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90 雪域高原的明珠 捡漏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小÷说◎网 】,♂小÷说◎网 】,

  葛芷楠得意洋洋,大摇大摆的走人,留下仨兄弟怒火冲天。悲愤莫名。

  “我不会让锋子不幸福。锋子喜欢的是小雪。”

  这是张丹说的。

  龙傲则握紧拳头,还没痊愈的伤口渗出丝丝鲜血,嘶声低吼。

  “就算是死,老三也不会娶这个恶婆娘。”

  眼睛还蒙着纱布的周淼茫然无措,低低说道:“可,咱们没那么多钱。”

  “一千多万啊……我们仨卖了都还不起……”

  三个人你看我,我看你,你有看他,练着对眼神功。

  最后化作一声叹息。

  这个世界,最终还是属于钱的世界。

  为了不再给金老三添负担,跟着仨兄弟就集体要求住搬到一间房间集体居住。

  中午金锋来的时候,觉得仨兄弟眼神不对劲,询问起来,三个人一致摇头,齐声说道。

  “没事!”

  仨个难兄难弟加伤员病号在金锋的金针刺穴下,伤势恢复一天好过一天。

  仨兄弟更加的为金锋担忧起来。

  这时候,金锋身边又出现了一个女孩!

  一个从未见过的女孩。

  一个无论何时何地都穿着一身青黑职业套装且永远冰霜脸的女孩。

  一个,跟金锋形影不离的女孩。

  仨兄弟再次懵逼。

  一个葛芷楠就让仨兄弟接近崩溃,又多了这么一个出来,仨兄弟当时的表情,那叫一个五彩缤纷。

  对此金锋的解释是:“天都城,梵青竹。我们的案子她负责。”

  冰霜脸梵青竹给出了答案。

  “在829案子没调查清楚之前,你们几个暂时自由,可以随意走动,如果要出城,必须向我们报备。”

  “严禁出城,严禁出省,严禁出国,严禁与国外任何人联系。”

  “如果要联系,必须报备。本人必须在场。”

  仨兄弟听见梵青竹的这些话,眨巴着眼睛,面面相觑,完全彻底的懵逼。

  金锋把事情经过如实讲出来,仨兄弟瞬间就把梵青竹恨入了骨髓。

  接下来的日子里,梵青竹果然跟一个鬼一样,如影随形的跟着金锋。

  四兄弟想单独钻一块商量点事的时间都没有,对梵青竹更加怨恨了。

  日子一天天过去,针灸之后的金锋一天好过一天,马不停蹄跑各个药材市场,开始新一轮的扫荡。

  从垃圾堆里淘来的半截犀角拿到药材国际中心,最高的一家、天都城同仁堂给了一克三千三的最高价。

  天东宝芝林那边开价三千二,九芝堂给的价格跟宝芝林的一样。

  这是神州最大的三个老字号中药堂,市值都是千亿以上,价格也算是合理,但金锋全部拒绝了。

  这么低的价格,还不如花个把月时间把犀角做出来当古董卖。

  话虽然这样说,但实际上金锋却不能这么做。

  因为,时间不够。

  钱,也不够。

  欠泰华堂的一千多万医药费,必须尽快归还。人情暂时还不了,钱,总得先还上。

  阿萨德兰的金怀表倒是可以变成天量的软妹纸或者美刀,但金锋却用来交换了龙头铡刀和五峰子母剑。

  按照凯文小王子的讲述,五峰子母剑的出处金锋已经隐隐有了答案。

  最重要的是那尊龙头铡刀。

  如果确认为真实的十世纪物品,那么其价值远远高于金怀表。

  至于搭上斗牛国王室这条线,金锋从没想过要借此飞黄腾达,青云直上。

  前一世自己背负太多责任,轰轰烈烈的燃尽最后一滴血。

  这一世,自己只想平平淡淡,与世无争过完普普通通的一生。

  仅此而已。

  几个药材市场出来,金锋照例去了上一次捡到熔血草的小市场。

  上一次的雪域草原纯纯是央吉少女依旧守在门口的那个小摊位前。

  难得的是,央吉居然还记得金锋。

  锦城的繁华还没来得及沾染这颗雪域的明珠。

  灿烂淳朴的笑容带着草原青草的芬芳,甜美悦耳的声音宛如雪域神山山泉般、纯净而清澈。

  盈盈波光流转间,巧笑倩兮,宛如天使。

  金锋禁不住柔柔笑起来,俯下身捡了些用得着的藏药,轻声询问央吉。

  “这些都是普通藏药,不值钱的。你给一百就好了。”

  金锋点点头,摸出钱递过去,轻声询问起央吉家的情况。

  上次收的熔血草保存得很好,最重要的是采摘的技术,绝对的大师级人物。

  所以金锋想打听央吉家的情况,或许能有意外的收获。

  央吉很诚实的告诉金锋自己家的住址,还主动邀请金锋有空去她们家做客。

  这时候,一辆车缓缓滑过来停在央吉身边。

  一个身高一米七五、体重两百多斤的大胖子重重的关上车门,到了央吉身边。

  年轻的胖子皮肤保养得不错,白白净净,圆圆的脸,小小的眼睛,带着抿笑,活脱脱的一尊笑弥勒。

  走路一步是一步,每走一步,鼓鼓的永远几个月大的大肚子一抖一抖,滑稽而可爱。

  “央吉,我来接你咯。”

  “咱们去吃火锅撒。”

  见到这个胖子,央吉的笑容一下子凝结,眉毛轻皱,噘起嘴来。

  “徐磊你烦不烦。都说不要来找我。”

  央吉明显的,对这个叫徐磊的胖子没半点兴趣,也没好脸色。

  雪域高原的女子直来直去,敢爱敢恨,爱上一个人,可以付出一切。

  央吉的甩脸子却是对徐磊没用,嘻嘻哈哈的陪着笑,费力的蹲下身子去扯彩条布。

  “走吧。别摆摊了。能挣得了几个钱。”

  “我带你去吃火锅,看电影。”

  “开心麻花《羞羞铁拳》好笑得很。”

  央吉牢牢摁住自己的彩条布,嘟着嘴叫道:“不去。”

  “要去你自己去。”

  “别动我摊子。”

  被央吉板着脸的训斥,徐磊却是没有半点生气,胖胖的两只手扯着彩条布不松手,笑着说道。

  “别闹了央吉,我票都买好了。收摊吧。”

  “就不去。你太烦了。走开。”

  说着,央吉就去掰徐磊粗壮的胳膊。

  二百多斤的大胖子,粗比常人大腿的胳膊,瘦瘦的央吉哪有什么力气搬得动。

  央吉脸色露出羞愤的红晕,怒着娇斥,徐磊却是依旧笑容不改,翻来覆去就是看电影,吃火锅,别闹了这么几句话。

  金锋在旁边嘴角翘着。

  看得出来,央吉对这个大胖子徐磊还是有那么一点点意思。

  徐磊,自然就不说用了。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一个女的训斥,却是一点火气没有,可见爱央吉爱到了骨子里。

  两个人四只手分别把着小小摊位的四只角,一个板着脸,一个呵呵笑,很是有些可乐。

  僵持不下的时候,金锋轻轻拍拍徐磊粗粗的臂膀,轻声说道:“兄弟。没你这样追女孩的。”

  徐磊偏偏头,眼睛一抬一闭,冷冷说道:“闭上你的鸟嘴。”

  “老子不用你教我。”

  金锋脸色顿时一沉。

  央吉却是火大了,红扑扑的高原红脸蛋一阵泛白,冲着徐磊大声叫道:“你怎么能这样对待我的客人。”

  “你赶紧给金哥道歉。”

  徐磊乐呵呵的眯着眼睛冲着央吉嘿嘿哈哈的打着忽悠,一边用力的扯着彩条布。

  “跟这个穷逼道什么歉?丢我面子。”

  央吉更气了,狠狠的拽着彩条布,恨恨的说道:“你放手呀你……”

  徐磊痴痴的看着央吉幽怨无奈的样子,笑得更加开心,手里一用劲,顿时就将彩条布上的藏药扯得满地都是。

  央吉身子一僵,忽然哭着出声来。

  “你混蛋!!!”

  说着捂着自己的嘴起身就跑。

  徐磊呆了呆,嘿嘿笑出声来,七手八脚把藏药随意捡起来,四只角一收将彩条布打包起来,随意一扔丢进车里。

  偏头看看金锋,冷冷说道:“小子,少打老子妞的主意。再来泡老子的妞,下你一只脚。”

  金锋眼皮下垂,静静说道:“嘴巴不要太臭。”

  “嘿……”

  “你小子硬是不信邪是不是?”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