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00 大宋万历年制 捡漏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小÷说◎网 】,♂小÷说◎网 】,

  这些石头标价更是高得吓人。

  溜达了一圈,金锋看上了一个象牙微雕,那是一个印章。

  象牙质地没得说,关键颜色还挺白,看着就跟和田白玉一般漂亮。

  可惜这是非卖品,象牙都是非卖品,要想买,手续很复杂,金锋也只好放弃。

  随后金锋又去了蟋蟀馆,没几分钟就出出来,里面的蛐蛐罐和盆子都是展览品。

  七宝古镇的名字就是因为这里蟋蟀得名。

  街道上有一排卖蛐蛐罐的,金锋一扫过去,全是工艺品。

  本地人到现在都在玩蟋蟀,好的一只要卖一万多,对蛐蛐罐和盆那是很了解的,想捡漏的几率并不大。

  一晃就是十点多,金锋对七宝老街再不眷念,径直出了古镇,拦了出租回到了城隍庙。

  算起来,自己在魔都的时间不过四天,收获却是极为丰富,但距离自己想要的目标还差得太远太远。

  七世祖的爷爷包玉华给自己拿了个手续,那个手续的费用至少需要一个亿。

  而且还要在一周之内打款过去。

  现在自己只有八千多万。

  一个亿肯定能凑齐,七世祖那中二青年想把那个翡翠大龙牌子赎回去,用的就是拍卖会上捡漏得来的锤头瓶。

  锤头瓶随便能卖一两千万,一亿也就凑齐了。

  但是,后续的费用却是没有着落。

  金锋也有些着急。

  “咦!”

  视线飘出车窗外,只见着外面一个广场上围满了不少人。

  随即金锋叫了停车,步入广场。

  看见广场上打出的几条横幅,金锋嘴角薇薇翘起来。

  “想什么来什么。”

  这里是魔都本区一年一度的鉴宝交流会。

  虽然只是本区的鉴宝交流会,但魔都一个区的人口那可不容小觑,随便都是三四百万人。

  偌大的音乐广场上,人山人海人头攒动,主办方还特意请来了老年腰鼓队,咚咚锵锵敲的震天响,气氛相当的热烈。

  这个鉴宝会是本地的收藏协会主办的,还有不少特勤和保安在执勤。

  在这个全民收藏的盛世年代,密密麻麻的人群排成几条弯弯的长龙急切的等待专家的鉴定。

  广场分了两层,最初那层是海选,海选过关了进去才是真正的鉴宝评估。

  所以横幅上打出来的标语也是。

  “国宝在民间。”

  除了摩肩接踵熙熙攘攘的鉴宝大军,还有不少闻着商机的商贩也趁着这个难得的时间,在这里支起了摊子。

  电瓶车驮着一大包东西过来,就地一放,哗啦啦打开,小小的摊子也就出来了。

  这样精明的人还不在少数,一溜过去,好几十个,也引发了好多闲来无事的老人围观,就像是赶庙会一样的热闹非凡。

  另外还有不少穿着老式呢子大衣的老头们背着手在等待鉴宝的人潮大军中慢悠悠的闲逛。

  但凡是有点意思的物件,这些老头们就会停下脚步仔细探究一番,评头论足,旁征博引,最后冒出一句话来,顿时引得众人莞尔。

  “假的。送我都不要。”

  有的藏友也是老人,脾气暴躁,当即就跟对方吵了起来,吵得脸红脖子粗,引起了好多人观看。

  金锋随着汹涌的人潮漫步逛了半圈,视线投射到场中两三个人身上。

  几千人当中,有这么三个人,年纪不大,都在四五十岁之间,穿着也跟一般人没什么两样。

  这三个人与其他那些个假装二把刀的老人家言行举止大相径庭。

  看那些玩家藏友们的东西的时候,基本只看过十来秒,随后就交还还回去,礼貌的点头微笑。

  遇见特殊的藏品和物件,这三个人都会不约而同的取出手机,征求主人的同意,拍上几张照片,随即点头致谢。

  三个人的分工很明确,每一个人负责一段人流,看东西也很快。

  大约半钟头后,这三个人漫不经心的从三个地方慢慢聚集到一起,找了一个背光的地方,交换手机看了起来。

  “是他!?”

  “真是好玩。”

  金锋扫了半钟头的货,倒是长了些见识,不得不说,这真的是一个全民收藏的黄金时代。

  数千名的藏友中拿的东西,那简直就是一部整个神州的编年史。

  上到新石器时代,下到民国改开,物件都是五花八门,要什么就有什么。真货没见着几件,臆造品更是多如牛毛。

  点着烟慢慢逛着,金锋注意到那三个中年人在经过十几分钟的互相验证后,在笔记本上记录下了几件东西,跟着就站起身来,径直走进了里面围着的鉴宝现场。

  没一会,那三个人当中的两个走了出来,却是已经换了一身衣服,改了发型,胸口上也挂上了主办方鉴宝大师的胸牌。

  跟着两位鉴宝大师出来的,还有主办方本区收藏协会的几个大咖。

  这些大咖都是开着自己的古玩店的老板,在本区的古玩行里颇有些名气。

  在很多本地藏友的心里,这些都是真正的高手大师。

  见到这些大师专家们出来,众多民间藏友和玩家齐声高呼,掌声雷动,伴着几台摄像机的跟拍,一时间气氛达到了高潮。

  专家和大师们开始在人群中走动起来,时不时的对某件藏品点评一下。

  “明成祖年制,这……呵呵,明成祖那是朱棣的谥号,怎么可能出现在朱棣活着的时候?”

  “假的。”

  “大明康熙年制!?”

  “呃……”

  “老人家,这个……也不对。”

  “呃,小伙子,不认识这些纂书字吧……”

  “我来告诉你,这上面写的是大宋万历年制。”

  “万历是明代的。”

  “拿回去吧啊!”

  “你这个有点意思了啊,小老弟。”

  “青花……开水瓶!”

  “嗯,还是三宝太监下西洋时候用的?”

  “我就问你,这个开水瓶的胆在哪?”

  “这个有点意思了啊……中正剑!”

  “落款是黄埔军校第二期……王公遐……”

  “那可是陆军少将啊,也是我们江南人……”

  “拿回去吧小伙子,这也是假的。”

  “黄埔军校那是外面的称呼,真正的中正剑,那是陆军军官学校……”

  “大爷,这个是国外的吸血鬼,不是三星堆的青铜大立人……”

  “这是典型的臆造品。”

  一路走下来,很多藏友视为珍宝的物件被众多专家一一指出来,顿时引发了一阵阵高亢开心的哄笑。

  最搞笑的是自然是那个大明永乐时期的青花开水瓶了!

  不过,更搞笑的却是出现在下一个。

  这是一个胸章,正面是白底配五朵长条黄花,看样子还不错。

  背面刻着伪满洲国治安维持会。

  当专家和大师们说出这个胸章是假的时候,东西的主人却是不干了。

  当即藏品主人就从包里摸出一个海关的证书和国外的一个拍卖公司开具出来的证书。

  “什么专家啊你们啊……”

  “这是汉斯国昆克拍卖行出具的证书,我当时花了八百五十欧买的,这里还有汉斯国的海关报关单……”

  “拍卖会上买的,会是假的吗?”

  “你们这群假专家!”

  “不找你们鉴定了!”

  说完,那人气呼呼的扭头就走,一干专家大师们互相看看,呵呵一笑,摇摇头继续往下走着。

  距离鉴宝队五米之外的一个地毯上,一个摊主挠挠脑袋,费解的说道。

  “我觉得这个是真的啊。汉斯国对文物的鉴定有很严格的规程的。”

  “人可是带着证书和海关报关单的,绝对不可能是假的。”

  旁边一个摊主愤愤不平的叫道:“这群假装家懂个屁。”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