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94 不用看了,下去吧 捡漏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小÷说◎网 】,♂小÷说◎网 】,

  别墅前院是一个大大的喷泉,假山、游鱼,左边是停车场,右边是警卫室。

  别墅不过区区两层,高度却是达到了十二米,样式是上个世纪的中式仿古,飞檐斗拱,巍峨雄壮,很有1气势。

  别墅正门高高大大,门口站着两个身材雄壮的警卫,荷枪实弹,呆板如机械人般望而生畏。

  大门敞开着的却是没人敢进去,里面就是那传说中的珍宝席。

  名额仅仅一百个。

  现场的嘉宾们拎着自己视为生命的包包和皮箱,站在停车场上的鉴宝现场,默默等待未知的结局。

  金锋的眼神最为犀利不过,略略一扫,轻轻低头。

  在右边七点位的地方,葛老神医一家子慢慢走向别墅后院。

  似乎有心电感应似的,一个黑色职业装的女孩蓦然回首,四下里看了看,露出一张略显憔悴的脸。

  那是葛芷楠。

  按照规定,金锋排队上前,来到了一长排的长条桌前,默默的掏出自己的寿礼,轻轻放在桌上。

  能坐在这个地方鉴宝的,都是国内顶级的大师们。

  每一位大师要嘛家学渊源,要嘛师出名门。

  金锋眼睛一扫,也是微微动容。

  故宫里数十件绝世重宝都是他捐献的、神州第一收藏大家游春主人的亲传弟子,赵志华。

  天都城第一古玩大家世襄先生的亲传子弟,张昌海。

  还有夏鼎的徒子徒孙们。

  如此庞大的鉴宝阵容,堪称有史以来的第一次。

  由于来贺寿的嘉宾人数众多,作为司仪的夏鼎一个指令就把这些个平日子最精贵的一级大师们抽调过来。

  目的,就一个。

  快速鉴定。

  在鉴定的大师们当中,金锋看见了几个熟人。

  一个是鲍国星,一个是黄冠养,其他七八个大师,金锋或多或少也听说过这些人的名头。

  除此之外,金锋意外的发现了一个年轻人。

  年纪比自己大不了几岁,模样俊朗,双目如电,随时随地都保持着一张冷峻的脸。

  这个年轻人话语很少,拿东西的动作非常老练,上手寻摸的鉴定手法更是令金锋动容。

  无论是瓷器、字画、金石,到了年轻人的手上,每一件的鉴定时间统统不会超过一分钟。

  就在快要轮到金锋的时候,前面有个富豪拿了一个盘子出来。

  被年轻人鉴定为洪武时期的真品以后,那富豪捧着盘子起来,因为过于激动,盘子一下子滑落……

  眼看着一件价值百万的盘子就要摔成碎片,那年轻人忽然出手如电,从长条桌下捞起来这个盘子。

  “拿好。”

  淡淡说了两个字后,那年轻人神色异常平静,接着开始看下一个的寿礼。

  看见年轻人这个动作以后,金锋一下子就猜到了和这个年轻人的姓。

  他姓夏!

  原来梵青竹当初暗恋的就是他。

  夏侯吉驰。

  夏鼎的亲孙子。

  果然是家学渊源,又是一个未来的鉴宝宗师!

  鉴宝的大师很多,本领一个赛一个,速度非常的快,来贺寿的富豪们虽多,但这里却是一直保持着畅通状态。

  很快就轮到金锋,给金锋看东西的大师在农家乐下面露过一手。

  神州第一制玉大师玉龙王的关门弟子。

  孔凡勤。

  金锋默默的把手里的小东西放在桌上的绒毛垫上,自己拿到的号牌交给记录员登记。

  静静的等着。

  孔凡勤拿起金锋的东西在手心上一捏,嗯了一声,翻过来再看了一眼,淡淡说道:“血色还行,值六十万。”

  偏头对旁边的记录员说了一句,记录员在表格上注明了东西的名字和金额。

  孔凡勤将东西一放,笑着说的:“可以了。下一位。”

  金锋静静站在长条桌前,轻声说道:“孔大师,你确定这玩意只值六十万?!”

  孔凡勤头也不抬的淡淡说道:“飞血连天在现在也算是少见,不过质地是朱砂地,略显粗糙。”

  “六十万,算是高价。”

  金锋平心静气的说道:“麻烦孔大师,再仔细、认真的看一看。”

  金锋的话语清冷,让孔凡勤嗯了一声。

  抬起头来,面带一抹不悦,打量了金锋两眼,呵呵一笑。

  “不用看了。”

  “下去吧。”

  “后面还有人等着。”

  排在金锋身边的,赫然是胡方权和赵嬛珠两口子。

  看见金锋的寿礼被孔凡勤大师估价仅仅为六十万,原本憋了一肚子的委屈和愤恨,在这一刻终于爆发出来。

  “哎呦。这不是被他兄弟尊称为比夏老还要厉害的少年大师吗?!”

  “我还以为他会带来什么样的稀世宝贝?”

  “结果,却是一个只值六十万的小玩意儿!”

  “真是笑掉大牙了!”

  “六十万的小玩意儿,也有脸拿上来献宝!?”

  “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冷蔑的嘲讽和挖苦让其他一些富豪和贵宾视线转移到这边来。

  听了胡方权两口子的话,这些人对金锋纷纷露出一抹嘲笑。

  开什么玩笑!?

  这里来的每位富豪和贵宾,哪个手里的寿礼有低于一百万的。

  给战神老太爷的寿礼低于一百万,那不是打自己的脸么。

  面对众多人的嘲讽和冷笑,金锋没有丝毫情绪波动,轻声说道。

  “孔大师。这个玩意,你最好还是再看一看。”

  面对金锋一而再再而三的胡搅蛮缠,孔凡勤有些不高兴了。

  扯了一张纸巾擦擦自己的手心,不冷不热,声音略沉。

  “这位先生,我已经看过你的章子。也给出了我的鉴定结果和估价。”

  “你信也可,不信也可。我的结果就是这样。”

  “请你下去。不要妨碍其他人。”

  金锋身后,胡方权两口子冷笑迭迭,尖酸刻薄的挖苦叫道。

  “怎么?你还信不过孔大师?还敢质疑孔大师的鉴定不成了?”

  “孔大师可是玉龙王陈老太爷的关门弟子,更是浩瀚拍卖行首席鉴定大师,他的鉴定就是真理。”

  “你算哪根葱哪颗蒜呐你,敢这样跟大师说话……”

  “我说你别赖这不走,赶紧闪一边去吧。”

  金锋鼻子里轻轻哼了一声,伸手将飞血连天的章子拿到手里,淡淡说道。

  “什么时候神州古玩行大师变得这么不值钱了!?”

  “稀世珍宝都认不出来,也配叫大师!?”

  “玉龙王的关门弟子!?不过滥竽充数的李鬼。”

  “贻笑大方!”

  这话出来,孔凡勤脸都变了。看着金锋,慢慢起身。

  一脸肃容,沉声说道:“这位先生,你骂我可以。但你出口侮辱我的师门,侮辱我的恩师,这,我可要跟你说道说道。”

  金锋哼了一声,旁若无人的点上烟,淡淡说道:“就凭你!?”

  “还没资格跟我说道。”

  孔凡勤面色陡变,金锋的那副冷漠的神色和冰冷刺心的话语,让自己感到了莫大的羞辱。

  还没等孔凡勤说话,金锋身后的胡方权两口子早就跳了起来。

  “小伙子,你太狂了,赶紧给孔大师道歉,马上!”

  “你竟然质疑孔大师的鉴宝,还侮辱孔大师和玉龙王老太爷,我看你是存心捣乱……”

  “你有几斤几两重,你算什么个东西?”

  “赶紧给孔大师赔礼道歉,否则……有你好看的。”

  孔凡勤一站起来说出那段话的时候,已经引起了旁边好些个鉴宝大师的注意。

  黄冠养抬头一瞧,见了金锋,顿时咝了一口气,赶紧扯扯自己师伯鲍国星的衣服。

  鲍国星还在给人看东西,没好气瞥了黄冠养一眼。

  这时候,孔凡勤左右两边的几个大师停下了手里的活,问清楚了事情经过,也是露出一丝不悦。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