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12 进入船舱 捡漏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小÷说◎网 】,♂小÷说◎网 】,

  其他的万历号、金瓯宝藏号、石头城号沉船跟黑石号一样,完整器只占到了整个货物的三分之一甚至更少。

  就算是号称价值几十亿、保存最完整的南海一号整体打捞上来,其中的残器的数量也高达三千多件。

  还有最著名的迈克尔哈切,这个人在打捞泰星号沉船的时候,商船上面放置了整整上百万件康熙时期的外销瓷。

  到最后,迈克尔哈切仅仅拿走了三十六万件,其他的残器全部舍弃。

  波旁号虽然是当时最快最安全的铁壳船,但一旦出事沉没,不管事先做了多周密的防备,一样的会被撞得稀烂。

  就算是正常沉没,从海面到海底,光是沉没的巨大压力就足以让整个船只严重受损。

  不过,心痛归心痛,可惜归可惜。

  金锋很快调整过来,波旁号里面值钱的,可不止瓷器一项。

  由于空气瓶耗尽,不借助设备下潜没有任何意义。

  现在要做的,就是等待补给船的到来。

  南海包家的名头足够响亮,仅仅在八个小时后,第一批次的补给就用小货轮送了过来。

  休息一晚卯足劲,打捞经验丰富的戈力跟船长代学林制定出打捞计划,一切按照计划进行打捞作业。

  打捞组分成三组,由潜水最厉害的戈力、六叔、憨娃和七世祖的三个人组成。

  剩下的负责运输和接应。

  还有的则负责安全戒备。

  这里可是南海腹地,各种鲨鱼多得不行,必须要做好防范。

  打捞作业在第二天早上九点开始进行。金锋负责海底,七世祖负责水面。

  一个又一个的箱子从水下一百多米深处吊装上来,整整齐齐的码放在补给小货船上。

  后船舱的事交给戈力和六叔,金锋则去了另外一个地方。

  那个地方比起后船舱要重要得多。

  绕到船头,金锋当先进入控制室。他,要寻找自己老友阿萨德兰的尸骸。

  虽然这批货物损失惨重,但找到了阿萨德兰的尸骸和遗物,足以弥补这些货物的损失。

  控制室,是每一艘船最重要的地方。

  波旁号的控制室金锋非常的熟悉,当年自己还曾经坐过这艘船从老魔都出发直到五色羊城。

  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人比自己更了解这艘船。

  控制室里已经朽烂得不成样子。那时候的铁壳船材料没现在的好,在海水里浸泡里一个世纪,很多地方一碰就掉。

  昏暗的视线,砂砾飞扬,整个控制室里一片狼藉。

  凭借着自己的视力和回忆,金锋当先在控制室里找到了航海日志。

  这是一艘船最重要的一个东西。

  航海日志是船舶重要的法定文件之一,是船舶运行全过程的原始记录,是分析、总结航海经验和处理海事的重要依据。

  波旁号的铁柜里的航海日志被金锋拿了出来,轻轻翻开。

  日志是用精制皮纸做成的,不怕水浸,上面的墨迹也是特殊的墨水做成的,不怕掉落。

  日志的包装虽然简陋,但挂在上面的自来水笔却是让金锋露出了一抹笑意。

  航海日志直接翻到最后一页,记录是当天的天气、水纹和航线,最后还注明了一点。

  亲王殿下要求就近靠港。

  把航海日志收了起来,金锋暗地叹息。

  周围扫了一圈之后,金锋并没有发现任何尸骸和尸骨。

  控制室在沉没的过程中已经毁坏。在海洋里面,遇见这种情况,人的尸体会在很短的时间内就被大量的海洋生物侵食,最后连渣都不会剩下。

  注意力集中在地上,上面铺设的桐油甲板已经出现了不同程度的腐烂,露出原有的铁板。

  在地面上,最先找到的是四把柯尔特左轮手枪。

  这是1850年柯尔特制造的海军单动左轮手枪。枪柄有些锈蚀,枪管部位早已被铁锈包裹。

  这种枪要是好的话,现在可以卖到十万刀郎一把。

  除了枪之外,还有两把西洋短刀,虽然被海洋生物严重侵蚀,当金锋拔开剑身的那一刻,剑刃依旧闪着一丝冷光。

  接下来金锋又找到了三个戒指和两个银色的腰带扣。一个早已停转的老式怀表,这是当年的船长和一个船员的,尸骸不见,只剩下这几个遗物。

  这些东西能说明的问题只有一个,那就是在波旁号沉没的时候,船长和另外一位船员一直坚守着自己的岗位。

  再翻找一圈,金锋又有了收获。

  铁杯子,银制的酒壶,银制的叉子盘子。

  两颗大金牙!

  在铁柜子的上层金锋找到了一堆钱币,金银铜三种,几个国家的都有。

  钱币是船长的私人物品,当初西方经济和实力已经大幅度提升,转为用了纸钞,但还是有极大一部分的人选择用硬通货。

  在放置钱币的地方,还有一只金怀表配着金链子,背部刻着一行字和一个徽章。

  这块怀表金锋是有印象的。阿萨德兰在船长四十五岁生日的时候赠送给他的。

  怀表也是牌子货,当年最有名气的宝玑金怀表,一般人可玩不起。

  金锋当初在福源典当行得到的金怀表跟眼前的这一块都是阿萨德兰的东西。

  在铁柜子的下层,金锋找到一个防水的袋子,里面装着的几份电报和信笺。

  这些并没有太大的价值,金锋看过以后随手扔进滤网袋中。

  第三次搜寻,金锋又发现了几件不值钱的玩意,都是当年控制室里的东西。

  退出了控制室,金锋打水出来绕了半圈,调整呼吸进入船舱。

  视线一下子变得很暗,映入眼帘的,全是一片狼藉和腐烂。

  船长室是金锋第一个进入的地方。

  当时金锋还记得这老家伙在魔都和五色羊城两个大口岸买了不少的好东西。

  其中就有自己推荐的珐琅彩胭脂盒和手炉,还有另外几件盘子和花瓶。

  记忆在这一刻浮现出来,轻而易举的找了船长室,不费吹灰之力撬开铁门。

  狭窄的船长室里一片狼藉,惨白的灯光照耀下,很多东西在水中飘荡。

  由于这间房间是封闭的,里面的微生物并不是太多,很方便金锋的寻找。

  第一眼,金锋看见了那几个熟悉的桐木箱子和锈烂的铁箱子。

  首先要做的就是把桐木箱子打开,里面装着好几个质地不一的盒子。有的盒子已经腐烂,露出了里面装着的东西。

  拿起盒子里的铜胎掐丝景泰蓝八瓣大盘子,金锋露出了一抹笑意。

  大盘子以松石绿为底子,红黑黄白四色相间勾勒出来各种花卉,五彩斑斓,炫酷夺魄。

  这是当年最著名的老天利制造厂的巅峰杰作。这种画珐琅的盘子在当年的万国博览会上一经亮相便轰动全场,当场就被抢购一空,还赢得数十笔的大单子。

  在民国初年,神州的新瓷器已经被欧罗巴的赶上,只有精品级的才会受到青睐。

  但景泰蓝却是一个例外。

  因为那时候欧洲白皮们在经过数次的文化变革后,欣赏水平和艺术水平上来了。景泰蓝对西方白皮们视野的冲击力非常到位。

  当初从罗马帝国经阿拉伯传入神州的景泰蓝在经过明清两代数百年的锤炼后再次倾销回了景泰蓝的老家。

  这个大盘子是老天利厂的精品,现在市场价怎么也得过百万了。

  放下这个盘子,再看其他几件。

  铜胎画珐琅的大花瓶,瘪了,需要修复。

  雍正时候的粉彩盘子,碎了,大几万百没了。

  珐琅彩的胭脂盒,这个还是好的。这个可是黄地胭脂盒,宫廷用的,底款是乾隆六字款,随便都是上百万。

  乾隆晚期时候的景泰蓝手炉保存完好,漆面有些脱落,价格有所贬值。

  其他几件瓷器碎了三件,有一件完整器放在木箱子的最下面。

  当金锋拿出这个东西来的时候,禁不住汩汩汩的冒出一窜气泡。

  这个东西竟然是很难得一见水晶内画鼻烟壶。

  一上手这个东西,金锋眼皮就狠狠的跳了一下。

  竟然是天都城内画鼻烟壶的老祖宗叶仲三大师的作品。

  画的题材是聊斋人物故事,这是叶仲三大师最得意的手笔。

  人物形象生动,结构巧妙惊奇,丝丝入扣。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