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28 那时候,他没有选择 捡漏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小÷说◎网 】,♂小÷说◎网 】,

  金锋的话中气十足,铿锵有力,掷地有声,激烈的话语在宽大的大厅里回荡起来,震颤人心。

  在场所有人禁不住微微变色。

  这个金锋到底是什么意思?

  竟然揪着殷泉龙不放。这样的人度量是不是太过的小气。

  亦或是,还有什么其他的原因?

  在紧靠着殷泉龙这张的餐桌的隔壁,周皓和王小白静静的坐在椅子上,一个抱着手,一个捏着兰花指托着下巴。

  “我就知道天鹤骨体没那么简单。”

  王小白捏着兰花指,轻轻哼着黄梅戏的小调,曼声说道:“你还说他们几兄弟是江湖草莽混混,看走眼了吧。”

  周皓远远的看着金锋,嘴里淡淡说道:“后发制人,一击必杀。”

  “够狠!”

  “这个人,我们确实看走眼了。”

  顿了顿,周皓轻声说道:“像他这样的狠人,按道理说,不应该做出跟阳伟那帮人玩命儿的蠢事。”

  “费解!”

  这当口,周皓身边的一个中年男人淡淡说道:“那是因为,那时候他没有选择。”

  说话的这个中年男人一身立领国服,双鬓微白,神色肃穆。

  这人就是特科的叶布依。

  叶布依同样的抱着手,靠在椅子上,勉强的睁着眼睛,满脸的倦色。

  周皓眼神轻瞥叶布依,淡淡说道:“听叶主任的意思,你好像对金锋很了解?!”

  叶布依曼声说道:“了解倒也不多。”

  “只能算,中等了解吧。”

  周皓鼻子里微微哼了下,淡淡说道:“特科果然名不虚传,但凡是个人物,你们都不会放过。”

  叶布依眯着眼睛,曼声说道:“那是当然。要不然你以为,梵青竹是谁派出去的?”

  “我们,可是盯了阳伟很久了。”

  “对了,周处长对金锋有兴趣?我们,可以资源共享啊。”

  “梵青竹可是跟了金锋整整一个月,我们的情报组还亲自去了帝都山。掌握了大量的第一手情报。”

  周皓闭上眼,沉默几秒,淡淡说道:“什么条件?”

  叶布依听到这话,腾的下坐直了身子,瞌睡也没了,嘴角上翘,眼露精光,嘿嘿冷笑,比起了一根手指。

  这时候,隔壁那桌的殷泉龙在经过短暂的沉默后,硬着头皮对金锋的质问做出了回复。

  “安和集团这些年的每一个项目都在云龙集团的严格管控下进行。”

  “绝对没有任何违反相关规定的地方,这一点,请金先生放心。”

  “我们欢迎任何人的监督。也欢迎任何人的检举和举报。”

  “一旦查实,我们将会对相关责任人严惩不贷。”

  一口气说完这话,殷泉龙暗地吁了一口气,轻轻的擦拭自己的额头上的汗水。

  对面的金锋点了点头,似乎对自己的回答很是满意。

  “既然殷大总裁做了这样的保证,那在下也相信殷大总裁的话……”

  殷泉龙舔舔干涸的嘴皮子,正要坐下来的时候。

  金锋忽然大声说道:“那么。现在……”

  “我金锋,要当着各位嘉宾的面,向殷大总裁实名举报……”

  “安和集团项目经理刘力伟昨天晚上带着人到西城区、黄塔寺骨伤药膏堂威胁我,要把我打死。”

  此话一出,全场一片哗然。

  殷泉龙当即变了颜色,屁股刚刚挨着椅子,却是再也坐不下去。

  半蹲着身子,有些僵硬,面对在场好些嘉宾疑惑的目光,殷泉龙艰难的露出一抹笑容,灿灿的说道。

  “这……这,恐怕……不太可能吧……”

  这话有些不对,殷泉龙赶紧补充说道:“这恐怕,恐怕是误会吧……呵呵……误会吧……”

  金锋冷冷一笑,大声说道:“误会也许是误会。不过殷大总裁不想听听个中的原因吗?”

  殷泉龙眨巴着眼睛,尴尬的笑着。

  金锋面色阴冷,淡淡说道:“我昨天到西城区收破烂,意外发现了黄塔寺骨伤药膏堂里的一个秘密……”

  “就是这个秘密,让刘力伟带着十几个人过来,要把我打死,还威胁我要烧了那地方,把我们全给埋了!”

  “殷大总裁不想知道这个秘密是什么吗?”

  殷泉龙面色难堪,完全没了刚才第一次怼金锋时候的伶牙俐齿和淡定从容。

  金锋这时候曼声说道:“还是我来告诉殷大总裁好了。”

  “黄塔寺骨伤药膏堂是晚清时候的古建筑,这不算什么,他的第三进是一座老庙……”

  “这座庙年纪也不久,不过是明朝早期的寺庙而已。”

  听到这里,在场的很多专家们都鼓起了眼睛。

  明朝早期的寺庙!

  那可是毫无疑问的古建筑呐!

  只听见金锋又说道:“大明早期的寺庙也不算什么……寺庙里面供着梓潼帝君的塑像,也是大明早期的……”

  在场的专家和大师们再也坐不住了。

  金锋继续说道:“大明早期的塑像也不算什么……”

  “他的正梁上挂着一枚法镜,全称叫做,天地日月五岳八卦镜。”

  此话一出,在场的专家和大师们全都惊叫出声,腾的下就站了起来。

  听到这个法镜的名字,主桌上的活化石夏鼎面色轻动。

  金锋冷漠的话依旧在继续:“殷大总裁可能还不知道这方法镜的出处。我就给你做个科普。”

  “天地日月五岳八卦法镜是唐朝唐玄宗李隆基皇室专用法镜。在我们国内仅仅出土过一方。那就是在当年华清池的原址……而且那方法镜还是残的……”

  “我发现的这方,却是完整无缺。说简单点,这方法镜,就是顶级国宝。永远都不可能出境的稀世绝宝。”

  “听懂我说的了吗?”

  “殷泉龙大总裁。”

  这话等于是给全场的嘉宾说的。

  听了金锋的科普,现场嘉宾无不露出一抹惊骇。

  殷泉龙也是被那永不出境的稀世绝宝给惊着了,脸色难看,额头冷汗直流。

  金锋眯起眼睛,冷笑说道:“稀世绝宝其实也算不上什么。我,还在梓潼帝君的塑像手里发现了另外一件东西……”

  在场所有人耳朵全都竖了起来。

  唐明皇的御用法镜在金锋嘴里都不算什么,那还有什么东西比稀世绝宝更好的?

  “那是一把唐刀。只可惜只剩下了刀柄……”

  “刀柄是错金的,他的主人是唐僖宗。”

  听到这话,所有的大师和专家倒吸一口冷气,齐声大叫。

  “什么!”

  金锋曼声说道:“唐刀在我们历史上大名鼎鼎,却从来没有在本国有过实物出土,整个世界只有东瀛几个馆寺珍藏得有……”

  “唐刀虽然残了,但天地法镜却是神州唯一,再加上大明前期的寺庙,还有其他的金器……”

  “按照文物法的规定,这座古庙和古建筑都是受到国家法律的保护重点古建筑……”

  “现在,殷大总裁,你明白刘力伟为什么要威胁我,砍死我,烧死我的原因没有?”

  金锋的话说完,全场一片震动。

  夏玉周和罗挺面露疑惑,回头去看黄冠养。

  黄冠养是本省头号大咖,这些事他是必须要知道的。

  黄冠养走过来低低说了几句。

  夏玉周听过之后神色大动,立刻到了夏鼎身边,弓着身子附耳汇报。

  夏鼎听到夏玉周的汇报之后,微微闭眼,手持拐杖,轻轻在地上一戳,面露一抹阴壑。

  殷泉龙这时候完全乱了方寸,面对金锋的质问,浑身如毛毛虫肆意乱爬,麻痒难受,一张脸变了又变。

  最后,殷泉龙竟然做出了自己都想不到的决定来。

  重重狠狠的一拍桌子,大声叫道:“简直就是胡闹,太过分了。我马上打电话让他们停工。”

  “我把刘力伟亲自叫过来,让他给金先生你道歉。”

  说着,殷泉龙竟然拔腿就要往外走。

  金锋冷笑出声,厉声叫道:“殷泉龙,你想去通风报信吗?”

  殷泉龙浑身一抖,呆了呆,回头笑着说道:“怎么可能?我……”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