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34 奇门遁甲 捡漏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小÷说◎网 】,♂小÷说◎网 】,

  真吹掉了,那,自己可背不起这个责任。

  耐心等到温度自然降温冷却之后,金锋深吸一口气,慢慢的剔除断指处的耐火材料。

  虽然有耐火材料的覆盖,但包裹断指的特殊锡箔纸却是被烧成了灰烬。

  最后一颗耐火颗粒被金锋剔除的,金锋深吸一口气……

  随着这一口气提上来,所有人的心猛地下也跟着提到了嗓子眼。

  现场一片肃静,所有人呼吸都已经停止,眼睛都不敢眨一下。

  就在所有人等着揭晓答案的时候,金锋却是转过头,轻声说道:“公主殿下,吹口气。”

  梅格莉娅脑子有些发晕,刚刚帮金锋擦拭身体被高温烤得严重脱水,脑子昏昏沉沉。

  勉强无力的笑了笑,宛若凄美的梅花一般,令人升起无限疼爱。

  “我的运气不好,还是你来吧。”

  金锋轻声说道:“你是天使,可以吹出奇迹。”

  梅格莉娅笑了笑轻轻颔首,双手合十在胸前,默默地念着上帝保佑。

  红唇轻启,杵近断指处,轻轻一吹。

  银色的锡箔纸漫天飘飞起来,宛如雪片一片的飞舞在空中,洋洋洒洒,欢快的跳跃着,在将军俑的上空演绎出雪的世界。

  一瞬间,所有人的眼睛集中到那根断指处。

  一瞬间,所有人都傻了,呆了,懵了……

  断指牢牢死死的跟手腕粘连在一起,宛若新生新长出来的新的拇指。

  这一刻,将军俑似乎活了过来,斑驳沧桑的脸上露出一抹笑意,静静的看着金锋,默默的表达自己的感谢。

  所有人双手都在不住抖动,嘴角哆嗦,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所有人都认定神眼金一定会成功,但当真正答案揭晓的那一刻,每一个人都忍不住自己内心的激动和不信。

  徐新华木然看着断指,忍不住伸手去摸了摸,断指处光洁无暇,摸不到一丝丝的缝隙。

  忍不住的,徐新华捏着断指再摇了摇,完全能感受到新生拇指坚实的力量。

  蹭蹭蹭,徐新华往后倒退了两步,一屁股坐在地上,嘶声大叫。

  “绝活!”

  “绝活!绝活呐!”

  “想不到我徐家修了一辈子东西,还能看见这样神乎其技的绝活!”

  “神技呀!”

  一时间,徐新华禁不住老泪纵横长淌,激动到爆。

  这话出来,所有人群情激昂,面色狂变,跟着疯了似的冲上来。

  罗挺急忙大声阻止众人,转过头却是第一个先上手检验。

  一看,一摸,再一弹。

  顿时捂着胸口咬着牙退到一边,冲着坑道上的夏鼎撕心裂肺的的喊叫出声。

  “师尊。断指重生,千古未有!”

  “比老的还要硬呐!”

  听到这话,夏玉周鲍国星几个人头皮发麻,再也顾不上自己的老爹跟师尊,急匆匆下了坑道。

  一摸一看一弹,当即就如同五雷轰顶一般软做了一团。

  黄冠养、沈玉鸣几个逐一上前查验过后,惊悚无比,雀跃狂欢。

  所有的大咖们就跟一群小孩似的抱在一起又蹦又跳,

  所有人的大佬们就跟全国解放,抗战胜利似的,又哭又笑,紧紧拥抱。

  坑道上的夏鼎紧紧的咬着牙想要努力的挣扎站起,却是颓然无力的坐下。

  而主角金锋在这一刻却被人遗忘。

  内心深处波涛汹涌,掀起惊涛狂浪!

  枯木逢春!

  移花接木!!!

  这头孽蛟竟然会失传百年的移花接木。

  这,怎么可能呀!

  梅格莉娅忐忑不安小心翼翼的鼓起勇气摸了摸断指,娇躯簌簌颤抖。

  回头冲着金锋展眉一笑,轻声说道:“谢谢你,我的英雄。”

  “我爱……”

  也不知道是因为激动还是脱水的缘故,梅格莉娅软软的倒在金锋的怀里,沉沉的睡了过去。

  金锋静静的抱着海棠春睡般的玉人,视线移动向上。

  坑道上,活化石静静的坐在轮椅上,同样静静的看着金锋。

  满是老人斑的脸上肌肉不住的抽动抽搐,浑浊精亮的眼睛里透出一抹寒光。

  “你这手叫做枯木逢春,移花接木。奇门遁甲中的第一千零一局。”

  金锋淡淡说道:“你倒识货。”

  夏鼎嘶声叫道:“奇门遁甲原有一千零八局,为黄帝所创,姜子牙汇一千零八局于七十二局。张良学了为十八局,诸葛亮学了八局,袁天罡学了七局,到了刘伯温这里,只学到六局……”

  “我问你。你,是不是鬼谷传人?”

  金锋冷蔑一笑,同样嘶声回应:“我若是鬼谷传人,早就钉头五箭书钉死你。”

  “你,还能活到现在。”

  夏鼎眼中闪过一抹深深的忌惮,忽然冷笑起来,鄙夷的笑道。

  “为了一个白皮大洋马,你把移花接木都使出来了。”

  “老祖宗你还要不要?”

  “生个混血杂种出来,你好意思让他姓金吗?”

  金锋沉下脸来,冷冷说道:“她虽然是白皮,但她的心,可比你善良一百倍。”

  “为了收拾我,你们夏家可真够阴险毒辣。”

  “连隔热服都不给我准备。你好意思说我找大洋马?”

  夏鼎眨眨眼,沉声说道:“隔热服?什么隔热服?”

  金锋这时候忽然间抬臂一指,当头对着夏玉周厉声大叫:“夏玉周。我的隔热服呢?”

  众人不由得一愣。

  对啊。

  要做现场烧造,这么高的气温怎么会没隔热服捏?

  谁他妈都受不了这个苦啊。

  那,金锋的隔热服去哪儿了?

  夏玉周狠狠的一捏下巴,灿灿问道:“隔热服?!什么隔热服?”

  “咝……”

  “哎呀喂呀,隔热服……我……我没拿……”

  夏玉周狠狠的一拍大腿,神色极为扭捏,非常的难堪,苦着脸陪着笑:“金锋,对不起啊,隔热服……我真忘了。”

  金锋冷笑两声,嘶声叫道:“你们夏家为了整我,可是费尽了心思,什么招都使得出来。”

  夏玉周都快哭了,嘴里语无伦次的不停解释,不停道歉。

  金锋冷哼着遥空点点夏玉周,嘶哑的嗓子如公鸭子一般。

  “夏玉周,这个仇,我跟金锋跟你结下了。”

  “今天算我金锋运气好,没被你阴死。山不转水转,咱们走着瞧。”

  说完这话,金锋横抱起梅格莉娅冷笑一声,当先走人。

  古都安的夏天比起天都城的桑拿天,还有锦城的蒸笼天不相上下。明明室外都是四十二度的高温了,可神奇的天气预报上却是固定的三十九度,误差不会超过五度。

  古都安博物馆里人流比起往日来减少了许多。

  在最著名的号称可以买下半个港岛省的那只兽首玛瑙杯展台前,一帮子头发花白、儒雅睿智的老头们簇拥着一个年轻人,满脸都是笑容。

  周围的游客们有些感到好奇,更多的却是愤怒。

  这帮子老坏人们已经霸占了兽首玛瑙杯整整五分钟了,却依旧赖着不走。

  真是坏人变老了,倚老卖老,老不休的老东西。

  就连保安都不敢过来撵他们。

  很多游客对此大为光火,都是同样的买了票,凭什么咱们就要排队等着。

  兽首玛瑙杯,第一批永不出境的神州九大镇国之宝之一。

  俏色玛瑙作料,杯体为角状兽首形,兽双角为杯柄。嘴部镶金帽,眼、耳、鼻皆刻划细微精确。是唐代玉器做工最精湛的一件。

  号称价值半个港岛省。

  不少游客发着牢骚,不停的催促,然而一帮子老货们却是视若未睹,恍若未闻一般。

  “金大师,要上手过眼不?”

  “对啊对啊,神眼金你想看的话,取出来就是。”

  “咱们谁跟谁呀不是。”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