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零七章 神秘黑袍人 斗破苍穹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第两百零七章神秘黑袍人

  满脸震撼的望着远处的战斗,战斗之中偶尔所释放出来的点点余波,也是让得萧炎心神皆颤,按照他的计算,光是这些泄『露』而出的战斗余波,若是一个不慎被击中,那都能在瞬间将他搞成重伤。

  “这就是斗王级别的战斗么?”呆呆的望着那在三人战圈之中不断蔓延而出的巨大裂缝,萧炎忍不住的咽了一口唾沫。

  “嘭!”一道剧烈的能量爆炸声忽然响起,溅起漫天黄沙,片刻后,黄沙逐渐挥洒而落,三道交错的影子,彼此倒『射』而出。

  三双目光在半空中交错,皆是蕴含着未曾掩饰的杀气。

  目光在战斗忽然平静下来的场中扫了扫,萧炎发现,三人之中,俏脸微现苍白的月媚明显处于下风,而那严狮与风黎,则是因为联手战斗,浑身上下,仅仅是衣衫有些破裂而已,气息也是依然平稳有力,显然并未受什么伤。

  “真是无耻的人类…我一人的确不是你们两人的对手,不过在这沙漠之中,我若是想走,你们还没资格拦下我!”丰满的胸脯轻轻的起伏了一下,月媚在初步测试了一下对方的实力之后,便是彻底的放弃了硬拼的念头,冷笑着讥讽了一声,双手开始快速的在身前结出几个印结。

  “拦住她!”瞧得月媚身体之上忽然暴涌的斗气,严狮眉头紧皱着喝道。

  他的话音刚落,一旁的风黎,便是瞬间化为一缕清风,闪电般的对着月媚暴『射』而去。

  “蛇之技:分化!”冷笑着望着那闪电而来的一缕清风,月媚身体猛然一颤,然后在众人愕然的目光中,骤然爆炸…

  爆炸之中。没有任何血肉飞溅,反而是从爆炸之处涌出无数条幽青的能量巨蛇,这些巨蛇一出现,便是铺天盖地地对着四面方飞驰而去。

  “好诡异的蛇技…”随手挥出十几道斗气匹练,将上百条能量巨蛇砸成一片虚无,严狮望着那几乎依然无穷无尽的能量巨蛇,脸『色』凝重的道。

  在那漫天能量巨蛇飞舞之时,一旁旁观的几人。除了那名神秘黑袍人之外,其他的都是瞬间出手,在极快的时间之内,将半壁天空之上的能量蛇全部击成一片虚无,然而即使是如此,可依然有着不少地漏之鱼钻进了沙层之中。

  “唉…在沙漠之中想要击杀一名蛇人强者,的确是有些困难啊,这种脱身技能。实在是让得人防不胜防。”瞧得周围胡『乱』逃窜的能量巨蛇,中年人也只得无奈的苦笑道。

  闻言,旁边正在竭力截杀能量巨蛇的几人,也是深有同感的点了点头,这种诡异的蛇技。若是没有完全准备,还真不可能将之拦截下来。

  坐在沙丘之上,萧炎满脸愕然的望着那铺天盖地钻进沙层之中地能量巨蛇,忍不住的咂了咂嘴。这家伙,也实在是牛『逼』了吧?竟然还有着这种保命技巧,难怪先前即使是看见了对方阵容恐怖,可依然并没有选择立刻逃窜,原来是有着底牌啊…

  “唉,不过还好,终于是摆脱这女人了啊…”不管如何说,那要人命的女人终于是被打退了去。萧炎也是长长的松了一口气,伸手将一旁的玄重尺抓了过来,刚刚站起身子,脸『色』猛然一变。

  在距离萧炎仅有几米处地沙丘之中,一条幽青的能量巨蛇猛然暴『射』而出,睁着狰狞的巨嘴,穿过漫天黄沙,狠狠的对着萧炎喉咙噬咬而去。

  “我靠!”突如其来地偷袭。让得萧炎措手不及。当下只得满脸惊骇的望着那越来越近的能量巨蛇。

  在能量巨蛇忽然冲出沙丘的那一霎,周围的中年人等一干强者便是率先将之察觉。不过当他们瞧得被巨蛇攻击的目标之后,手中想要救援的动作却是略微迟缓了一下。

  这些强者,并不认识萧炎,而且加上『性』子也颇为淡漠,没有一个是什么老好人,所以,在瞧得被攻击之人是与自己等人无关之辈时,紧绷的心,微微松懈了许多,虽然他们依然是象征『性』地对着能量巨蛇挥『射』出来一道斗气匹练,不过明显的,这种速度,根本不可能抢在能量巨蛇在攻击到萧炎之前将之击散。

  虽然萧炎面临险境,不过周遭的一切动静,也是被他收入眼中,瞧得那些人的细微变化后,他心略微沉了一下,嘴角微微抽搐,然而就在当他准备硬抗下这能量巨蛇的攻击之时,一个出乎了所有人意料的人,却是骤然而动。

  远处那名全身被笼罩在黑袍之中的神秘人,自从那能量巨蛇对着萧炎暴『射』而去之时,那似乎毫无重量的踏在沙面之上地双脚,却是悄悄地印出了一个有些深陷脚印,特别是当他发现周围这些家伙的细微举动之后,一道仅有他自己能够听到地轻微闷哼,低低的在黑袍之中回『荡』。

  当那能量巨蛇距离萧炎仅有半米距离时,那名神秘黑袍人终于是有些耐不住了,脚尖轻轻一点,身体几乎是化为了一条细小的光线,瞬移一般的出现在了萧炎面前,袖袍轻挥,一股凶猛的无形劲气暴『射』而出,将那狰狞的能量巨蛇,瞬间击散成一片虚无。

  击散这条能量巨蛇之后,黑袍人似乎略微有些难以平息的怒气,再次低哼了一声,脚掌猛的一沙面,顿时,一股凶悍无匹的劲气侵进沙层之中,然后猛然沿着某处方向暴涌而出,片刻之后,百多米远的距离之外,一道蕴含着痛楚的闷哼声响起,随着一阵黄沙挥舞,闷哼声的主人带着许些伤势,急忙逃离了此地。

  突然出现在身前的黑袍人,让得萧炎免去了被重伤的危机,当下紧绷的心顿时松懈了下来,手掌抹了一把额头,有些惊愕的发现,额头上面已经遍布了冷汗。

  心有余悸的喘了几口气。萧炎望着面前地神秘黑袍人,略微带着许些恭敬,道:“多谢前辈出手相救了!”

  黑袍微微抖动了一下,里面的人依然没有说话,似乎只是微微点了点头。

  “呃…”空旷的沙漠之上,那位中年人以及其他几人,脸『色』都是有些愕然的望着那忽然出手的神秘黑袍人,他们对这位可是极为的熟悉。若是要说起『性』子的淡漠,恐怕她才是这里之最,别说仅仅是一个陌生人死在面前,就算是更大的死亡,她也只会睁着眼眸,淡淡地望着,想要她出手相救,除了与她有关系的人之外。一般极少会出手救人,所以,当众人瞧得她竟然会莫名其妙的出手救一名不认识的少年时,都是有些感到诧异。

  “呵呵,这位小兄弟。你没事吧?你还真是好胆量啊,竟然敢孤身进入沙漠深处,今夜若不是我们感应到这边有剧烈的能量波动,恐怕你还真的会被那女人给抓了回去。”中年人脸庞上的诧异一闪即逝。笑着走过来,对着萧炎笑道。

  “没事,多谢诸位前辈了。”萧炎看了看这名中年人,微笑着道。

  “别再继续留在这里了,马上这里就不会太平了,趁早离开沙漠。”神秘黑袍人背对着萧炎,轻轻的整理着袍子,略微有些嘶哑而低沉地声音。从中传了出来。

  “呃?”听得这嘶哑得有些犹如磨牙齿的声音,萧炎与中年人都是愣了一愣。

  “你…你的声?”中年人愕然的眨了眨眼,一句疑『惑』顺口的飚了出来。

  “没事,走吧,别浪费时间了!”黑袍人忽然猛地向后挥了挥手,一股黄沙飞涌,顿时便将中年人嘴中的话给塞了回去,依然嘶哑的声音中。隐隐有着许些不耐。

  对于这忽然间变得莫名其妙的黑袍人。中年人也是满头雾水,心中忐忑地想着自己啥时候又不小心招惹到这尊姑『奶』『奶』。

  想了片刻。中年人依然没察觉到自己哪里错了,当下只得无奈的摇了摇头,对着天空吹了一个口哨,顿时,天空上那头巨大的碧绿魔兽,便是挥动着巨大的翅膀,缓缓的降落了一些。

  黑袍人转过身来,刚欲腾身而起,黑袍下扫动的目光却是忽然瞟见萧炎手中的重尺,略微迟疑了一下,黑袍中的手掌微卷,竟然是极为奇异地隔空将萧炎的重尺夺了过来。

  “你…”察觉到对方的举动,萧炎一愣,眼睛一瞪,还以为对方是想抢夺自己的玄重尺。

  “你的尺子,在先前的时候,被那女人的蛇毒附上了,若是运用斗气的话,它会趁机侵蚀进体内。”一股微风将玄重尺悬浮在黑袍人面前,一股青『色』地斗气从黑袍人体内涌出,然后覆盖上玄重尺,最后将其上地一丁点隐藏着的蛇毒,剥离了去。

  闻言,萧炎愕然,旋即满脸尴尬。

  将蛇毒驱逐,重尺掉落而下,深深地『插』在萧炎面前的沙丘之中,做完这一切后,黑袍人不再停留,身体瞬间闪掠上巨大的魔兽背上,然后盘坐,沉默不语。

  望着黑袍人率先上去,周围的几名强者也是拿奇异的目光扫了一眼萧炎,心中满是疑『惑』的嘀咕道:“真是奇了怪了,她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热心肠了?不仅救人,还帮人驱毒?真是不可思议的一夜…”

  “幸运的家伙。”思来想去没有结果,众人只得无奈的嘟囔了一声,然后在萧炎那同样满是疑『惑』的目光中,飞掠上魔兽背间,最后在一阵狂风飞舞间,迅速消失在沙漠尽头。

  茫茫沙漠,夜风拂过,淡淡的黄沙扑面而来,半晌后,萧炎抽了抽嘴巴,苦笑着喃喃道:“真是莫名其妙的一夜…”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