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84 好小子,藏得够深呐 捡漏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小÷说◎网 】,♂小÷说◎网 】,

  鲍国星的鉴定方法更是一绝。

  依然是鉴定磁州窑黑瓷的那一手,手捏着小碗外壁倾斜个三十来度,眼睛一瞄底款和圈足,随即放下。

  拿了支鉴定专用的手电筒出来,垂直应在小碗碗内正中心。

  手轻轻一按,手电开启。

  顿时间,周围的人响起一阵惊叹。

  只见小碗在手电的打灯之下,整个小碗晶莹剔透,几乎达到了全透明的标准,肉眼看上去,胎壁赫然有种羊脂玉般的温润光洁。

  而外壁的桃花飞燕一下子明亮起来,层次分明,鲜活柔媚,艳而不浓,淡雅清纯。

  如此美品,令人叹为观止。

  这是神州陶瓷史上非常非常有名的一种釉面。

  全称叫做釉下五彩瓷。

  金锋远远的站着,一眼瞄到这个小碗,也是略感惊奇。

  自己在书里有读到过这种极为罕见的瓷器,今天见到实物,很是意外。

  白如玉、明如镜、薄如纸、声如磬。

  果然是凝聚一代匠人们的心血杰作,当之无愧的国内最高水准。

  这时候,三个大师已经有了答案。

  依然由鲍国星来宣读结果。

  “釉下五彩,真品。”

  这话出来,在场好多富豪都没弄明白釉下五彩瓷器是个什么玩意。

  让那些个专家们看起来很是慎重和激动的样子。

  旁边有人轻轻说了一句话后,富豪们咝的抽着冷气,面露强烈的羡慕之色。

  釉下五彩是创始于上个世纪,是整个神州陶瓷历史工艺的标志性创新成就,是中国陶瓷发展史上的里程碑!

  他的特点就是白如玉、明如镜、薄如纸、声如磬。

  集新构思、新创意、新造型、新工艺于一身,不仅是集体人才智慧的结晶,而且更是许多当代优秀陶艺大师们集体流水创造的传世之作。

  历史意义极其巨大,存世量不过两千余件。

  其中包括了从碗到盘、带盖保温的茶杯、调羹、布碟、醋壶、酱油壶、胡椒筒、牙签筒、香烟筒、烟灰缸、饭锅、品锅、大汤勺、茶叶罐各种生活用品。

  2013年在港岛,一套五件小碗拍出了一千一百多万的天价。

  这只是其中的一套小碗的成交价。

  早在上个世纪的1993年,在星洲狮子国,有个著名的二道贩子大掮客,曾经以高价收了一批釉下五彩瓷回星洲拍卖。

  一套瓷器当时的成交价是四百万星币。

  折合软妹纸两千多万。

  这个大掮客一次性就卖出去了十几套。

  其余的散件也是被疯抢一空。

  这个狮子国的大掮客就是著名的文物大咖,星洲李家、李永杰。

  这个人是星洲李家的嫡系,最著名的金沙娱乐城就是由他出面开的。

  李永杰的另一个手笔,就是在2005年以三千万刀郎的天价整体购买了黑石号沉船上的近七万件唐代珍宝。

  按照惯例,鉴定真伪之后,鲍国星做了点评。

  随后一帮子精通市场的大师们给出了市场参考价。

  “保守估计,四百万。”

  这个价格一出来,程竹竿兴奋得一下子就跳了起来。

  无视众多现场的富豪们,转过身屁股对着许大头做出了一个极度蔑视的动作。

  对面的许大头当场气得脸都绿了,面对如此结果却是毫无一点点的法子。

  脸色青紫一片,灰溜溜的收起自己的北宋黑瓷刻花梅瓶,一句场面话都不留下,快步离开。

  “哈哈哈哈……”

  好戏来得快,去得也快。

  亮宝结束以后,旗开得胜的程竹竿肆无忌惮的大笑起来,嘴里更是毫不留情的挖苦讽刺,沾沾自喜的吹嘘自己的釉下五彩小碗来。

  围观的很多富豪们神色各异,有的暗地神伤,怎么当初就没想过收这个瓷器来。

  有的则忿忿不平,有的富豪们则冷笑不语。

  闫家父子俩对程竹竿的骚包和显摆也就呵呵两字,付之一笑。

  像程竹竿这种新晋土壕在闫家这种历经三世的大世家眼里,真的,就跟个小丑一般。

  金锋不动声色,随着闫家父子往另一边走。

  这当口,忽然一个人从旁边插过来,一把逮住金锋的胳膊,恶狠狠的叫道。

  “你倒是真会跑啊。小子。”

  周围的富豪顿时一愣,闫家父子回头一看,立马变了颜色。

  只见着鼎鼎大名的鲍国星大馆长拽着金锋的手臂,嘴里冷笑连连,面色阴沉。

  闫卓志心头咯噔一下,微笑说道:“鲍老您这是……”

  “没你的事!”

  鲍国星丝毫不给闫卓志面子,指着金锋恨声冷笑说道。

  “好小子。藏得够深呐。李冰亲自制造的千年石犀你竟然敢骗我说是沼泽地里挖出来的石牛!?”

  “要不是我二师哥点我,差点就被你小子蒙蔽了过去。”

  “好哇。真是好哇。差点被你小子打了眼。”

  “这笔账,怎么算?”

  此话一出,周围的富豪们大惊失色,惊骇错愕的望着金锋。

  闫卓志顿时大急,看这情况,鲍国星要找金锋的麻烦了。

  正要说话解围的时刻,坦然处之的金锋却是冷冷说道。

  “鲍大馆长,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

  “你说那是千年石犀,有什么证据?”

  鲍国星神色一怔,咝了一声,脸色顿缓,呵呵笑起来,昂头嘿嘿一乐。

  金锋斜眼看了看鲍国星,冷冷叫道:“拿出证据来证明那头石牛就是镇水神兽,我无偿捐出,再把龙头铡刀送你……”

  顿了顿,压低声音,低沉冷漠:“拿不出证据,把你身上的香囊交出来。”

  “咝……”

  鲍国星抽了一口冷气,一只手情不自禁的摁住自己的腰间,呵呵呵的笑起来,立马变了一个人似的。

  面色和蔼可亲,和颜悦色,嗳了一声,一把握住金锋的手,呵呵笑说:“跟你开个小小的玩笑嘛……”

  “好久不见了小金,啧啧,这一身打扮儿,很是不错嘛。”

  画风陡转,几句话的交谈,鲍国星的变化之大让旁边的富豪们看傻了眼。

  闫家父子跟胡磊夫妻懵懂懂如堕五里雾中,完全摸不着头脑。

  不过再看金锋的时候,对金锋更多了几分惊骇和神奇。

  看样子,鲍大馆长跟金锋挺熟的样子。

  金锋轻轻一动,挣开鲍国星,淡淡说:“鲍大馆长还有什么……要指示的吗?”

  鲍国星面色涌起一阵尴尬,手却是不放开金锋的手,两只精亮的眼睛直直盯着金锋。

  嘿嘿笑说:“苏大胡子的《叔父贴》带了没有?我给你瞅瞅……”

  “这里,这么多亿万富翁,随便就能卖个好价钱。”

  “没有。”

  “弘一法师的《心经》法帖带了的吧?让我开开眼?”

  “没带。”

  “咝……你该不会把龙头铡刀给搬来了吧……在哪呢?”

  “让我过过手呗。”

  “还是没有。”

  一问一答,一个殷切深深,一个冷漠冰冰,瞬间看傻了一大堆富豪们。

  众多富豪啧啧称奇,在心中默默地记下了金锋的样子。

  鲍国星在金锋跟前连续的吃瘪,一张老脸有些挂不住了。

  略一思索,呵呵一笑,小声说道:“小金啊,你倒是做了件大好事啊,竟然把文昌帝君庙宇的事告诉了冠养……”

  “本来说今天去看现场的,但却是来不及,明天一早去,你也陪我去啊……”

  “到时候锦旗奖状少不了你的,当然,还有奖金……”

  听到这话,旁边一群人已经震惊到麻木了。

  金锋神色稍缓,轻轻嗯立刻一声。

  鲍国星嘿嘿一笑,凑近金锋跟前:“嗳,《叔父贴》跟《心经》法帖真没带?”

  金锋淡淡说道:“两件明天看,看完以后麻烦鲍大馆长给《叔父贴》找个买家。”

  鲍国星顿时笑眯了眼,露出一抹小小的激动。

  要知道苏东坡的传世真迹也就那么二三十件,《叔父贴》可是从未现世,意义非同小可。

  顿了顿,鲍国星低低问道:“那你今天带了啥玩意儿过来?”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