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10 捡漏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小÷说◎网 】,♂小÷说◎网 】,

  李永冷哼一声,曼声说道:“吹牛谁不会啊,还一百万,你拿得出来吗?”

  人群外依旧没人回话。

  王会长不由得暗地里吁了一口气,原来……

  只是虚惊一场。

  这时候,那个声音曼声叫道:“一百万现金我没有,不过那边就是银行,去取就是。”

  人群慢慢分开,只见着一个身着一身普通运动服的小青年慢慢的步入内圈。

  小青年相貌平凡,丢人堆里绝对没人会多看第二眼。

  但小青年的一双眼睛却是明亮得吓人。

  小青年到了场中,鲁璟瑜赶紧上来,轻声说了几句。

  小青年就是金锋,拍拍鲁璟瑜之后,歪着头看了看王会长。

  王会长定眼一看小青年的样子,顿时瞪大眼,如同见到了一个怪物那般,整个人都不好了。

  李永专家见着眼前这个其貌不扬的小青年,上下一番打量,冷蔑的叫道。

  “小伙子,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一百万可不是小数目。”

  “看你的样子,有得起一百万?”

  “当着这么多父老乡亲的面,你要是拿不出来,那你可就要全国出名了。”

  金锋嘴角上翘,神情淡漠,冷冷说道:“我有没有一百万,问问你的主子不就完了。”

  “你这只狗奴才!”

  此话一出,全场一怔。

  那李永面色大变,冲着金锋厉声大叫:“你说什么?你有种给我再说一次。”

  “马上给我道歉。”

  金锋却是不为所动,淡淡说道:“你难道不是狗奴才?”

  李永冲到金锋跟前,指着金锋,声色俱厉。

  “我看你是故意来捣乱的是吧啊。告诉你,这里是全国古玩大会的海选会场……”

  “你扰乱会场秩序,信不信我叫警察抓你进去!?”

  金锋冷蔑的一笑,鼻子里轻哼一声:“好一只好狗!”

  李永顿时受不了了,一张脸刷白,指着金锋破口大骂。

  “他妈的,你再说一次试试。”

  金锋抬手指指李永,冷冷说道:“说一百次,你都是条狗。”

  李永哪里受得了这种侮辱,指着金锋就要说话。

  金锋却是厉声大叫一声。

  “李永我问你,你手里拿的,是什么东西?”

  声音如音爆一样刺入李永耳内,更似惊雷炸响,李永顿时心头一紧。

  随即大声说:“还能是什么东西?小立桌啊。民国的。”

  金锋冷哼一声,指着李永冷厉的叫道:“民国小立桌?民国小立桌值得你花三十多万来收?”

  李永面色急变,大声说道:“我哪里收了?”

  金锋指着李永叫道:“我就问你一句话,你手里拿的,是什么东西?”

  金锋的眼神如锋利的长刀直刺李永,李永禁不住浑身一抖,心里早已虚了半截。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李永肯定要强自撑下去,大声说道:“这……这就是民国的啊,王会长都鉴定过了的。”

  金锋冷哼一声,冷笑说道。

  “瞒天过海!”

  “暗度陈仓!”

  “有意思!”

  “借着慈善的名义窃取曹大伯家的传家稀世重宝……”

  “真是长知识了。”

  听到金锋这话,在场很多藏友和群众不由得一愣。

  传家宝!?

  稀世重宝!?

  一听金锋这话,李永身子猛然一抖,颤声叫道:“你说什么,我听不懂你说的。”

  “你算什么东西?胡说八道。”

  金锋冷蔑一笑,偏头看了看王会长,冷冷说道:“说你是条狗,你还不承认……”

  “天堂之城收藏协会的会长,王克昌,就是你这只狗的主人。”

  “我说的对吗,王克昌!”

  李永一怔,猛回头去看王会长,不由得咝了一声。

  只见着自己的主人王会长一脸死灰,满脸恐惧,整个人浑身瑟瑟发抖,脸上的肌肉无规律的抽搐不停。

  “会长……会长……”

  “你怎么了?”

  王会长赫然就是拍卖会上被金锋羞辱得要死,被七世祖吓得要死的,王克昌。

  王克昌乍然见到金锋,早已方寸大乱,双股战栗,面无血色……

  乍听金锋叫着自己的名字,王克昌顿时浑身大震,勉强露出一抹笑容,颤声叫道。

  “金……金先生……您……您好……”

  这一幕出来,所有人全都看呆了。

  高高在上的大企业家、收藏协会的会长王克昌在金锋跟前就跟老鼠见了猫似的,吓得魂不附体。

  李永茫然不知所措,呆呆的看着金锋,再看看自己的主人,完全不知道这里面是什么情况。

  金锋冷笑连连,话语冷彻骨髓。

  “王克昌,王大会长。”

  “当着这么多藏友的面,你说,这东西是什么?”

  被金锋无情逼问的王克昌,全身哆嗦个不停,一个脑袋不住的抖着,双手摆动,嘶声叫道。

  “金先生,金先生……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是我故意的……”

  金锋嘴角一抽,厉声大叫。

  “说!”

  王克昌顿时吓得来站直了身子,额头上,豆大的汗珠簌簌而下,一张脸惨白堪比僵尸。

  “明……明朝……明朝……立承具!”

  “轰!”

  王克昌这话出来,顿时引发了现场的渲染大波!

  明朝的!

  这是明朝的东西!

  最少也是三百多年了啊,那可是古董呐!

  而且是老古董呀!

  惊骇之后,藏友们却是愤怒滔天!

  金锋嘶声叫道:“王克昌,我再问你一句。”

  “这个立承值多少钱?”

  “说!”

  王克昌在拍卖会被金锋羞辱之后,又被七世祖收拾了一顿。

  七世祖一走,没几分钟,警察就找到了王克昌。

  七世祖可是外宾,包家更是最早一批进入神州的外资,带回来的那是实打实的投资和项目。

  这些年,在神州的投资每年都大幅度的增长。

  七世祖被威胁,那可是大事件。

  包家在大马那可是巨擘,这事就连大马的使馆都给惊动了。

  也算是王克昌福大命大,当时在场的人全部接受了调查,证实王克昌只是语言上的威胁,并没有实际行动。

  王克昌对七世祖亲自道过谦之后,这事才算解决掉了。

  侥幸逃过一劫的王克昌哪知道今天会在这里遇见金锋。

  心里怕得要死的王克昌面对金锋的质问,根本不敢有半点隐瞒,颤声说道。

  “不会低于一百万!”

  “轰!!!”

  这话宛如一个炸弹在平静的湖面炸响,顿时激情千重浪。

  藏友们全都震惊了!

  藏友们全都愤怒了!

  一百万的明朝承具竟然被王克昌跟李永两个专家说成是民国的东西。

  专家难免也会打眼,这个可以原谅。

  但是,王克昌跟李永两个鉴宝交流会的专家明知道这是明朝承具,竟然做出这样下作肮脏卑鄙无耻的事来。

  竟然……

  竟然欺骗到了一对孤残的父子身上去!

  这是什么样的一种行为?

  丧心病狂!

  人神共愤!

  卑鄙无耻!

  愤怒的藏友的们顿时冲着王克昌和李永发出最愤怒的咆哮和怒吼。

  金锋身边的鲁璟瑜年轻气盛,乍听这话,当先抄起手里的手串就往两个人身上砸过去。

  “你特么两个老狗,算什么专家?”

  “你们连这样的孤残父子都骗,你们他妈的还算是人吗!”

  “猪狗不如的两条老牲口!”

  “我打死你们!”

  一时间群情激动,愤怒的人们和藏友纷涌而上,将王克昌跟李永包围起来,无数人冲着他们吐口水,拳打脚踢……

  人群中传来凄厉的惨叫声……

  执勤的特勤飞速赶到,立马拉开了人群,及时救下了两个人的老命。

  不过两个人已经被打得不成样子了。

  身上全是脚印,脸上全是口水,狼狈不堪。

  最惨的莫过于李永,他年轻较轻,刚才也是他出面最多,所以受到的待遇更好。

  满脸是血,奄奄一息,脸上满是脚印子,肿得就跟猪头一般。

  没一会,评委会主席周易宽带着人赶到,听说了事情的前因后果,气得暴跳如雷。

  当即马上摸出电话来就打给了天都城。

  当天下午,天都城那边就来了几个人,带队的赫然是夏玉周跟罗挺。

  这事发生在其他地方还好说,发生在古玩大会的海选上,那可就是通了天了。

  这,可是活化石夏鼎亲自主持的古玩大会呐!

  黑心烂肝,杀千刀都不解恨呐!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