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24 野小子,你想说什么 捡漏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小÷说◎网 】,♂小÷说◎网 】,

  听到这里,众人不由得眼皮一跳。

  徐学军哭着摇头:“我……我……父亲从小死得早,就靠我母亲一把屎一把尿给我拉扯大……”

  “老婆孩子没了,我还可以再找再生,可我母亲,我母亲……”

  “为了我母亲,我当时就在文件山签了字……”

  “可……那份文件上的收购金额由三亿变成了两亿,整整少了一个亿呀……”

  说出这段话来,徐学军苦痛万状,眼泪鼻涕横流满脸,却是浑然不顾。

  再次嘉宾们尽皆沉默无语,暗地摇头。

  殷泉龙面色沉着,无悲无喜,就如一个呆板的机器人一般,轻声说道。

  “那你说的,都有什么真凭实据吗?”

  徐学军木然摇头,哭着说道:“能有什么证据我敢有什么证据?”

  “安和集团做事滴水不漏,我什么证据都没有。”

  说到这里,被职业装锁死的徐学军猛烈挣扎,向着老战神跪下去,却是被职业装锁住。

  膝盖悬空弯曲,徐学军全身颤抖,撕心裂肺的哭嚎。

  “老太爷,我说的句句都是实话,半个字都没有假,老太爷,求您给我做主,求您给我主持公道啊……老太爷……

  殷泉龙面色肃穆,转身向老战神深深鞠躬,肃声说道:“老太爷,我问完了。”

  一直微闭着眼,静静听完徐学军和殷泉龙对话的老战神沉默了一会,淡淡说道。

  “有什么建议?”

  殷泉龙躬身行礼,肃声说道:“徐学军先生没有任何证据证明他所经历的事,跟安和集团有关。”

  “老太爷,这里很多嘉宾都是学法出身,他们可以证明我的话。”

  众多嘉宾种,确实有不少是法律系毕业的富豪和高材生,纷纷点头,表示认同殷泉龙的说法。

  开什么玩笑。

  你没有任何证据就控告一个市值大几百亿的集团,事关重大,如果有这回事,那自然没话说。

  要是没有这事,安和集团白白遭受不白之冤,那后果可不是闹着玩的。

  这事就算是不懂法律的人,也知道后果有多严重。

  面对殷泉龙的回答和众多人的附和,老战神面色凝沉肃然,思索一会。

  曼声说道:“那什么经理有什么嫌疑?”

  “谁来说?”

  “那谁?叶布依小娃娃在不在?”

  人群中,叶布依轻轻往前一步,低头回应:“老首长,这事儿查不了。”

  “没有视频和音频证据,有可能屈打成招。”

  金锋听到这话,鼻子里轻轻冷哼一声。

  叶布依说完,低头往后退了一步,低头闭眼,再不说话。

  徐学军神色呆板,木然的看着前方,嘴里呐呐说道:“不是他们干的,还会是谁?”

  “不是他们干的,还能有谁……还能是谁啊……”

  “老太爷……老太爷……”

  老战神轻轻闭着眼,轻轻的呼吸两下,慢慢的拿起了筷子,淡淡说道。

  “吃饭!”

  听到这话,在场所有人互相看看,依言纷纷坐下,跟随老战神的动作,拿起了筷子。

  大好上佳到顶点的气氛被徐学军这个程咬金搅得一团糟,很多人脸上阴沉都快滴出水来。

  要不是有老战神在,无数人早就一拥而上,不把将徐学军揍得鼻青脸肿半残废才怪。

  还有的宾客暗地摇头叹息,拿起筷子,举起酒杯,笑着向同桌的老友新朋敬酒。

  徐学军呆了呆,忽然发疯似的疯狂的双脚乱蹬,嘴里哭着喊着,悲痛欲绝,哭声震天。

  “老太爷……老太爷啊,我说的全是真的,全是真的啊老太爷……”

  “我要是说了半句假话,叫我天打五雷轰……”

  “安和集团就是一颗大毒瘤,在座的哪个不知道,可就是没人敢搬翻他,就是没人敢搬翻他啊……”

  保镖头子龙四轻垂眼皮,打出手语,冷漠无情。

  职业装们立刻提起徐学军就往外走。

  徐学军此时此刻知道自己失败了,万念俱灰,脸若死灰。

  身子骨萎缩成一团,泪如雨下,宛如冰冷冷的尸体,仍由职业装擒着自己往外走。

  忽然间,徐学军面色悠变,胸口急速起伏,嘶声的笑起来……

  笑声越来越大,却是越来越诡异,声音越来越沙哑,却是越来越恐怖,

  大厅里弥散着徐学军的来自地狱深渊的厉鬼狂笑,冷得刺骨刺心,令人不寒而栗。

  临到门口,徐学军猛然回头,那一抹的哀婉的绝望深深的印在每个人的心底,永世无法忘却。

  现场两百多嘉宾贵宾暗地摇头。

  徐学军……这辈子算是毁了。

  这种最重大的场合,徐学军不但把战神老太爷得罪了,还把曾家都给得罪了。

  从此以后,徐学军也就走到头了。

  这事包不住,一旦寿诞散了,徐学军的名声就会传遍整个神州,再没有任何人敢跟他有任何关系的往来。

  自生自灭,离死不远了!

  外面的天气已经黑透,那轮仲秋的明月在等待了一天之后,努力的爬上了地平线。

  月圆之夜,万家团圆之时。

  大厅里沉寂下来,声音却是小了许多许多。

  这时候,活化石夏鼎缓缓开口说话了。

  “今天中秋佳节,老天爷都给面子,让我们锦城见到了十年都没出现的圆月……”

  “除了仲秋佳节,今天,更是曾老一百又八的寿诞……”

  “人月两团圆,最是欢乐莫过今宵。”

  “大伙儿都开心点儿,待会儿月上西楼,咱们吃饱喝足,赏月吃月饼去。”

  活化石一发话,大厅里的气氛慢慢和缓下来,宾客们再次露出微笑,纷纷点头。

  夏鼎转身过来,笑着对老战神说道:“曾老,小小插曲无伤佳节寿诞,来,老弟敬你一个……”

  颤颤的举起酒杯来,颤悠悠的手伸到老战神跟前,轻轻碰了一下杯子。

  老战神缓缓放下筷子,淡然一笑,从容淡定:“想当年我刚刚要洞房的时候,就被鬼子摸上来,老子裤儿都没穿,拿起枪就干……”

  “这个算得了啥子?”

  夏鼎哈哈笑起来,曼声说道:“我一辈子最佩服的,就是你老哥这脾气。”

  “大丈夫不拘小节,些许小事。咱们不用计较。”

  “吃饱喝好,一块赏月去也。”

  “今天,咱们哥俩儿可是收入颇丰,这些玩意儿值老钱咯,这回,可以多修十条路,二十座桥……”

  老战神嘿嘿笑了笑,指着夏鼎:“我喜欢听这句话。”

  举起饮料杯子,重重的跟夏鼎碰了一下,两个百岁老头嘎嘎笑起来。

  老战神一笑,现场气氛顿时好了起来。

  曾家的至亲们即刻起立,就要挨桌的去敬酒。

  眼见着一个插曲阴影就要散去的时候……

  就在这绝好气氛的再次蔓延大厅的时候……

  只听见一个清清朗朗的声音大声说道。

  “两条人命,说死就死。在夏老眼中,一句,些许小事就完事了!?”

  此话一出,刚刚站立起立的曾家至亲们猛然一怔。

  正要举杯相敬的宾客们蓦然一震。

  众人齐齐转头,循声望去。

  只见着嘉宾席第一桌上,一个面容冷峻的少年端坐在椅子上,手握酒杯轻轻转动。

  脑袋微微扬起,视线直直对着古老的天花吊顶。

  众人不由得一怔!

  说这话的少年,赫然是给老战神进献左宗棠印章的金锋。

  好些个熟知金锋的人面色微变,心里一凛。

  金锋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夏鼎同样的微微一愣神,偏头看看金锋,面露一丝疑惑。

  慢慢地,夏鼎飞龙大眼中爆出一道光亮,轻轻的放下酒杯,缓缓说道。

  “野小子。你想说什么?”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