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二章 炸炉 斗破苍穹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第三百二十二章炸炉

  随着萧炎的轻声呢喃,手指上的漆黑指安静了半晌,片刻后,黑『色』指忽然轻轻的颤抖了起来,淡淡的冰冷感觉,开始缭绕在萧炎指尖处,让得指节骨处,略微有些发白。

  似乎是察觉到了什么,『药』鼎之中的紫『色』火焰,竟然有些不安的跳动了起来,不过好在有着萧炎灵魂力量的绝对压制,因此它们的不安跳动,倒还并未造成什么事故。

  广场之上,当炎利的狂笑声逐渐落下之时,那些投注在紫心破障丹之上的视线,又是再度回『射』到了萧炎所在的方向,现在整个台上,也就只有他还在炼制着,其他的炼『药』师,都是选择了认输或者早已退场,毕竟,在炎利所炼制出来的这枚四品巅峰丹『药』面前,他们,还并没有那种逆天实力,取得令所有人震惊的翻盘成绩。

  停止了掌心那枚紫心破障丹的抛动,炎利双臂抱在胸前,冷笑着望着不远处萧炎的垂死挣扎

  高台之上,原本脸『色』略微有些灰暗的法犸,眉头忽然一皱,抬起头来,望向萧炎所在的方向,作为广场中等级最高的炼『药』师,他自然是能够极为快速的察觉到萧炎那片区域中火焰的变化。

  “发生什么事了?怎么炉中的火焰开始躁动不安了?”茫然的喃喃了一声,在某一刻,法犸脸『色』猛然大变,紧盯着萧炎面前『药』鼎的眼瞳,骤然紧缩,在那里,他似乎模糊的看见了许些白『色』的东西,而且,一股寒气,竟然从『药』鼎处缓缓渗透了出来

  “寒气?”察觉到那忽然温度变低的广场,法犸脸『色』再度变化,现在的他,也是被这突如其来的状况搞得有些一头雾水了。

  “这里温度变低了,好浓郁的寒气,竟然能够影响这么宽敞的范围,难道是冰老头搞的?”加老不知何时也是来到了法犸声旁,怪异的看了一眼一边的海波东,说道。

  “我若是能够在你们都不能察觉的情况下将寒气扩散到整个广场,那恐怕早就成为斗宗强者了。”海波东翻了翻白眼,他心中自然是知道,这股寒气,应该便是萧炎在启动那种森白『色』的异火了,当初他与这种火焰交过手,非常清楚这东西的恐怖,极冷中含着极热,让人应付起来,极为头疼。

  “不是,那寒气似乎是从萧炎『药』鼎中传出来的。”法犸摇了摇头,沉声道。

  “他在搞什么?炼丹的时候制造寒气?他不怕把炉火给搞熄灭了?难道是打算破罐子破摔了?”加老皱眉道。

  “不会,以他的心『性』,不可能会做这种无聊的事情想必,他是有着自己的打算把。”法犸摇了摇头,以他对萧炎的认识,不可能认为他是在自暴自弃。

  “小家伙,你究竟是想干什么呢?”轻叹了一口气,法犸盯着场中央的青年,低声道。

  漆黑指的颤抖,越来越剧烈,而随着指的颤抖加剧,萧炎的灵魂力量,也是再度倾巢而出,随时准备控制着紫火从『药』鼎中撤退,当然,由于两种火焰都并非是真正的属于着自己,所以这一次的转换,难度将会比先前更高,不过有了上一次的成功经验,以及现在那好得无以复加的奇佳状态,萧炎对自己,还是有着不少的信心。

  “老师,替我祈祷吧”缓缓的吐了一口气,萧炎那微曲在通火口处手指猛然伸直,漆黑指,再度一颤,森白『色』的火焰,猛然间,暴涌而出,这一霎,萧炎周围的温度,再度骤降。

  “撤!”心中一声低喝,在森白火焰涌进『药』鼎之中时,紫『色』火焰,迅速被引导着,有条不紊的从另外一边的火口喷『射』而出,然后缓缓消散。

  “升温”灵魂力量闪电般包裹着涌进『药』鼎的森白火焰,萧炎双脚猛的狠狠一跺地,几道裂缝,从脚掌处蔓延而出,额头之上,冷汗几乎是如同下雨一般,不断的淌落而下,身体之上的炼『药』师长袍,转瞬间便是被打湿了去,不过好在这袍服作工极为完美,内置的吸汗功能,将衣服以及皮肤表面的汗水完全吸收,这才使得萧炎没有显得太过狼狈。

  在倾巢而出的灵魂力量疯狂『操』控之下,森白火焰的温度开始了迅速提升,某一刻,终于是在萧炎如卸重担的眼神中,将那枚青『色』丹『药』,包裹了进去

  然而虽然萧炎努力的提升了那包裹着丹『药』那一团骨灵冷火的温度,可另外一些未曾压制的火焰,依然是在不断的散发着冰冷的寒气,不过好在萧炎早就使用升温的火焰将丹『药』包裹了进去,因此,翻腾的冷火,并非给萧炎带来多大的麻烦,不过,这似乎也仅仅是暂时的

  随着骨灵冷火在『药』鼎中翻腾着,一丝丝白『色』的寒气,逐渐从『药』鼎之内渗透而出,最后将『药』鼎笼罩得略微有些模糊了起来

  “他这是在干什么?”望着那扩散的寒气,小公主与柳翎等人面面相觑,皆是满脸茫然,由于萧炎在使用骨灵冷火时,是将手指伸进了火口内,再加上后来寒气的涌出,所以,即使小公主等人与萧炎距离不远,可却依然并不知道,在那普通的暗红鼎炉中,已经开始在转换第三种火焰了

  “好古怪的寒气明明是冰冷的,可为什么灵魂感知的探测却是犹如火焰般的炽热?”握着紫心破障丹,炎利望着那些寒气,皱眉低声道,不知为何,他的心中此刻略微有些不安了起来。

  “不用担心,我就不信,那个家伙能在最后这不到半个小时中搞出什么来”炎利轻抚着掌心中的紫『色』丹『药』,现在,也只有这个小东西,方才能给他一些踏实的感觉。

  “嗡”萧炎目光紧紧的锁定在『药』鼎之内那团森白火焰中的圆圆丹『药』,一阵奇异的声响,却是让得他略微愣了愣。

  视线在石台之上扫了扫,最后停留在了暗红的『药』鼎之上,那嗡嗡的声音,原来是从鼎上传出。

  微微皱了皱眉,就在萧炎有些茫然之时,一道“咔嚓”的细微声响,让得他脸『色』猛然沉了下来,扭动着脖子,萧炎的目光,停留在了暗红的鼎身之上,眼瞳骤然缩成了针尖大小

  只见在那光滑的鼎身处,一道细小的裂缝,竟然悄悄的蔓延了出来!

  “要炸炉了”望着那道小小的裂缝,萧炎喉咙滚动了一下,嘴巴忽然有些感到干涩,经过三种火焰的转换,这鼎炉,终于是达到了承受的极限,即将爆裂,而一种很无视寻找好鼎炉的萧炎,也终于是第一次察觉到,一个好的『药』鼎,对于炼『药』师来说,也并非是他想象中的那般外物不可取

  “麻烦了”脸庞之上,冷汗再度缓缓滑下,萧炎没想到,在这最后的关头,竟然会出现这种戏剧『性』的一幕。

  当第一道“咔嚓”声响之后不久,第二道也紧跟而来,然后,第三道,第四道仅仅是片刻时间,原本好好的『药』鼎,竟然便是布满了细微的裂缝,透过裂缝,萧炎还能看见其中跳跃的森白火焰。

  “天啊”

  犹如与萧炎距离并不远,所以当那刺耳的“咔嚓”声响起之后不久,小公主等人便是有所察觉,望着萧炎那冷汗密布的脸庞,所有人都是惊呼了起来,谁能想到,这家伙竟然会将『药』鼎搞到炸炉?

  高台上,法犸也是嘴角一阵抽搐,他想象过很多萧炎落败的方式,可却是从未想到过,他会因为炸炉这种让人无语的方式,而失败

  半晌后,法犸方才苦涩的摇了摇头,低沉的道:“唉,结束了这小家伙最后这段时间究竟是在干什么啊?先前『药』鼎承受了那般高温,现在忽然再来如此多的寒气,加上『药』鼎品质又是极差这若是不炸炉,那才怪了。”

  海波东眉头也是微微皱了皱,他倒是比法犸清楚一些事情始末,想必萧炎是想使用那森白火焰来将青灵丹炼制成三纹品阶吧,可却是不小心忽略了这一个小问题,然而,就是这个小问题,却是会在这种时间,决定大会的冠军所属!

  “哈哈,『药』鼎都要炸了,我看你还炼什么?”错愕的望着布满裂缝的『药』鼎,炎利在愣了一会之后,忍不住拍着石台失声狂笑道,看他这失态模样,明显是先前因为萧炎古怪的举动,而被吓得不轻。

  没有闲情理会外界的声音以及目光,萧炎满头大汗的努力想要维持着『药』鼎的破裂,可惜,他是炼『药』师,并不是铸造师,所以,在费尽功夫后,依然只能无奈的看着那裂缝越加扩大的『药』鼎

  当『药』鼎的裂缝扩大得一个极限时,扩张的速度逐渐停止,沉寂了瞬间之后,汹涌的白『色』寒气,猛然间自『药』鼎裂缝中暴涌而出,将整个石台都是完全的包裹了进去

  在寒气出现之后的瞬间,『药』鼎开始了膨胀,萧炎目光死死的盯着越来越庞大的『药』鼎,在它即将爆炸的前一霎,忽然眼睛赤红的狠狠一巴掌啪在的『药』鼎底部处的位置!

  “嘭!”

  本来便是已经达到极限的『药』鼎,在萧炎这一拍之下,终于是轰然一声,爆炸开来

  剧烈的爆炸声,在广场之中回『荡』着,无数『药』鼎碎片,四下飞『射』,将周围的炼『药』师吓得急忙后退。

  “哈哈哈哈,我说了,冠军是我的!”望着那被白『色』寒气包裹的石台,炎利终于是完全的放松了下来,狂笑道。

  整片广场,在此刻,只有着那爆炸声的余音以及炎利的狂笑声,其他所有人,都是沉默了下来,现在,失败,已成定局!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