保证,永远,不会,让其他人,动他!”

  邝老头面色惊悚,露出回光返照的欣慰笑容。

  忽然间,邝老头一把揪住金锋,嘶声叫道:“从今天起,你,是武侯的守灵人!”

  “东西……在……”

  邝老头一只手紧紧揪住金锋,眼睛鼓得老高,一动不动,此气绝。

  而脸却是笑容长存。

  金锋身子僵硬,久久蹲在邝老头身边,宛若雕像。

  这座墓,这座墓……

  果然是,孔明老祖宗的墓!

  传说他的墓在定军山,为九龙捧圣的大风水局,千百年来无人敢盗。

  没想到他的真身真塚却是在这里。怪不得不树不封,怪不得不讲任何风水。

  原来如此。

  千古之谜落到自己手里解开。金锋却是无悲无喜。

  默默静静的眺望远处的那片土地,心里默默的念道。

  “从今天起,我是你的守灵人。”

  似乎听见了金锋这话,邝老头暴睁凸凸的双眼缓缓合终于瞑目。

  金锋回过头来,顺着邝老头的手指望了过去。

  那里,是一棵巨大的黄桷树。

  忍着身体的剧痛,金锋走到黄桷树下,找到了邝老头所说的那处地方。

  东西很快被金锋起出来,包装很严实的一个大箱子。箱子的重量并不太重,年代也不才几十年,密封性倒是完好。

  开开箱子,里面寥寥的几件东西,包裹得非常的严实。

  一方龟钮金印,老旧斑驳得不成样,无数黑斑黑点密密森森,连那龟钮都磨变了形,几乎看不出龟的样子。

  在印方的各个边角更是磨损的厉害。

  这不是人为的磨损,而是,岁月自身的磨砺。

  拿到手的一刻,压手感很重,金锋一握一捏,龟钮印传来浓浓沧桑和厚重,已然叫金锋变了颜色。

  随意翻过看了印面,面四个小篆阳如最锋利的刺刀深深刺进金锋双瞳。

  金锋身子如遭雷击,轰然坐倒在地。

  不顾全身的灼烧痛楚,慌不迭的把印玺包好放进包包里的最底层藏着严严实实。

  第二件东西是一堆厚厚的竹简。拿起一只竹简来轻轻的念出声来。

  “夫知人之性,莫难察焉!”

  金锋手一抖,竹简跟烟同时砰然落地。

  “兵!”

  两件东西让金锋神魂震动,呆立当场。

  呆呆的看着眼前的一堆竹简,竹简的字体清晰可见,工笔工整,飞扬有力,虽然不过是蝇头小隶,却是笔笔细腻,苍劲勃发。

  字里行间,那种扑面而来的厚重让金锋呼吸都已停止。

  小心翼翼如获至宝一般将这些竹简复原归位包装整齐,生怕一不小心碰坏了他。

  什么是明的传承?

  这些竹简是!

  箱子里还剩下两个青色的长条状物件,足有两尺高,形状似一只振翅飞扬的仙鹤。

  长颈,双翅呈飞舞,鹤嘴轻轻扬起,飘逸出尘,造型生动而古朴,精雕细啄,纹饰精美而华贵。

  全身下赫然是鎏金错银,虽然经历了千百年的岁月风尘的洗礼,却是依然亮泽如新。

  金锋并没有把这个鎏金错银的青铜鹤取出来,而是在静静观察以后把手放在那鹤嘴之处,轻轻的扭动鹤嘴。

  鹤嘴竟然是活动的。

  在金锋的扭动下,鹤嘴调转方向,整个原貌丝丝映入金锋眼帘。

  鎏金错银的鹤头为空,有九个镂空的细小的小孔,微微张开的鹤嘴部位,还有一根细细的小管,几乎微不可察。

  视线随着鹤嘴一路往下,鹤身之古朴的错金卷云纹如浪花朵朵一朵朵翻开,美不胜收。

  矫健清瘦的鹤腿并列站立在底座,在鹤身腹部金锋又看见了丝丝咬合的痕迹,证明鹤身同样是可以拆卸的。

  在鹤身背后,金锋终于找了一行铭,其相父两个铭让金锋手不自主的抖了两下。

  看看到这里,金锋已经不用再看下去了。

  默默的把厚实的高密度海绵把整个箱子缝隙填充满,将箱子里的竹简和青铜仙鹤保护好,关闭箱子。

  “走!”

  “回家。”

  旁边的吴佰铭见到那三件东西早已吓得完全说不出话,听见金锋的回家两个字一时半会根本没反应过来。

  “锋哥……不搞了?”

  金锋重重的点头:“不搞了!”

  吴佰铭跟张思龙满脸错愕,互相看了看,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怎么不搞了?

  “锋哥,真不搞了?只要四天,绝对能起出来。”

  “运气好,我三天能摸出来。绝对不耽误你的事。”

  “多一件东西,多一份胜算呀。”

  金锋点烟深吸一口,昂头望天紧闭双眼,面色冷峻,阴森森的说道:“不用了……”

  忽然间,金锋咧嘴一笑:“差不多能赢了!”

  此话一出,吴佰铭身子大震,鼓大眼睛死死盯着金锋,怔立当场。

  此时此刻,金锋寒着脸走到赵建波的路虎前,拎着汽油淋遍路虎车内外,一路滴洒到了张思龙跟前。

  “点了!”

  张思龙身子不住的抖着,满脸恐惧的看着金锋,颤颤抖抖的接过打火机。

  一时间,纠结百转,痛不欲生。

  自己从来没有想过,自己堂堂道祖嫡亲血脉会沦落到跟一群万世最毒万世最恶的盗墓贼混在了一起……

  自己,自己竟然认一个盗墓贼做了老板!!!

  天下最耻辱之事,莫过于此。

  自己张家六十三代老仙人的棺材板都快要按不住了啊!

  耻辱呀耻辱!!!

  堂堂道祖后人、一身本事多天造化、统领天下道门,竟然被安排去测算那些不入流的财位方位和风水……

  这都不说了。

  可他妈的,现在竟然还要求老子放火烧尸!

  毁尸灭迹!

  我他妈入错伙了呀!!!

  “嫩龟孙傻愣着作甚?点火,走人。”

  脑后勺挨了吴佰铭一巴掌,打得张思龙一个趔趄,屁股又被吴佰铭踢了一脚,一阵阵火辣辣的痛。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