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62 气运之说 捡漏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小÷说◎网 】,♂小÷说◎网 】,

  门口的一群秘书肃声应是,立刻记录,通过手机发布这段话出去。

  曾子墨默默的蹲下身子,将砸碎的木屑和碎片一一捡起来,放进箱子里。

  “鼓凳我买了。麻烦覃馆长告诉他,我拿回去帮他车珠子。”

  覃允华点头轻声应是,低低说:“金锋先生少年血性,脾气耿直,一时说的气话,曾总不要往心里去。”

  曾子墨怔了怔,忽然娇美一笑,如玫瑰绽放。

  “金锋!?”

  “原来,他叫金锋!”

  “我终于知道他的名字了。”

  晚上十点,金锋从肖妈自助火锅城里带走了六叔和大娃,径直去了安宁公园。

  在安宁公园的水塘里,六叔把一包东西拿了上来。

  黑暗中,借着老式手机的微光看完东西,金锋带着包,丢了十二万块钱给六叔。

  交易的时候,只有六叔和金锋两个人,大娃则被六叔支吾到一边。

  六叔重重点头,露出一抹感激。

  “大恩不言谢。”

  各自分散,金锋骑着板车回家。

  请来的施工队有人看工地,周淼早早的就去了龙傲的店子帮忙。

  在临时搭建的棚子里,金锋拉开包,取出包里的几件东西。

  第一件东西是一尊玉观音雕件。

  高二十二厘米,宽八厘米,底座十厘米。

  玉观音浑身布满了淤泥,金锋接了一大盆水,用水将玉观音洗净。

  这尊玉观音露出了真容。

  体态秀美,宝相庄严,脸型饱满,翘鼻丰唇,双眼微微下垂,慈祥端庄,似将天地万物尽收眼底。

  头部背后是火焰纹背光,头戴圆柱形状的花蔓冠盖,身披白纱天衣。

  胸间佩着璎珞饰物,天衣帔帛跨肩后两端在膝前交叉,在双肘下垂,披衫两侧略有外倾,飘逸绝伦。

  左手持最为熟悉的玉净瓶,右手执柳枝,跣足站立在九品复瓣的莲圆座之上。

  手中的柳枝条刻画尤为精美,纤毫毕现,更显神采出尘。

  整体立像通体晶莹,雕工细腻有神,灵动超凡。

  这座玉观音,毫无疑问是用和田籽料白玉做的,距离羊脂玉还差了几分。

  但她的雕工大气中带着细腻,古朴中带着创新。

  莲座下的莲瓣可以清楚的看得见最细微的祥云纹。

  尤其是观音菩萨手持的玉净瓶,通体白玉上赫然出现了一抹天然洒金,将整座玉观音的气势提升到了极致。

  这是原料上自带的洒金皮,非常少见,运用在这座玉观音上,堪称绝妙。

  夺天造化,莫过于此。

  握在手里,触手温凉,油润感十足,玉质相当致密,细腻温润,在灯下散发出柔和浅浅的光泽。

  虽然手里的这尊玉观音材质不是羊脂玉,但像这么大的和田白玉雕件,可谓是少之又少。

  在古代,和田玉的开采可不像现在,直接上挖机,那时候的开采全是人工,开采极其艰苦。

  这么大的一块预料做成玉观音,绝非一般豪门大户承受得起。

  玉观音上没找到刻文刻字,但从雕工上来说,这尊玉观音是典型的明中期手法。

  唯一遗憾的,这尊玉观音的沁色。

  背部的沁色一大堆,一条筷子粗的褐色线条一直延伸到底座,失分不少。

  底座莲瓣上的沁色也相当多,斑斑点点,倒给整体观音增加了一些特别的意境。

  正面观音天衣下方,飘出的衣袂上有一整块的白斑沁色,在观音的莲足上,同样也有两块这样的白斑。

  这种沁色与玉观音质地颜色又不相同,这是长期泡在水里所形成的一种特殊的沁色。

  这几块白斑出现在玉观音上,让玉观音的整体多了一种特别的味道。

  放下玉观音,金锋点上烟,又拿起另外一个物件。

  这是一块金牌,上面刻着很多字,金锋略略扫了一眼便自丢到一边。

  第三个是一个金印,颜色很新,金光灿灿,长宽都在四公分,上钮为卧虎钮,形态马马虎虎。

  印面上是四个字,小纂书体,襄王之印。

  刻工很好,虽然有些瑕疵,但字体却是清晰可见。

  这个金印周身斑驳,金体上有好些斑点,那是自然磨损的痕迹。

  看到襄王之印四个字,金锋有些意外,闭着眼睛想了半响,也觉得不可思议能见到这个王印。

  襄王之印的主人就是襄王。

  在历史上被封为襄王的多达十数人。唐宋明清四个朝代都有襄王的封号。

  这枚金印的主人则是明朝的襄王。

  关于他的记录极少。

  襄王朱翊铭,是明朝宗室一员,他们这一脉跟崇祯皇帝朱由检血亲较远,属地在襄阳城。

  他所在的时期正是李自成和张献忠两支军队造反的年代。

  襄阳被张献忠用计,仅仅二十八个人化妆成明朝士兵持书信入城就轻而易举的俘虏了朱翊铭。

  破城之后,朱翊铭祈生不能,被张献忠处死,襄阳城里的五十万钱粮被张献忠发放赈灾,赢得了无数民心。

  没想到,朱翊铭的王印在经过几百年后落在金锋的手里。

  随手将金印丢到一边,再拿起一块东西。

  入手极沉,压手感很重。

  这是一块褐黄色的玉玺。

  玉质比起和田玉的品质差了一些,是黄玉所做。

  印玺钮上是条螭龙,雕刻很逼真,线条有些粗糙,跟名家手法还有一定距离。

  螭是龙的一种形态,多用于印钮之上。

  印钮上的螭龙为静卧姿态,龙首微昂,龙目怒目仰视,左眼皮却微微下翻,感觉有些颓废。

  尤其是螭龙露出来的龙爪,丝毫不见锋利之态,龙尾略略的上翘,龙身上的鱼鳞纹也不是很规整。

  整条龙看上去凶残有余,威猛不足,竟然有些疲态,更像是一头病怏怏的病龙,毫无生气。

  比起金锋得到的雍正御用印玺上的那头龙,简直一个地下,一个天上。

  完全没有雍正印玺上龙的那份俾睨天下的霸气,更缺了一份舍我其谁的雄阔。

  整体的比例看上去也有问题,再金锋眼里极不协调。

  正要丢一边,金锋依然翻过来去看这方印玺的印面。

  印面上刻着六个小纂书体。

  猛地间,金锋紧紧的收紧了双瞳,呼吸一滞。

  “大西皇帝之玺!”

  握着这枚印玺,金锋露出一抹狰狞的笑。

  怪不得看着这么别扭,原来是他的草寇龙印。

  自古以来,龙就是神州文明的象征。炎黄子孙都叫做龙的传人。

  几千年来,龙一直贯穿了神州整个历史和文明。

  在封建社会历朝历代,龙都扮演了举足轻重的重要角色,无论是皇家还是民间,都以龙为最高的精神祭祀。

  龙,也就成为了每个朝代兴衰成败的象征。

  最为神秘,最为具体的就是各个朝代器物上龙的表现。

  每每封建王朝第一个开国皇帝登基,他下令所铸造的、无论是瓷器还是金器,亦或是玉器或者其他器物,上面的龙无一不是朝气蓬勃,矫健威猛,雄霸天下。

  随着王朝一代一代延续,每一个朝代器物上的龙都各有各的特点,或温和,或残暴,或消沉,或孱弱,或颓废。

  这是最令人不可思议,也无法理解的奇怪现象,以至于到现在,很多专家都给不出准确的答案。

  到了这个王朝的后期,国运衰败,器物上的龙的体现则完全没了开国第一代皇帝的气势和狂霸,转而颓丧,无力,甚至奄奄一息。

  在极少数的大师级人物圈子里,他们把这些器物上的龙看做是代表一个王朝的兴衰体现。

  这种体现,也叫作!

  气运!

  这方大西皇帝之玺就是代表大西国的气运。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