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24 我当然要拿出我的本事 捡漏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小÷说◎网 】,♂小÷说◎网 】,

  古代的名琴虽然说是小众收藏,但价格却是屡屡破记录,创天价。

  北宋宋徽宗御制、清乾隆帝御铭的“松石间意”琴,2010年保利秋拍以137亿成交。

  唐“大圣遗音”伏羲式琴在次年的嘉德以115亿成交,成为第二件过亿的神州乐器。

  而这方飞瀑连珠是明代衡阳王的御制古琴,价格不会低于千万,加上这七根天丝琴弦,那价格的话,就远远的超过上面所说的两方绝世名琴。

  关键的关键,那就是这七根琴弦,怕是世界上最后的天丝琴弦了。

  在这些乐者心目中,这些才是真正的无价之宝!

  甘愿有任何物品去换取这样的无上至宝。

  金锋听了这曲春江花月夜,没做任何表示。看看白墨阳的脸色,也明白白墨阳心里头在想什么。

  “锋子。可以走了吧。”

  “这地儿,我一分钟都呆不下去。”

  白墨阳面色铁青,得到金锋同意之后,立刻走人。

  走到门口的时候,一个懒散冷冷的声音传了过来:“哟。白董这就要走了?”

  白墨阳闭着眼睛,淡淡说道:“我不走,难道李总还要请我吃饭吗?”

  李坏插着裤袋漫步过来,挂着哂笑,曼声说道:“白董可是大户人家,吃得精贵,我可管不起你的饭。”

  “我就想问问白董,你对刚才那首曲子怎么看?”

  白墨阳咬着牙眯着眼,嘶声叫道:“好!”

  “你满足了没有?”

  李坏哈了一声,颔首致礼,笑着说道:“白董说好,那就是真的好了。”

  “谢谢白董。”

  跟着眼神转向了金锋这里,目露一抹轻蔑的笑容,眼皮一抬,曼声说道:“不知道这位锋先生对刚才那曲子怎么看?”

  “我记得锋先生刚才还说什么来着。”

  金锋静静地说道:“琴,最差。琴弦排第二。”

  “琴师……还不错。”

  这话从金锋嘴里一出来,李坏顿时身子一僵,直直的看着金锋,呐呐问道:“你说什么?”

  金锋提高音量,淡淡说道:“我说,这琴是垃圾。”

  “琴弦……也是垃圾。”

  “现在,你听懂没有?”

  这话出来,不但李坏愣住了,就连白墨阳也给吓着了。

  不是吧,这话都敢说?

  随即之后,白墨阳倒是对金锋投去了一丝感激。

  金锋这是在给自己站台了啊。

  李坏呆滞了几秒这才回过神来,可真是被金锋给气坏了。

  瞪着眼珠子,冷笑叫道:“你还真的是狂得没边儿了。”

  随即大声叫喊起来:“各位来宾,各位长辈,来来来……都请过来……”

  “都来听听这位先生的高论,可真是了不得。”

  李坏的声音很快引起了全场的注意,现场的人纷纷围了过去。

  这些人当中,赫然就有虎首富,还有刚才的遇见的戴富春。

  听见李坏的话以后,所有人的目光都转向了金锋这里,纷纷露出鄙夷厌恶的神色。

  当下,戴富春最先跳了出来,指着金锋冷笑嘲讽打击起来。

  把刚才跟金锋相遇的事情一说,嘴里冷笑跌倒的叫道:“这人也就是一个暴发户而已。各位乐界的前辈别跟这种人一般见识……”

  “暴发户能懂得起什么音乐?”

  众多人听说金锋竟然花了两千万花了一幅张大千仿唐伯虎的画,也是纷纷摇头嘲笑起来。

  “还真是个暴发户的泥腿子。”

  “咱们跟这个泥腿子计较,岂不是掉了咱们的身价了。”

  还有些人则把矛头指向了白墨阳这里。

  “白家大少爷也真是的。竟然会跟一个泥腿子混在一起,自甘堕落,还带出来丢人现眼。”

  “是啊,白家也这么的世俗了。”

  “我看呐,这乐者皇的名头要不了几年就要换人了。”

  “几年!?”

  “我看怕是今年就要换人。”

  “现在李家有七根天丝琴弦在手能做一方琴,白家只有三根,也就能做一个二胡……”

  “拿什么跟李家斗?”

  面对众多人的嘲讽蔑视和打击嘲笑,白墨阳的脸都气得发黑,紧紧的咬着牙。

  杨静波更是沉着脸,气得不轻。这些人自己一个都惹不起,想要给金锋站台,也是枉然。

  潘艺鸣大导演更是把头垂到了胸口,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口。

  而金锋却是神色平静,一如既往的冷漠,眼睛轻轻的眯起来,透射出一抹从未有过的寒光。

  看见金锋和白墨阳被所有人攻击,李坏露出前所未有的兴奋,白白的嫩脸上狰狞一片。

  狞笑声声的李坏冷冷叫道:“泥腿子就该泥腿子的觉悟,就应该待在家里听听农民的歌好了。”

  “白董也真是的,交到这样的朋友,还带到这儿来……”

  “这么高雅的场所,自取其辱不说……”

  “还凭空拉低了咱们的档次。”

  “这个听涛轩,咱们李家以后不能再用了……俗……”

  李坏的这话就如同一把把刀子杀进白墨阳的胸口,白墨阳气得死死的咬着牙,面容扭曲,死死的盯着李坏。

  眼睛中爆射出来的寒光恨不得将李坏杀死了一万次。

  这时候,两个女孩忽然从人群里插了出来。

  这两个女孩赫然是小恶女和姚萌萌。

  从来都是嬉皮笑脸的两个阳光女孩面带怒容,满面寒霜。

  小恶女上前一步到了李坏跟前,娇声叱喝出声:“李二,你给我闭嘴。”

  与此同时,姚萌萌跟着叫道:“不准欺负小混蛋。”

  两个女孩一现身一说话,现场的人全都一怔,眨眨眼,一脸的茫然。

  她们怎么会认识这个泥腿子。

  这怎么可能?

  李坏见到小恶女跟姚萌萌的时候,赶紧换上了一副笑脸,轻轻颔首。

  小恶女站在金锋身边,指着李坏恶狠狠的叱喝:“这个小混蛋是我的朋友,你说他是泥腿子,那我也是泥腿子咯?”

  姚萌萌接口说道:“我们仨都是泥腿子。你有意见?”

  李坏面色瞬变,赶紧摇头笑着说道:“不不不……”

  “误会,误会……”

  小恶女重重冷哼一声,白了李坏一眼,当即就把李坏给吓了一大跳。

  转过身来,小恶女冲着金锋说道:“没事儿跑这儿来干嘛?好好的捡你的漏呗。揍性。”

  金锋偏头看了看两个女孩,轻声说道:“这地方很高级吗?我这个收破烂的不能来?”

  声音清冷,语气冰凉,小恶女顿时呼吸一滞,呐呐说道:“没……”

  金锋这时候上前一步,静静说道:“这地方很高级,很高雅,在座的都是神州大地最高雅的乐界大咖前辈……”

  “我这种人在各位的眼中,自然是不配来这么高级的地方听这么高级的音乐。”

  “不过,说真的。你们这些人在我的眼睛里,土鸡瓦狗,都是一堆垃圾。”

  此话一出,就如同一颗炸弹在水塘里炸开,掀起了渲染大波。

  在场的人无不变色,齐齐望向金锋,面露愤怒,好几个年轻人当即怼上了金锋。

  李坏狞笑起来,遥空指着金锋叫道。

  “你好大的口气,敢说我们都是垃圾,那你又是什么?”

  “你又算那个什么东西。”

  其他人纷纷附和叫喊起来:“你才是垃圾。什么都不懂的泥腿子。”

  “你赶紧滚吧。”

  “以后别让我遇见你。”

  “回去听你的农民音乐吧。”

  金锋却是根本不在乎这些人话,声音陡然拔高,抬臂一指:“你们这些井底之蛙,连五音七律都没学全,也配在这里装高雅。”

  “真是笑掉大牙。”

  “还有你,李小二。以为你们李家收集齐了七根最垃圾的土蚕丝弦,再配上个衡王琴就自认为天下第一了?”

  “耗子目光,短浅至极。”

  李坏动了真怒,厉声叫道:“有本事……”

  “我当然要拿出我的本事!”

  李坏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金锋冷厉如雷的声音打断,双目鹰视狼顾打出去,横扫全场。

  嘴角上翘,露出最狰狞的一笑。

  “今天,我要让你……们这些土鸡瓦狗、井底之蛙、鼠目寸光的垃圾们看看,什么才是真正的绝世天音。”

  忽然间,金锋声音拔高到最大,提升到最强。

  “吓破你们的狗胆!”

  金锋的声音如三月的惊天滚雷爆发出来,打得整个听涛轩内的所有人耳膜欲裂,几乎站立不稳。

  这一次,金锋是动了真怒。

  就在众人勃然变色的时候,金锋大步上前,穿越人群,径直走到琴台之处,右手一抄!

  几乎没看见金锋有任何多余的动作,那方飞瀑连珠已然到了金锋的手里。

  现场的人见到这一幕,如见鬼魅,乍然变色。

  金锋右手一震,飞瀑连珠应声腾空而起,在空中翻滚起来。

  金锋左手一探,右手闪电般的伸出,把在琴弦之处五指一张,握住七根天丝琴弦,手一紧,往右一拉。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