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八十九章 柳翎 斗破苍穹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第两百十九章柳翎

  宽敞的房间之中,萧炎眉头微皱的望着那手指与纳兰桀后背相抵之处,在青『色』火焰回收的霎那,由于有了上次的经验,他清楚的感觉到,一些莫名的东西也是掺杂在火焰中,被回收进了体内。

  “变异的烙毒,果然可怕,以我现在所『操』控的异火,竟然都不能彻底将之焚化,唉,恐怕只有老师的骨灵冷火,才能将之完整清除吧。”缓缓收回手指,萧炎摇了摇头,在心中低声叹息道。

  “这次的驱毒,就到这里吧,再有几次,想必你体内的毒素就能彻底清除了。”萧炎将手指缩回袖袍之中,望着那脸『色』比上次好了许多的纳兰桀,道。

  “多谢岩枭小兄弟了,我能感应到,体内的烙毒,正在逐渐减少着。”纳兰桀抹去额头上的汗水,每一次驱毒所造成的剧痛,都让得他犹如经历了一场与同等级强者的战斗一般,极为辛苦,转过头来,他冲着那脸庞上有着一丝疲倦的萧炎感谢的道。

  “各持所需罢了。”萧炎淡淡的摇了摇头,心神在体内扫描了几次,眉头皱得更深了,他发现,那些烙毒,经过这一次的驱毒,似乎也是更浓了。

  “唉…这东西,不知是福是祸啊,如果老师在就好了,以他老人家的经验,这些事,也不用我来瞎『操』心了…”低低的叹息了一声,萧炎只得在心中苦笑了一声。

  “呵呵,岩枭小兄弟,这两天辛苦你了,你若是需要什么炼『药』材料等等的东西,可以说出来,这些小事,就全让我们纳兰家族去为你办好,你就只管着休息便是。”瞧得纳兰桀越加有红润的脸『色』,纳兰肃脸庞上的笑意也是越来越多,上前两步,对着萧炎笑道。

  闻言,萧炎略微迟疑,随手从纳中取出纸与笔,然后快速的写了一些在市面上颇难寻见的珍贵『药』材,然后将之递给纳兰肃,既然对方是个大肥羊,那么不宰白不宰,反正以纳兰家族的财力,这点东西,还不至于让得他们心疼。

  接过纸,纳兰肃瞟了一眼,脸庞上并没有因为这些『药』材的珍贵而有丝毫变『色』的地方,招呼一声,便是让一名侍女按照纸上所写,去家族库仓,将东西取来,整个过程,纳兰肃答应得没有半点迟疑,俨然是一副财大气粗的模样。

  “呵呵,岩枭兄弟,我们先到客厅坐一坐吧,马上你所需要的东西就能取过来。”望着侍女退出去,穿好衣衫的纳兰桀对着萧炎笑道。

  “嗯。”微微点了点头,萧炎举步跟上了前面的纳兰桀两人。

  出了门,穿过一条幽静的走廊,三人行进那豪华的候客厅,刚坐其上,一旁的侍女便是赶紧奉上香茶,然后躬身而退。

  “岩枭小兄弟,我想你这次来帝都,应该是为了参加那炼『药』师大会的吧?”端起茶杯,缓缓的抿着,纳兰桀笑着问道。

  “嗯。”

  “呵呵,这次的大会可是群雄汇聚啊,看来有好戏瞧了。”一旁的纳兰肃笑道。

  “我只不过是来凑凑热闹而已,没什么本事与人争抢。”萧炎笑了笑,道。

  “你倒是客气,拥有着异火这项绝技,你这次不想大放异彩都不行了。”纳兰桀摇了摇头,旋即笑道:“大会之前,总是要少不了一些练习,岩枭小兄弟若是需要什么材料,可以尽量和我提,只要纳兰家族有的,绝对不会吝啬。”

  “想提前拉拢么…”抿着茶水,萧炎在心中微微摇了摇头。

  一名拥有异火的炼『药』师,其前途如何,纳兰桀这些强者自然是最清楚了,所以现在萧炎虽然不过才二品等级,不过他依然是不留余力的拉拢,若是萧炎真的依他所言,随意从纳兰家族拿取材料,那么等日后对方想要聘请他为纳兰家族的幕府炼『药』师,到时候吃人嘴短,拒绝的话,就不会那么好说了。

  “等我需要的时候再来找两位吧。”萧炎并未直接拒绝,只不过含糊的话中,也没有什么答应的意思。

  作为人老成精的纳兰桀,自然是能够听出萧炎那含糊的意思,笑了笑,面上并未有着失望的情绪,笑眯眯的将谈话从这个话题之上转移了开去,转而随意的打听着萧炎的一些其他信息。

  “呵呵,不知道岩枭小兄弟的老师是何人?加玛帝国的著名炼『药』师我也能认个大半,可却还真的没听说过谁的生,如此年纪便拥有着异火这种东西。”

  “老师并不喜欢『露』面,一直都是隐居,在出来之前,他老人家便是告知过,不能透『露』他的信息。”萧炎摇了摇头,道。

  “这样啊,那我也就不强人所难了。”闻言,纳兰桀笑着点了点头,心中却是嘀咕道:“隐世强者么?以岩枭的年纪,自然是不可能单独收服异火,想必这其中,他的老师帮了不少忙吧,能够收服异火的强者,至少也是斗皇强者吧?看来这个小家伙背后力量也不可小觑啊,这种人,若是能拉拢,好处多多啊…”

  随着萧炎漫不经心的回答中,时间缓缓度过,而那前去取『药』材的侍女,也是端着一个银盘,身姿袅袅的行进大厅,将之恭敬的放在萧炎身旁的桌上。

  瞥着银盘中那些保存得极为完美的『药』材,萧炎微微点了点头,看来这纳兰家也是有着不少懂得如何保养『药』材的能人啊。

  谨慎的将这些『药』材收进纳之中,没有了等待意思的萧炎,也不再继续停留,当下便是起身告辞。

  “呵呵,我们送送岩枭小兄弟吧。”见到萧炎起身,纳兰桀也是赶忙站起身来,然后和纳兰肃与之并肩走出大厅。

  行出大厅,行走在小路之上,来往的纳兰家族的族人皆是赶紧行礼,待得三人走过之后,方才面面相觑,随即将那好奇与惊诧的目光投向中间的萧炎,在这加玛圣城有资格让得纳兰家族的老爷子与族长同时恭送的人,似乎不超过五人,而这看似似乎不过才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居然也有资格享受这般待遇?

  在一路惊诧莫名的目光中,三人终于是来到了大门处,萧炎对着纳兰桀两人微微欠身,刚欲离开,瞟动的眼角忽然僵在那正缓缓对着纳兰家族行来的两道人影之上。

  两道人影,一男一女,女子身着一套月白『色』的宽袖曳地裙袍,优雅的步伐,让人有种赏心悦目的美感,略微噙着许些笑容的美丽容颜,勾动着周围路过男人的视线。

  男子身着一套炼『药』师长袍,年龄也颇为年轻,身材挺拔,看上去不过二十有几而已,英俊的脸庞,线条宛如刀削一般,透着许些阴柔的感觉,脸庞上那柔和的笑意,极容易打动一些女子的心扉,此人这幅模样,与萧炎易容后,简直是宛如两个相隔甚远的极地一般。

  当然,最引人注目的,还是年轻人胸口处的炼『药』师徽章,上面,三道银『色』波纹,在阳光的照『射』下,反『射』着刺眼的光芒,那些本来还因为对方有如此美人相伴而心中冒着酸气的路人,在瞧见那三道象征着某种意义的银『色』波纹之后,先是略感呆滞,旋即眼中的不屑,自动转换成了一种对于强者的敬畏。

  一男一女,缓缓行来,男才女貌,宛如是最完美的情人一般,吸引了街道之上不少视线的注意,当下一道道惊艳羡慕的目光皆是投注了过来,两人俨然成了大街上的焦点。

  在萧炎目光停在两人身上时,一旁的纳兰桀与纳兰肃,也是注意到了行过来的两人,当他们的目光扫到纳兰嫣然身旁的那名男子时,各自表情有些不同。

  盯着缓步走来的两人,萧炎微垂着头,心头不知为何,隐隐有着一种淡淡的怒意,半晌后,他深吸了一口冰凉的空气,他知道,虽说对面前的女人已经没有那些情感,可不管如何,她都曾经差点成为自己的女人,如今瞧得她与别的男子笑谈着走在一起,心中自然是有着一点疙瘩。

  抬起头来,萧炎眼中的情绪被他完全收敛,平静的望着那已经来到面前的两人。

  “岩枭先生,今日又麻烦你了。”行至大门处,纳兰嫣然先是与纳兰桀两人打过招呼后,微笑着对萧炎道。

  萧炎并未开口回话,只是摇了摇头,被冰蚕面皮覆盖的脸庞,显得有些冷漠。

  与萧炎相处了一天时间,纳兰嫣然也是知道他那淡漠的『性』子,也不太介意,指着身旁的那名男子,笑道:“岩枭先生,这是我的朋友,柳翎,他也是一名炼『药』师。”

  “你好,岩枭先生。”那名英俊的男子,伸出手来,对着萧炎微笑道,笑容阴柔,看上去颇为真诚。

  “你好。”伸出手来,握住对方,萧炎平静的道,眸子注视着柳翎,至从离开乌坦城之后,面前的青年,是首次让得萧炎在心中升起重视的年轻人,如此年纪,便能够成为三品炼『药』师,这等天赋,不会比萧炎弱多少。

  “嘿,柳翎小子,你不跟着你老师练习炼丹术,怎又跑过来了?”纳兰桀瞥着这名极其优秀的男子,心中有些叹息,柳翎是他这些年间见过几乎是最优秀的青年,论起天赋与实力,与嫣然倒是极为相配的男子,而他也知道,自己那极为高傲的孙女,对这位在同龄中出类拔萃的青年,或许也是有着一点好感,虽然这丝好感还远远谈不上什么感情,不过,柳翎这可是这么多年中,少有让得她有着一些好感的异『性』同龄人了。

  然而柳翎的确很优秀,不过在纳兰桀的心中,始终有着当年与老友的约定,一想起萧家的那个被退婚的小家伙,他便是心中满是歉意与无奈,所以对于柳翎与纳兰嫣然走得太近,也颇为抗拒,他似乎还想尽力挽救一下那对已经支离破碎的娃娃亲。

  “最近大会快要开始了,大会云集了帝国炼『药』界的无数强者,一山还有一山高,所以老师让我先下山见识一下,另外,老师再让我代他老人家向老爷子问个好。”柳翎微微欠身,微笑着回道。

  “岩枭先生,没想到你如此年龄便能替老爷子驱逐烙毒,当真是让人惊诧,当初老师也来瞧过,可却没有丝毫办法,呵呵,想必岩枭先生应该拥有着传说中的异火吧?”柳翎将目光转向一旁的萧炎,含笑道。

  眼眸微眯,萧炎望着柳翎,道:“你的老师是?”

  “家师古河。”柳翎柔和的笑道,笑容中,那抹自傲,虽然掩饰得颇深,可却依然是透『露』了出来。

  “丹王古河么…”心中低声喃喃了一声,萧炎微微点了点头,脸庞上的淡漠,却并未因为这个名动加玛帝国的名字而有所动容。

  萧炎平静的模样,让得柳翎一怔,能够成为丹王古河的亲传弟子,一直是他最引以为傲的事情,可这在对面青年的眼中,这似乎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情一般,当下眉头不可察觉的微微皱了皱,旋即快速舒展开来,对着萧炎微笑道:“不知岩枭先生老师名讳?”

  “老师只是山中一闲人而已,没有丹王古河那般大名声,不提也罢。”萧炎笑了笑,淡淡的道,轻风云淡的气质,倒是让得纳兰桀与纳兰嫣然几人有些侧目。

  “岩枭先生倒是谦虚,不提异火,如此年龄便成为二品炼『药』师,能够教出这般生,老师本事自然不低。”一旁的纳兰嫣然掩嘴轻笑道。

  “没办法,这都是被人『逼』出来的…”萧炎盯着纳兰嫣然那张美丽容颜,忽然有些自嘲的低声道。

  纳兰嫣然微愣,不知为何,对方的那种眼神让得她心中不自觉的有些颤动,轻甩了甩头,刚想说点什么,萧炎却是对着众人拱了拱手,淡笑道:“抱歉了,在下还有事,便不陪诸位闲聊了,告辞。”

  说罢,萧炎便是径直对着街道之中行去,然后在纳兰嫣然等人的注视中,逐渐消失在人流之中。

  “嫣然,他真的拥有着异火?”望着消失的萧炎,柳翎忍不住的再次询问道。

  “嗯,岩枭先生实力很不错,控火术恐怕不会逊『色』于你,在炼丹这一项上,他还是这么多年中,我唯一一个见过或许能够超过你的同龄人。”纳兰嫣然点了点头,美眸望着街道尽头,精神略微有些恍惚,不知为何,这位冷漠的青年,总是给她一种极为奇异的感觉,这种感觉,是她从未在柳翎身上感觉到的。

  微皱着眉头望着纳兰嫣然盯着街道那有些失神的模样,柳翎拳头不自觉的微微紧握,心中隐隐有着许些酸意…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