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31 按规矩来 捡漏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小÷说◎网 】,♂小÷说◎网 】,

  连着八九家店铺进去就被当做驴友和行者,压根没人理睬自己。

  有两家甚至把自己当做是卖黑货贼货的坟蝎子,就跟见了鬼似的把自己往外赶。

  中州是文物大省,汴梁城更是无数盗墓贼和摸金狗神往无限的圣地。

  虽说没有不喜欢黑货的商人,但明打明送上门的,其中必有猫腻。

  万一,金锋是来钓鱼的,那就惨了。

  沿着宽敞的道路往前走,迈步到了大水池边,林荫深处,一家古玩店映入眼帘。

  “宋珍堂。”

  金锋略略扫了周边环境,嘴角上翘露出一抹笑意。

  这家店不开在临街却是开在水池边上,前后左右都有树木环绕,竟然成了一个天然的金蟾吸水的阵势。

  就是这家了。

  一进门,一抬眼,金锋便自大摇大摆的走到边角的树根茶墩上坐了下来。

  手一翻,黄鹤楼1916摆上桌子,附带一个嵌红宝石的打火机。

  点上烟一言不发。

  早上来看东西的富豪比较多,坐柜和老板全都在二楼招呼,穿着宋代小二店服的学徒伙计虽然看东西的眼力界还不够,但却是认识金锋抽的烟。

  客客气气的招呼金锋,金锋却是一概不理不睬。

  伙计意识到金锋的特别之处,赶紧上楼。

  没一会,来了一个中年男子,大约四十岁出头,有些富态,带着生意人的精明和世故。

  手里还端着一个紫砂杯,看上去很是有些年头。

  刚下楼梯到了一半便自远远的打量了金锋两眼,呵呵笑起来。

  到了金锋跟前,目光轻轻一扫。

  烟盒上的嵌宝石的雕钢打火机印入双瞳,顿时就让中年男子面色一凛。

  “纪梵希!”

  “嵌红宝石。”

  “好家伙!大客户呀!”

  轻轻吸了一口气,中年男子向金锋微微点头自我介绍。

  “在下宋珍堂,石龙岩。”

  “不知道有什么可以帮助大兄弟的。”

  金锋依旧垂着眼皮子,左手抬起放在茶墩上。手腕间露出了一串黑不溜秋的沉香手链。

  这个手链是五世祖包玉华送给自己的奇楠沉香十八子手链,包浆厚实得不成样子,看上去就跟玉石一般。

  金锋拿过来以后又自己加了几个翡翠隔珠和满绿的佛头,让这串手链的逼格提升到了极致。

  手链一亮相,石龙岩哪有不识货的道理。

  面色再变,随即立刻,堆起了满堆笑脸。

  手一挥,最好的信阳毛尖立刻送了上来。金锋慢慢的解开面罩,并没有去喝茶。

  却是手一翻,再次丢出一包东西。

  卖东西啊!

  石龙岩也不敢马虎大意,紫砂杯放在茶墩上,慎重的戴上手套开了包包一看。

  顿时惊咦出声。

  一块黑色的长条方砖,包装上的繁体字早已失去了本色。

  然而在石龙岩眼睛里却是如同见了鬼似的。

  这是一百多年前,彩云省最大的茶商商号、同兴号老茶厂的普洱砖茶。

  炒得最厉害的那一年,这一盒老砖茶就是六十万。

  就算是现在,那也是值大几万的东西。

  这,要是拿到闽越三省,那可是抢破头的极品货色。

  戴上眼镜,石龙岩仔细的寻摸半响,鼻子就跟狗一样的不停嗅着,最终确认这东西是真品。

  “先生,这茶砖你准备多少出手?”

  小心翼翼,客客气气的向金锋问话。金锋却是淡淡说道。

  “你的茶喝不惯,重新泡这个。”

  这话一出,石龙岩当即就震住了,眼皮子狠狠抽动了一下。

  我哩个亲娘。

  这也太壕了嘞!

  百年茶砖弄来喝茶!

  弄类不赖啦。

  被震住的石龙岩仔仔细细认认真真再次打量起金锋来,赶紧勾勾手指让伙计把茶砖弄开。

  开什么玩笑。

  人家土壕用百年老普洱喝茶,接下来肯定跟自己要谈大买卖了。

  一时间石龙岩心都跳出了胸膛,堵住了嗓子眼。

  石龙岩可不是傻子,自然知道该这么做。

  很快,百年老茶砖普洱泡上来。陈香曼曼,初入口即刻感到滋味香馥,再入喉,荷香浓烈,回味悠远。

  二开过后,石龙岩主动的给金锋递上本地最好的黄金叶,谦卑弯腰的再点上火。

  果不其然,金锋掏出两叠钱放在桌上。

  钱上面,放着的是一张纸,金锋不疾不徐,不轻不重的说道。

  “打听一个事。这个东西劳烦帮问下出处。”

  “这是定金,事后有重谢。”

  “按规矩走。”

  三句话说完,石龙岩立马收敛起了笑容,露出前所未有的凝肃。

  对方竟然是行家内伙子。

  看看两叠钱,再看看带着墨镜一言不发的金锋,石龙岩迟疑了一会,轻声问道:“扎手不?”

  金锋声音清冷,轻声回应:“国外回流。家传之物。要找出处。”

  听到这话,石龙岩心里嘀咕了好一阵子。麻着胆子上前,拿起了钱堆上面的白纸。

  摊开白纸一看,赫然是一幅黑白交加的图画,上面是奇奇怪怪的一些纹饰。

  根据石龙岩多年的经验,一下子就判断出这是青铜器上的纹饰。

  拿着这张图纸看了半响,来回的在金锋跟前踱步了几圈,欲言又止。

  几分钟后,石龙岩默默的将图纸放回原处,和颜悦色的说道:“不好意思。俺最近没见过这种东西。”

  “这条街上,最近两个月也没有类似的东西出货。”

  “帮不了你了,对不住。”

  金锋听了之后坐了几秒,长身起立,冲着石龙岩点头致礼。

  “谢谢。”

  拿起白纸,收了东西,钱却是留在了原地。

  戴上口罩,迈步走人。

  石龙岩愣了愣,看了看那两叠钱,忽然间灵光闪现,追出大门,低低给金锋说了一句话。

  “俺这人的眼力界不沾弦,你别忘心里去。”

  “说句不中的话,你也别介意。”

  “这玩意我看着就是个臆造品。”

  “要不造假村去看看,要不就去大市场那边找寻下。”

  “或许能有发现。”

  金锋偏偏头轻声问道:“大市场?在哪?”

  从御街出来,金锋打车去了石龙岩所说的大市场。在汴梁城东路的南段。

  石龙岩告诉自己那地方是整个汴梁城民间大集市,相当于锦城的送仙桥和天都城的潘家园。

  不过,规模肯定是比不上这两处。

  作为千年历史名城,汴梁的历史底蕴和文化氛围还是很不赖的。

  这个地方是历史名城,也是神州历史上一个梦靥的所在。

  金兵南下,徽钦二帝连同皇族宫女大臣尽数被掳,整个汴梁城一片废墟。

  在那一次神州文明的劫难中,最著名的天圣针灸铜人和浑天仪也被带回上京,从此下落不明,成为千古之谜。

  无数最重要的文明传承的典籍经典和字画毁于一旦。

  金兵入侵还把北宋历代皇陵都挖了个遍,无数珍宝被哄抢一空。

  最惨的宋哲宗的尸骸都被暴尸荒野。

  这是外来的入侵者,内乱也让汴梁城毁了两次。

  嬴政二十二年,秦国大将王贲引鸿沟水淹大梁,将大梁城变为一片废墟。魏国因此也灭亡。

  明朝末年,闯王李自成久攻汴梁不下,扒开黄河,再次将汴梁城掩埋在黄土之下。

  除了人祸,还有天灾。

  黄河七次大的天灾也让汴梁城遭受了无尽困苦,到现在黄河的威胁早已降低为零,只留下那悬空高出城市十几米高的河道还在见证曾经的创伤。

  任何一座城市最共同的特点,出租车司机绝对能算其中一个。

  只要话匣子一打开,每一个出租车司机都是一个传奇。

  金锋的一支1916让出租车司机客串起了导游的角色。

  “那是大相国寺。建于北齐天宝六年,也就是公元555年。原名建国寺,唐代延和元年,唐睿宗为纪念自己由相王登上皇位,赐名大相国寺。”

  “后来落败,到了康熙十年的时候才重建的。”

  “我劝你别去那地方。烧人的贵。”

  “开宝寺塔可以啊,那地方我小时候还爬上去过。天下第一塔,八角十三层,遍体琉璃,混似铁铸,从元代起民间称其为铁塔。”

  “这可是咱老祖宗最牛掰的东西了。一千多年的历史。”

  金锋轻轻点头。开宝寺塔的确是很牛逼。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